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例等到手机都发烫了,才结束和儿子的通话。今天是十八年来第一个儿子不在身边的中秋节。还是如过去的几天一样,问询着天气冷暖、学业松紧,很想能马上飞到另外一端亲眼看个究竟,但孩子笃定的声音和开朗的笑声让我稍稍平静。
常听说“孩子上大学就轻松了”。熬过六月初那些天,刚开始真有种跑完马拉松的如释重负,可是一转头,却发现牵挂已悄然爬上心头,如此厚重。

  从择地择校开始,我的焦虑纠结中掺杂了多少内心的不舍,真的说不清。陪着孩子到校报到,一定要亲眼看一看宿舍和床位,吃一吃餐厅的饭菜,经历一下想象的日常,似乎才能安心。欢喜期待和忙忙碌碌让我暂时忘却了即将的离别。明明知道儿子从不娇气,能够照顾好自己,但还是忍不住替他准备了能想到的这些那些。返程的时候,把自己的行李又翻了一遍,看看还有什么可以给他留下。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朱自清的《背影》,当年不懂,现在懂了。
  

  也许是“空巢综合症”吧,刚从各种各样的高考群退出,我就被更多的群包围了。同级的、同院的、同校的,在百千条的群中爬着楼,刷得手指都麻木了,生怕错过任何一条有用的信息。群里有很多家长朋友,学习问题层出不穷,生活琐事无微不至,每一个认真的问答背后,都是一颗颗和我一样关切的心。
  从此,炼就了火眼金睛,从开学典礼密密麻麻的人群方阵照片中发现儿子的一个侧脸,如获至宝,圈出、传阅、保存;从此,爱上了一座城,饶有兴趣地研究历史与自然,天气、政治、文化展览、国际活动全都知晓;从此,俨然为编外校友,熟悉学校情况,进步的大学排名和拥有的学术大神也让我与有荣焉。

  刚回家那些天,特别不习惯,常常到孩子的房间转转。堆积如山的复习资料不见了,杂乱的床铺变得齐齐整整了,不再有挑灯夜战,不再有着急催促,没了那么“功利”的追求,却突然更明白了什么。不禁感叹,如果当初能让孩子把作业放一放,少一些唠叨,一家人多谈谈想法,多讲讲将来,那该有多好。值得庆幸的是,顺利地走过这一步步,孩子和我都进入了人生的新篇章,在新的起点,我们坚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曾经看过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给新生的一封信,提及新生的父母,其中一句如今看来更有感受,“As you start the new chapter of your life, they are also starting the new chapter of theirs. And believe it or not, this probably more difficult for them than it is for you.”儿行千里母担忧,其实离不开放不下的恰恰是父母而不是孩子。比起牵起他们的手带着走,更不习惯的是放手让他们自己前行。全新环境要适应,生活模式要改变,青春正好的娃啊,爹妈也同样要升级。

小时候,中秋是美食,月饼可口,那个稚童,细细品尝,满是香甜;
  再然后,中秋是节日,欢聚博饼,那个少年,喜得状元,满是开心;
  而如今,中秋是明月,悠长静谧,那个青年,追逐梦想,满是憧憬。
  今天中秋,当是思念的日子。“日子再忙,我们都不该忘记生活的意义,更不该忽略每个和孩子在一起的片断。” 明月皎皎,朗朗在天,今天更当是祝福的日子。孩子大了,前途无限,告诉他我们爱他,支持他奋力前行,我想这才是最深的牵挂。
  此时,千里之外,一样的月光下,仰望明月的孩子正和我们一起微笑。

所以

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