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还在撒谎!”

教室里,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撕破了这炎炎夏日独有的宁静。

早上起来到教室的时候,我就发现,老师已经端坐在讲台上了。教室里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诡异,白暂的白天,不时吹来阵阵狂风,钻入我的骨头,顺着血管,找到我的心脏,一刀一刀的剐着同学们的心,腿上发出的颤抖远远不及心灵的震撼!旷野里一片黑暗,天的融合在一起,什么也看不见。大地似乎是沉沉的入睡了。然而,雷却在东北方向隆隆的滚动着,好像被那密密层层的浓云紧紧地围着挣扎不出来似的,声音沉闷而又迟钝。闪电,在辽阔的东北天空里,在破棉絮似的黑云上,忽忽拉拉地燃烧着。闷热,热得树上的蝉,竟然在半夜里叫了起来。空气中有一股潮湿的泥土气味。

我默默地双手合十,保佑着这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只见老师一语不发,把书本“啪”地一下拍到了桌上,顿时全班同学都吓了一跳,再也没有谁敢讲话了,教室里顿时静的连针落到地上也能听得见!老师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严厉地瞪着我们,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有的同学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看她。我悄悄地瞥见老师,她的气还是没消,皱着眉头急促地呼吸着,眼光就像一把利剑一样,立刻扫光了教室里所有的温暖。我屏著呼吸,瘦瘦的柯老师就像一株红高粱站在我的面前,左手抓着试卷,右手在我面前用力的点了几下,双目圆睁,盯了我约二分钟。然后一字一句的说:“为什么拿假的蒙骗老师?”柯老师长长的一声“唉”,和同学们那窃笑的目光,就像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使我喘不过气起来。我此时心里想:看不爽的自戳双眼,不服气的躲着我走,气不过的给我憋着,憋死的找个地方埋了!我看不惯柯老师这样,如果法律允许,我真的很想把他那张胖胖的脸拿在地上打一顿!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默默的忍着,忍气吞声。将这片恨意,埋藏在我的心底里。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理过老师。因为在我眼里,老师使我出丑。我感到十分厌烦。就这样,我们在学习的道路上,边相隔的越来越远。再后来,就是连老师生病了,我也没有去慰问。反正初中就三年,就那么过了吧!我心里想。


    再后来,记得有一次拿奖了。拿到奖状的时候,我感到很兴奋,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了。我简直是跳着舞回家的。我压根儿记不起我是怎样在雨中回到家里的。我希望自己没有失去仪态。可是我当然没在雨中停下来把我的秘密告诉任何人。雨珠、笑容和泪水在我黄色的脸颊上混成一片。此时我希望我母亲还没回家,屋子里没有人。我要在见她父母之前,先觑个空让自己镇静一下,使自己神态自若。我不愿使自己显得兴奋异常—因为我今天拿奖了!


    这时,我妈回来了。我兴致勃勃的拿着奖状给他。他看了一眼,对我说:“昊鹏,待会我们去见见柯老师。”我感到十分厌烦,不想去,但老妈此时给了我一个十分捉摸不透的眼神。拉上我走了。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春天随着落花走了,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它在告诉我们:“春已归去。”青草、芦苇和红的、白的、紫的野花,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气息。


   我无心欣赏这美丽的风景,我此时心里还留念着我那位写完的暑假作业。我妈载着我到学校,我先去办公室看柯老师。


    其实,看柯老师,我心里还是比较忐忑不安的。我心神不定、心惊胆战,像有头小鹿在心里蹦跳。手里似乎进了耗子一般,来回搓着手。我双手合十,和当初我在学校被老师教训一般。


      乌云漫天,层层叠叠,天地之间霎那无光,闪电交叉,雷声震耳,似是千军万马碾压而过,又像洪水咆哮,奔腾不止,如天地崩塌,声势骇人。一切过后,阳光倾洒,万物郁郁葱葱,更加灵动。这时我明白了,南方的夏天不光有青山翠柳间的凉爽宜人,更有激荡人心的狂风暴雨,当真多姿多彩——柯老师的脸上,正如这璀璨的阳光。


     我推开门,迎接我的不是柯老师,而是一位陌生的老师。我震惊的拿着我的奖状,问我的那位老师:“老师,为什么?”“哦,你是来找柯老师的吧,柯老师已经走了,他升级主任了,以后不会再教书了。”老师的一番话,如同一捧水,浇灭了我的心里之火。

      我整个人傻气儿了,得知了这个坏消息,原本兴致勃勃的我瞬间掉入了黑暗的深渊,只觉得眼前看到的一切就是灰色的。我喃喃自语道:“柯老师怎么会走了呢?”


     不知不觉,那些一瞬而过的记忆,此时又在我的脑海里重现:体艺节——我们的口号,班旗,班服第一次展示。第一次夺得全年级第一名的喜悦。第一次上台展演的机会。第一次经典朗诵,以我作为主持人代表夺冠......我又想起了当时——当我初一,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是他带着我,熟悉了初中的环境。是他,在铁拳班最低谷的时候,重新振作起来,努力拼搏,奋勇向上.......这些回忆,此时,随着我的眼泪,一起潸然而下。


     拿起口袋里的班币,撕碎了他,撒向天空中——我只知道,舍去的终究舍去,与其苦苦等待,还不如好好告别。


    碎片就像一只只飞舞的凤凰,在天空中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