荷花的品质,自然是出淤泥而不染。尖尖角时如此,花开花落时如此,至残至枯时如此。不染是荷之魂!这便是人们喜欢它、歌颂它的原因,也是人们对洁身自好、君子人格的崇尚与追求。

  菡萏花开,清水出芙蓉固然美丽。然而,残荷铅华洗尽,其一枝一叶,一蓬一茎,或浮于水面,或立于水中,不堕淤泥,不染尘埃,素洁自持,清冽宜人。残荷之风貌,依旧超凡脱俗。

  残荷是一种残缺美,虽不完整,却以独特的气节与韵致,摄人心魄。枯枝残叶仪态天成,清风秀骨与生俱来。它们不屈不挠,不落俗套。所谓荷残风骨在,枯衰香韵存,惟有不染心,意与君子同。

  残荷之美可入诗入画。诗词写残荷者颇多,为人称颂的诗句,当属唐代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绘者中,从青滕、八大、白石至吴冠中先生,画过残荷的名家不胜枚举。

  残荷的形式感极强,令人叹为观止。它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把美丽留给世间。那些疏朗有致的图形,恰似“诸葛布阵”,以少胜多。那些密不透风的线条,犹如“韩信用兵”,多多益善。

  荷之枯衰是生命的轮回,它们从容、淡定、优雅地面对,干干净净来,清清白白去。残荷的离去,不是死亡而是涅槃,是在孕育新的生命,延续新的辉煌。人生,是不是也应当这样呢?

  以上共40幅图,是从多年积累的图片中选择编辑而成。可为笔者《又是青莲飘香时》的续集。图文均为原创,如有引用,须经作者同意。

一一青 桐 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