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刘卫甲

璞玉苑文化传媒

秋风吹打着树叶,一场秋雨一场寒意。夜深了,却竞毫无睡意,索性点上香烟静立于窗前,望着窗外的天空繁星点点,给这寂静的夜空增添了些许温润明朗的感觉,沐浴着清幽柔和的月光,孤寂的心情忽然开始舒畅了许多。时值中秋来临,月光似玉盘皎洁明亮,圆圆的挂于天空。洒下银光映照着夜空。天地一片静滤,肃穆之气,思絮随着月光飘向远方。

离开家乡好多年,时光远去,渐渐明白,漂泊是件多么让人痛心难过的事情,流郎的脚印烙在纷繁红尘处,拥挤在欲望充斥的人群中,拼命寻求活着的奢望。看着窗外落满树叶的街头,却找不到一丝儿故乡的温存。

月是故乡明,今夜的月光,是否依然爬上故乡的山头,走入黄土地,走进村庄,明亮依旧的洒落在古老的院落,侵扰照白了,幕夜晚睡的经过苍桑岁月由黑转白的银发,老态槛缕的对月光诉说着曾经过往。

忙忙碌碌的日月中,穿梭于时光,混迹于城市街头,走进彼此陌生的世界里,少了人情的冷暖,居于利欲的相互应酬,物欲与势利的庸腐,割断了纯真的人为本性,使人不勉多了思乡的情结。虽奔波劳累,过着碌碌无为的日子。所幸便是,家还是依旧保存着温馨余热的,娘亲依然健在,子女求学上进。余虽时时牵挂,竞也省了好多烦忧。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思念的心情伴着月光,从山的这一头望到山的那一头,多少次梦绕情牵,却牵不回当年追逐戏闹的那群少年。斗转星移,岁月无情的侵蚀着记忆,好多往事己消失得了无踪影,唯有这中秋的明月,带着内疚的思念,重回梦里家山。

岁月依旧,今夜的月光照深了布满皱纹奔波了一生双亲苍老的容颜,月光走过乡间沟壑,走过季节,走入深深的秋,在步履蹒跚的山路里结满老茧。透过月夜,却不由得为那两个鞠楼的身影满含辛酸的泪。如若可以,让时光重来,我愿在心中设一桌酒席,效劳那相濡以沫的风景,和那老来寂寞孤单的背影。

走进月光如水的夜晚,风儿淡淡的佛着花香,洒脱的在月光海洋里泛舟江上,欣赏一路风景,耳边响起琴声,一曲春江花月夜的柔肠,千回百转扣人心弦,海风拍打着浪花,远看那一方天地里己经装不下月色,满溢的风景遮盖了方圆万里长空,月光的曲线拉长了思念的情牵。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邀君共饮与明月同醉。

皓月当空的夜晚,风儿带走了惆怅,竞让人想起诗人李商隐那首《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诗句,细思月光里那女子纵然千万年的等待,为何也难相聚,月宫清冷一袭衣袂飘摇,既使怀抱玉兔也难勉孤单,想当年别君高飞,没成想这一別竞成永恒别离,这别离的滋味在今夜无限放大,那柔弱女子一定悔恨在心,但愿她此后只羡鸳鸯不羡仙。

风高月朗的夜晚,怎奈一个柔弱女子的凄凉孤单,相邀她于江天之上,共与月光相伴,舞一曲天上人间,今夜花好月圆。美人在天,我于地,吟一首今夜无眠,抚一曲山高水长。如此美景良宵,无奈时光如梭,夜已更深。回时的路上空白一片,风掠灭了痕迹,得意浓时须尽欢,莫把孤寂当酒钱,欢乐未尽酒未醒,趁着这润朗月光,把今夜的浪漫芳香收藏于心灵客栈,还有散落满地的相思。

今夜风清气朗明月相伴,风儿掠过心思,空旷之处竟无人会去欣赏这美好月光,今夜趁这月光携妻相拥,惯看秋月,人生也算是一种团圆。似曾相识却又忘却了的你,在那遥远的地方,今夜是否也赏一轮圆月,模糊得以忆不起的那张熟悉的面颊,从遥远的记忆里走过季节。去了远方,寻找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梦想。时光定格了你的荣华,都市的霓虹灯下化作伊人为他歌唱。决定离开的那一刻,彼此便走入不同的人生,便有了不同的生活,再无牵挂的时光里愿你岁月静好。

月光拉长了思念,也拉远了那颗淡淡的清香,更拉凉了那缕温存。炙热把创伤用高温烧烤的支离破碎,白色的世界里留不住那抹鲜红,离去的终归离去,该来的还须留住珍惜,一切皆缘,也是命中注定的归宿

风儿摇曳着竹影,菩提树下的朦胧月光把我的身影拉的细长,风吹晨露为霜,残花飘落。站立于浓浓秋月下,多愁善感的季节里,为落花感叹、为落叶伤情,静待秋雨扬扬洒洒,洗礼心灵一片空白,走入清凉天地,诵念经卷渡我炅魂于清静世界。

今夜的月色明朗皎洁,思念的心儿随着秋风诉说,今夜谁家不赏月,今夜谁家不团圆。看着这月光收割了稻香的季节,蜂酿的蜜糖和着秋水煎熬的圆饼,让月仙子吃透了相思,却让自己品透了那寥寂的情结。

今夜秋高气爽,明月悬挂于天空,柔弱女子的心思有谁能知否,桂花酒的甘甜醇香,醉了这场相思的忧伤。愿时光不负这明月秋光,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无奈不堪,远隔千里身处异域他乡,疲倦的拖着被岁月催老的沧桑年轮。

风景虽好却难入心房,几经入梦却连牵着我的心伤,风霜纵然飘零了时光,腐朽了行舟,终将有一丝牵挂融入一份温存,藏于灵魂深处。掣下一缕月光的线封住伤口,顺便封住情己难堪的忧伤,掬一滴江水攥入手心,也攥紧思念,念着远方想起亲人。也想起远方的你,捧着秋夜的露水不知何时会有了温度。泛舟江上的明月,不知今夜与谁共诉衷肠?


已亥中秋拙笔于璞玉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