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话

趁着退休后上帝恩赐给的时间,补一补以往因忙于工作欠下的课,是件自感十分惬意的事。尤其是读一读经典著作,悟一悟人生哲理,更是觉得心旷神怡,好像自己也变得聪慧了许多。读过之后,便想问一问自己有什么心得。有了心得,又不忍独吞,于是就有了《读经典 悟人生》这个感言系列。我将随读陆续谈吐自己的感悟,与朋友们切磋、交流,不妥之处请赐教。



✿19✿


【原文】

        帝戒吴汉曰:“成都十余万众,不可轻也。但坚据广都,待其来攻,勿与争锋。若不敢来,公转营迫之,须其力疲,乃可击也。”汉乘利,遂自将步骑二万进逼成都;去城十余里,阻江北营,作浮桥,使副将武威将军刘尚将万余人屯于江南,为营相去二十余里。帝闻之大惊,让汉曰:“比敕公千条万端 ,何意临事勃乱!既轻敌深入,又与尚别营,事有缓急,不复相及。贼若出兵缀公,以大众攻尚,尚破,公即败矣。幸无他者,急引兵还广都。”诏书未到,九月,述果使其大司徒谢丰、执金吾袁吉将众十许万,分为二十余营,出攻汉,使别将将万余人劫刘尚,令不得相救。汉与大战一日,兵败,走入壁,丰因围之。汉乃召诸将厉之曰:“吾与诸君逾越险阻,转战千里,遂深入敌地,至其城下。而今与刘尚二处受围,势既不接,其祸难量;欲潜师就尚于江南,并兵御之。若能同心一力,人自为战,大功可立;如其不然,败必无余。成败之机,在此一举。”诸将皆曰:“诺。”于是飨士秣马,闭营三日不出,乃多树旗,使烟火不绝,夜,衔枚引兵与刘尚合军。丰等不觉,明日,乃分兵拒水北,自将攻江南。汉悉兵迎战,自旦至晡,遂大破之,斩丰、吉。于是引还广都,留刘尚拒述,具以状上,而深自谴责。帝报曰:“公还广都,甚得其宜,述必不敢略尚而击公也。若先攻尚,公从广都五十里悉步骑赴之,适当值其危困,破之必矣!”自是汉与述战于广都、成都之间,八战八克,遂军于其郭中。(选自《资治通鉴》四十三卷世祖光武皇帝中之下•公元36年)


【译文】

  刘秀告诫吴汉说:“成都有十余万大军,不能轻视。只可坚守广都,等待敌人来攻,千万不要和敌人一争高下。如果敌人不敢来攻,你就移动军营逼迫他们,等到敌人精疲力尽,才可发起攻击。”而吴汉却乘着胜利,自己率领步、骑兵二万人进逼成都,离城十余里,隔江在北岸扎营,架浮桥,命副将武威将军刘尚率领一万余人在江南屯兵,军营相隔二十余里。刘秀听说以后十分震惊,责备吴汉说:“我不久前告诫你千言万语,怎料想事到临头就乱来!你既然轻敌深入,又和刘尚分别扎营,一旦发生危急,就不再能互相顾及。敌人如果出兵牵制你,用主力攻击刘尚,刘尚失败,你也就失败了。幸而还没有其他变故,你要火速率军返回广都。”诏书还未到达,已进入九月。公孙述果然派大司徒谢丰、执金吾袁吉率领军队大约十万人,分成二十余营,攻打吴汉;另派其他将领率领一万余人牵制刘尚,使他不能救援。吴汉大战了一整天,兵败,退回到营垒。谢丰趁机包围。于是吴汉召集将领们,勉励他们说:“我和你们各位越过险阻,转战千里,才深入敌境,进逼城下。可是现在和刘尚分别困在两地,既然不能互相援救,大祸不可估量。我准备悄悄率军到南岸和刘尚会师,合力抵抗敌人。如果能够同心协力,人人全力奋战,可以建立大功业;否则的话,定会一败涂地。成败的关键,在此一举。”将领们都说:“听您的吩咐!”于是犒劳士兵,喂饱战马,关闭营门,三天不出。并多多竖立旌旗,使烟火不断。入夜,吴汉悄悄率领军队与刘尚会合。谢丰等没有发觉。第二天,兵分两路,一路在江北据守,谢丰自己率军进攻江南。吴汉投入所有兵力迎战,从早晨打到下午,大败敌军,斩杀谢丰、袁吉。于是率军返回广都,留下刘尚抗拒公孙述。吴汉把情况一一向刘秀报告,深刻地谴责自己。刘秀回答说:“你回到广都,最恰当不过。公孙述必定不敢绕过刘尚而攻打你。他如果先攻打刘尚,你从广都救援,五十里的路程,出动全部步兵骑兵赶赴,这时正是敌军危险困顿的时候,打败他们是必定的!”自此,吴汉和公孙术在广都和成都之间交战,八战八胜,东汉大军终于进入成都外城。


【袁公感言】

        三点启示:

        第一、不要光羡慕甚至嫉妒别人成事,得研究人家为什么能成事。从这段文字所述,可见刘秀料敌如知己的智慧,并且其正确性已从反面被吴汉违背其旨意而出现的后果所验证。那么,这种智慧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肯定不是。

        第二、要研究工作方法。你看,刘秀最初在向吴汉授意的时候,他不仅告诉吴汉该怎么做,还向吴汉陈述了为什么这样做。其必要性在于,对于执行者来说,光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执行效果是绝然不同的。再看,当刘秀得知吴汉违背了他的授意后,他没像有的人那样气急败坏地骂吴汉“昏蛋”,而是严令吴汉迅速按既定思路布防。他明白,眼下不该图骂人之快,而应当速解燃眉之急。

        第三、一旦出现糟糕局面,第一位该思考的是当下该怎么办,如何应急补救,而不是自己悔恨、他人指责。拿吴汉来说,正因为他违背刘秀的旨意才招致祸端,他不自责吗?他不悔恨吗?但他明白当下最该做的是什么。也正因为他镇定自若,知错即改,迅速而隐蔽地采取补救措施,才化险为夷、转败为胜。



✿20✿

 

【原文】

        上自为太子,受《尚书》于桓荣,及即帝位,犹尊荣以师礼。尝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杖,会百官及荣门生数百人,上亲自执业;诸生或避位发难,上谦曰:“太师在是。”既罢,悉以太官供具赐太常家。荣每疾病,帝辄遣使者存问,太官、太医相望于道。及笃,上疏谢恩,让还爵土。帝幸其家问起居,入街,下车,拥经而前,抚荣垂涕,赐以床茵、帷帐、刀剑、衣被,良久乃去。自是诸侯、将军、大夫问疾者,不敢复乘车到门,皆拜床下。荣卒,帝亲自变服临丧送葬,赐冢茔于首山之阳。子郁当嗣,让其兄子泛;帝不许,郁乃受封,而悉以租入与之。帝以郁为侍中。(选自《资治通鉴》四十四卷显宗孝明皇帝上•公元59年)

 

【译文】

        明帝当太子时,曾向桓荣学习《尚书》。及至登上帝位,仍以师生之礼尊奉桓荣。他曾临幸太常府,命桓荣朝东而坐,为桓荣设置几案和手杖,集合文武百官和桓荣的学生数百人,而他本人则亲手拿着经书听讲。儒生们有离开座位向明帝提出疑难的,明帝便谦虚地说:“有老师在这里,我怎能讲解呢?”事后,明帝将太官供应的食具全套赏赐给桓荣家。每当桓荣患病,明帝便派使者慰问,送食物的太官和治病的太医在路上前后相望,来往不断。桓荣病重时,上书叩谢皇恩,请求奉还爵位和封地。明帝亲临桓家问候病情,一到街口,便下了车,手抱经书来到病榻之前。他手抚桓荣,泣涕流泪,赐给桓荣床垫、帷帐、刀剑、衣服、被褥,停留许久才走。从此,前来探病的诸侯、将军、大夫们不敢再乘车直抵桓家大门,全都步行到桓荣床前拜见。桓荣去世后,明帝亲自改换丧服吊唁送葬,在首山南麓赐给桓荣一块墓地。桓荣之子桓郁本应继承爵位,但他要让给哥哥的儿子桓x。因明帝不许,桓郁才接受了封爵,但将封地上的田赋收入全部送给桓x。明帝任命桓郁为侍中。

 

【袁公感言】

        我们常说“上行下效”,从本段文字所述可见一斑。鄙人虽然无暇去考察汉明帝刘庄在位期间全国的教育状况如何,但我敢说,从皇帝如此尊师的举动看,全国上下不可能不尊师重教。退一步讲,即使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我常这样想,一种社会风尚的形成,不管是向好还是向坏,其表现固然在下面,但根源一定在上层。据此,有人可能会问:如果出现“向坏”的情况,我们平民百姓能有什么办法呢?的确,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反过来想啊!如果遇到“向好”的时代呢?我们该怎么办?无疑就该珍视这样的时代,为维护和发展向好的局面,做出我们自己应有的努力和贡献。

        当下我们所处的不正是这样的时代吗?



✿21✿

 

【原文】

        冬,南单于遣兵与北虏温禺犊王战于涿邪山,斩获而还。武威太守孟云上言:“北虏以前既和亲,而南部复往抄掠,北单于谓汉欺之,谋欲犯塞,谓宜还南所掠生口以慰安其意。”诏百官议于朝堂。太尉郑弘、司空第五伦以为不可许,司徒桓虞及太仆袁安以为当与之。弘因大言激厉虞曰:“诸言当还生口者,皆为不忠!”虞廷叱之,伦及大鸿胪韦彪皆作色变容。司隶校尉举奏弘等,弘等皆上印绶谢。诏报曰:“久议沈滞,各有所志,盖事以议从,策由众定,,得礼之容,寝嘿抑心,更非朝廷之福。君何尤而深谢!其各冠履!”帝乃下诏曰:“江海所以长百川者,以其下之也。少加屈下,尚何足病!况今与匈奴君臣分定,辞顺约明,贡献累至,岂宜违信,自受其曲!其敕度辽及领中郎将庞奋倍雇南部所得生口以还北虏;其南部斩首获生,计功受赏,如常科。”(选自《资治通鉴》四十七卷肃宗孝章皇帝下•公元85年)

 

【译文】

  冬季,南匈奴单于发兵,同北匈奴温禺犊王在涿邪山交战。南匈奴得胜,斩杀并俘虏北匈奴的人民和牲畜后返回。武威太守孟云上书说:“北匈奴先前已同汉朝和解,而南匈奴又去进行抢掠,北匈奴单于会说汉朝是在欺弄他,因而打算进犯边塞。我建议,应当让南匈奴归还抢来的俘虏和牲畜,以安抚北匈奴。”章帝下诏,命群臣在朝堂会商。太尉郑弘、司空第五伦认为不应归还,司徒桓虞和太仆袁安则认为应当归还。双方意见争执不下,郑弘因而大声激怒桓虞说:“凡是声称应当归还俘虏和牲畜的,都是不忠之人!”桓虞也在朝堂呵斥郑弘,第五伦和大鸿胪韦彪全都愤怒得变了脸色。于是司隶校尉上书弹劾郑弘等人,郑弘等人全都交上印信绶带谢罪。章帝下诏答复道:“问题反复讨论,迟迟不决,群臣们的意见,各不相同。大事需要集思广益,政策需由众人商定。忠诚、正直而和睦,这才符合朝廷之礼,而缄默不语压抑情志,更不是朝廷之福。你们有什么过失要谢罪?请各自戴上官帽,穿上鞋!”于是章帝便下诏决定:“江海所以成为百川的首领,是由于其地势低下。汉朝略受委屈,又有什么危害!何况如今在汉朝与北匈奴之间,君臣的名分已确定。北匈奴言辞恭顺而守约,不断进贡,难道我们应当违背信义,自陷于理亏的境地?现命令度辽将军兼中郎将庞奋,用加倍的价格赎买南匈奴所抢得的俘虏和牲畜,归还给北匈奴。而南匈奴曾杀敌擒虏,应当论功行赏,一如惯例。”

 

【人物简介】

        章帝,即汉章帝刘炟〔dá〕,汉明帝刘庄第五子,东汉第三位皇帝,在位14年。即位继帝后,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减轻徭役,衣食朴素,实行“与民休息”,“好儒术”,使得东汉经济、文化得到很大的发展。此时思想活跃,政治清明,经济繁荣。两度派班超出使西域,使得西域地区重新称藩于汉。其统治与汉明帝共称“明章之治”。但过于放纵外戚,种下了日后外戚专权和宦官专政的远因。

 

【袁公感言】

        看过这段文字,有人说汉章帝是把“和稀泥”的好手!但我觉得这样评价并不恰当,章帝不是在“和稀泥”,他的原则性很强。

        对某件事的认识(暂不讨论心存恶意而有意曲解的情况),即使都出于公心,也会由于人与人的格局、视野、经历等不同,产生不同甚至是对立的看法。既然是在讨论问题,就不仅允许发表不同意见,还应当鼓励把各种意见表达出来,供大家参考,以利正确决策。这时候,持不同意见的任何一方,都不能因此向对方进行无端指责和攻击。只有营造一个心平气和的讨论气氛,才能把不同意见的利害论证得更充分,最后由决策人拍板。而本段文字所呈现的环境,显然为正确决策的形成设置了障碍。这样一来,即使确定了一方的意见为决策意见,也由于这个决策意见并不是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形成的共识,将来执行起来也不会顺利。我们看,汉章帝在这个大是大非面前,并没有“和稀泥”,不但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且,化解那种剑拔弩张局面的手法也很娴熟,很精当。他没有各打五十大板,如果是那样的话,会挫伤大家讨论问题的积极性,而是在充分肯定双方各抒己见的正当性的基础上,才阐明利害,一槌定音。这种做法,值得身居“一把手”岗位的朋友借鉴、效仿。



题图来源:网络

插图摄影:美篇好友 平衡

原文译文:百度



袁公致读者

您的关注,是我出征的战鼓;

您的点赞,是我渴望的美餐;

您的评论,是我前进的指针;

您的分享,是我挺胸的脊梁!

若有兴趣,可加我微信h1893114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