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一会儿,草坪四周只有絮落和鸟在的声息,我成了这秋日静谧中的一员。有人来了,两位年轻的母亲和她们各自的女儿。纵然来路壮树参天,看着小人儿走在妈妈脚边,也显得两位女士有点高大。

活跃些的女孩即刻闯进绿地,妈妈让她沿草坪直线来回赛跑,一边为她报时。去程用了十三秒,回程妈妈故意放慢报数速度,跑了八秒。母女俩雀跃起来,招呼旁边的小伙伴快来加入。

身套黄斑点无袖灯笼裙的小胖妞却不为所动,小肉手一直在摆弄她的花瓣,头上的蝴蝶夹子一晃一晃的。她说,这是我们上次来过野餐的地方啊。

是——啊——,跑步女孩的妈妈别过头来呼应她,分外兴奋地学着她的口气说话,又对她自己的女儿说,宝贝,我们该回去了。

可不是嘛,灯笼裙女孩的妈妈终于从她的手机里抬起头,早上六点钟就起来啦,出门也玩了几个钟了吧。正说着,她女儿的细圆嘴张开,适时打起哈欠。于是一行人走了,声笑渐去,又留下一地静悄。

不知为何,我十分喜爱小胖妞的举止,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神气,我以为是我审美的至高点。可是我说不出个所以然。

  后来我读毛泽东诗词,似乎找到答案。

我发现,无论在何等艰险绝境中,他的文字贯以豪迈,不见一丝怨气。我想到的是,他必定有最自由的思想。

无法定义我欣赏的这股自由的思想 。是"粪土万户侯"的不奴于物?还是"只把春来报"的浪漫清高?或是目空时光的"战地黄花"?但一定是自我心中的"风景这边独好"。

是脱离于世俗得失、文明逻辑、理性意识后的自我审视和行动,是志愿于天性的德性和美术……

因为这种自由的思想,古人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继而发出"帝力于我何有哉"的感概。而林黛玉能决然掷回贾宝玉转赠的皇家珍宝,摔言:“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

也许,因为有这股自由思想,马克龙娶比他大二十四岁的老师,大部分伟大的哲学家却终身未娶。

于眼前,心安理得过一个不赏月、不思乡的中秋节。

在你眼里,有那么一些傻傻的总坐失时机、不懂风情、跟不上时代步伐的人,依然活得坦然自若,那他一定有自由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