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满中秋,中秋夜是一定要赏月的。

这样的夜晚,圆月当空,万物静默,清寒之气灌满衣襟,有种静谧而悲壮的美。

古人说月到中秋偏皎洁,月华似练,笼罩大地,自然格外温柔。

李白曾说满月像白玉盘,诗词中又被古人频频称为飞镜,这句“一轮飞镜谁磨?照彻乾坤,印透山河。”读来令人豪气顿生。

也有人称月亮为圆魄,有绝句:圆魄上寒空,皆言四海同

是啊,四海皆同,无论你在世界的那个角落,这个晚上,你总会放下手中的事情,默默地注视着同一轮月亮,或喜悦或思念或感伤......


我不知道外国的月亮是不是真的比较圆,但远离家乡的人儿赏月时思念应该会格外绵长,毕竟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嘛!

咳,总之,这是个普天同庆的夜晚,也是个让人伤感满怀的夜晚,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

赏月不能干巴巴地单赏,海边最佳。“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美景我有幸领略过一次。


大概是七八年前那个国庆,去连云港旅游时碰巧赶上了中秋节。旅行社在海边安排了一次简陋的篝火晚会,虽然简陋,但至今难忘。


那夜圆月高悬,下面是温柔的海,海面跳跃着碎银。凉风习习,红艳艳的篝火,吃的是鱼排饭,不知道是不是饿了,觉得鲜美无比。


如果离海比较远也不怕,湖边赏月也是一绝。清朝的查慎行在洞庭湖赏月,曾这样描述月亮突然升空的美景:须臾忽自波心上,镜面横开十余丈。月光浸水水浸天,一派空明互回荡。读来仿佛身临现场,荡气回肠,悠然向往。

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学学辛弃疾,花间提壶,图个花好月圆。忆对中秋丹桂丛,花在杯中,月在杯中。也算雅事一桩。词后半阙就不提了,有些伤感。


中秋赏月怎么能少了桂花?南方的朋友比较有福,八月桂花绽蕊,暗香浮动,梧桐叶变黄凋落,美中带点肃杀。


虽然我人在北方,但一读到下面这两句,鼻尖就仿佛能嗅到冷香:桂花香雾冷,梧叶西风影


可与之媲美的还有一句: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闭上眼就能看到这副画面:月光撒在院子的地上像一层白霜,秋意微凉,露水打湿了桂花。


四大才子之一文征明也凑热闹: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读来嘴角噙香


也有惆怅的,宋朝的刘过就说: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是、少年游。很多故事的样子。

其实赏月这回事,有钱人有富贵的雅,贫寒之家有清素的雅。


红楼梦的大观园里有两处有名的赏月胜地:山之高处有个凸碧山庄,山之低洼近水处有个凹晶馆。


这两个新鲜而不落窠臼的名字是大才女林黛玉拟的。


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高一矮,一山一水,特因玩月而设,有爱那山高月小的,便往凸碧山庄;有爱那皓月清波的,就来凹晶馆。


贾府富贵盈门,花团锦簇时,才子佳人在这里品笛赏月,联诗对赋,神仙一般地逍遥快活。

但若心中有雅兴,茅屋草檐也有它的趣味。


我其实很爱杜甫这一句:露气入茅屋, 溪声喧石滩。 山中夜来月, 到晓不曾看


寥寥几句已经感受到夜的清寒,流水冲击石滩的哗哗声,诗人虽然因为心事重重,到底没出门看一眼山中夜月,但不知道为甚,那副画面比亲眼看到了还要鲜活生动。

如果中秋看不到月,不免让人郁闷,就像我一样。


好好一个北方城市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一连七天秋雨连绵,今夜我大概只能带着遗憾在朋友圈看月亮了。哎,此夜若无月,一年虚过秋。


好在宋朝也有个和我一样倒霉的家伙—曾几,他长叹道:年年岁岁望中秋,岁岁年年雾雨愁


想一想我又平衡了,好歹比他强点,只遇到一次看不到月亮的中秋。


其实月满是画,月缺是诗,无月也是一次特别的体会。


即便今夜有月有花有酒,其实还不够,亲爱的,我希望你身边还有佳人相伴,莫要有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的凄凉。


亲爱的,今夜你如能美满团圆,请尽情享受,莫惆怅,莫发出“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的感伤。


人生苦短,变化总比计划来得快。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忧。亲爱的,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


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