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人工智能的传奇。也难怪,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它将对我们的未来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历史上的每一次工业革命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让简单重复而结果可以预见的劳动(无论是脑力的还是体力的)失去存在的价值,这一次受淘汰的也会毫不例外:只不过将是更高层次上的简单重复而可以预见的智力行为而已。


我们摄影技术操作的基础是对图像中元素的辨别,知道了Ta是什么,剩下来的便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是对Ta聚焦,还是对Ta确定曝光参数。图像辨别这样一个信息时代简单重复而可以预见的行为已经被我们的计算机学会啦。医疗影像中近年来已经开始广泛使用对人体器官和病灶的自动甄别,将医务人员从繁杂而重复的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进而提高医疗诊断的可靠性。我们的摄影不会更复杂:基于算法设置摄影参数,并从成像的数据中学习新的信息,再为我们生成更为完美的图像,甚至为我们的拍摄做出决策。

说起AI,我们立刻就想起会走路的机器人;说起摄影技术,我们想到的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要问近年来摄影技术最大的进步是什么?我们一定是首先想到镜头、机身、传感器。其实都不是。尽管摄影的硬件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传感器,但是摄影技术最显著的进步恰恰来自于我们最不经意的人工智能。


不管我们有没有察觉,我们手里的相机(包括手机)早已经开始使用人工智能了:手机摄影能够通过AI技术让人像的背景虚化;再比如摄影技术中的对焦,尽管让初学者发愁,但是对一个熟练的摄影师来说已经是一件简单重复而可预见的行为了。你有没有使用过跟踪聚焦?对快速移动的物体聚焦后,相机会一直自动跟踪Ta,让Ta一直保持清晰。索尼的眼控对焦已经能够自动分辨画面中人眼的位置并且自动对眼睛追焦,更过份的是连动物的眼睛也能分辨,从此婚礼摄影师如果把新娘的眼睛拍虚了,或者鸟帮大拿不能把动物的眼毛拍得能数清楚的话就只能去面壁。如果我们的主要摄影技能只是抓拍快速运动的物体,对不起,我们已经不知不觉地离被淘汰的境地不远了。

人像与动物摄影得益于AI,风光摄影更不会例外。风光摄影中的精确曝光、精确聚焦、直到包围曝光、景深合成这些看似复杂的技术对于一个熟练的风光摄影师来说也是一件简单重复而可预见的行为。比如像Arsenal这样一个小小的AI装置,“看一眼”场景,甄别其中的元素,迅速做出判断,用什么技术、设什么参数就交给它吧:是需要包围曝光还是景深合成,或者是长曝光不用ND滤镜,你只管按快门就行,所有参数都自动帮你搞定了。

AI对摄影流程的最大影响还在于后期,这本来就是人家计算机的专长嘛。像把天空调得更有戏剧性这样的初级后期操作,对Skylum Luminar这样的AI软件来说已经是小儿科了,只要软件自动判断出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地面,剩下来的事情就是要你点击一下接受最后效果而已

还想加点光?也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我们风光摄影师风餐露宿辛辛苦苦等来的金光,被键盘摄影师一键之下变得唾手可得。在我们对这样的后期深恶痛绝、破口大骂它不够专业而缺乏道德的同时,又禁不住暗自忐忑:照这阵势,究竟谁会先失业?数码摄影降低门槛让人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大师,现在人工智能又再次降低门槛让大师迅速跌价。

人工智能既然能辨别图像中的元素,它就不会仅仅满足于聚焦、曝光、改变色彩之类的低级劳动。一旦AI“知道”某个元素的形态,它就能将拍摄的图形和知识库里的信息糅合在一起,辨别什么是噪点,什么是纹理,并且猜出因为相机分辨率不够而缺少的细节,让这个画面元素的画质大幅度提高 - 在降低噪点的同时提高锐度、增加细节,这些件互相矛盾的目标我们以前总是不可兼得的。我们用这张我在冰岛拍摄的两千四百万像素的无人机片来做个试验:

从局部的截图可以看出,因为光线很暗,噪点非常明显,本来平静的湖面斑斑点点。同时因为无人机的抖动,岸边的石头显得模糊不清。
用Topaz的AI软件简单处理一下,湖面的噪点立刻消失,同时地面的纹理也变得更加清晰。这样的后期处理以前在一位高手的手中也可以完成,只不过要大费周章而已。今天一个初学者一键之下便可以做到了。
现在我再将上图取很小一块局部,这时可以看见地面的纹理还是有一点模糊不清。毕竟只有两千四百万像素,放大这么多被显得力不从心。

我用Topaz的AI软件将图片的分辨率增加四倍,也就是说将像素增加十六倍,结果变成一张四亿像素,高清晰度的大图。更了不起的是任何初学者都可一键完成,不需要老法师的后期神功。

可以想象这样的AI处理直接在相机内完成,便会大大降低对硬件的要求,这对传统摄影厂家将是一个毁灭性的冲击。当我们能够用AI图像处理来重新定义摄影,便能够突破传统摄影光学和物理的限制,普通摄影者根本不再需要高规格的硬件设备,而这些高端设备对日益减少的使用者来说也将从昂贵变成天价,仅仅以硬件设备津津乐道的摄影器材公司恐怕很快要面临破产结局。


今天的摄影不仅仅是一个镜头和一个传感器,它更是一系列的算法。它们可以通过立即处理图像来产生影像的结果,而这些以前需要一个摄影高手使用某些软件工具进行数小时的劳动来完成。 AI正在改变我们对摄影的传统认识,将摄影转换为计算过程。这样的变革仅仅是个开始,并且是日新月异进步,我的Topaz软件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版本更新。我们尽可以批评它的不足之处,但是不要忘了计算机曾经用了几年时间便完胜全球第一围棋高手的,人家已经不愿意和人下围棋了。我们的摄影技术是一个简单重复而可以预见结果的过程,这样的劳动人类必定要输给计算机,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这一天会是明天还是明年而已。


相反AI技术帮助我们简化摄影流程,让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关注对我们重要的、计算机做不了的事情,就是带有灵魂的发现和创作。摄影艺术将永远存在,无论我们使用什么技术,它仍然无法让我们成为一名出色的摄影师,也无法代替我们的经历。技术虽然不会赋予我们人类所独有的视野和想象力,但它会使摄影的门槛变得更低,更加普及。一个有智慧的摄影师只会让技术成为他的工具,去实现他的创作目的,而不是泡在微信群里让日益人工智能化的技术成为饭后谈资。




《摄影范谈》目录:
 《摄影范谈》专栏目录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美国摄影学会(PSA) PID 副主席,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创始人之一。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 Fan Photography

范朝亮著作:

《摄影范谈集 - 三周改变你的摄影观》于2019年出版。

《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于2017年元旦出版,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第二版于2019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