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我第七次跑太马。从2013年至今,我与太马共成长,我经历了太马一年又一年的变化,太马见证了我,一个跑步小白的蜕变。

  2013年,我第一次与太马结缘,那一次我跑迷你,虽说只有4.2公里,但是对于跑龄两个月的我来说,却初次体会到跑马的乐趣。

      2014年,首次挑战全马,506完赛,那时不懂跑后拉伸,跑完腿疼得瘸了一个星期。

      2015年的夏天,带领阅跑团的伙伴们练得很刻苦。赛前幻想着跑进430,25公里前一直跟着415的兔子,后来体力不支逐渐落后,32公里后,彻底跑崩,走了将近两公里,最终440完赛。

      2016年,赛前生病,经历了一段灰暗的日子。勉强跑了19公里,解下芯片给了杨子,拜托他继续我未尽的里程,我坚持到半程终点,算是混了一块奖牌。

      此后两年,我没有敢跑全马,每次都是2小时20分左右跑个半程,成绩稳定倒也轻松自在。

      2018年太马之后,我的身体状态逐渐调整过来,按耐不住一颗蠢蠢欲动的心,接连报了几个全马,居然中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今年的太马,刚好是我的第十个全马。

        今年是太马的第十年,也是双金太马元年,组委会特意打出了“十分太马”的口号。双金赛事吸引了大批外地跑友参赛,领物时看到有好多拖着行李箱前来的跑友,太马的影响力逐年扩大,作为太原人自然是十分骄傲的。

  与爱自己、泡泡相约领物,提前领教了“十分太马十分晒”的节奏。

  第一次作为志愿者参与太马,一场赛事的成功举办,离不开所有人的付出与努力。

  赛前与回哥短暂相聚,交流参赛心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每年的九月份是太原最好的季节,秋高气爽。然而,今年却遭遇罕见的高温。赛前一天,组委会发来短信,提醒注意高温天气,太马公众号上也推文提醒:“太马虽好,可不要PB”。明天应该怎么跑?好纠结😓不管怎样,带着我的PB兔安全完赛,闹他👊

  9月8日,晨光熹微,早早地来到起点。各种组合各种摆拍。照例是一次跑友的狂欢,无需热身,心情已经嗨起来😄

  十分太马,首次实行严格的分区起跑。相比较去年,赞助商的迷你方阵走在全马前面造成的混乱,还是有进步的。

  开跑了,我和爱自己随着人群跑过起点拱门。想着赛前苏老师说的:跑舒服就好,别踩油门,也别踩刹车,尽量按照自己的节奏跑,然而心率却很快飚到160以上。

跑在路上,我们超越别人,也被别人超越。每一个过往的跑友,就像一面镜子……

3公里处,酒量大于跑量的小肥兔从后面追上我俩,扔下一句:别太保守!之后绝尘而去……

7公里在健康南街折返后,遇到了乔大夫,乔大夫跟跑了一小段,给我俩拍了几张照片。

  9公里处,我俩终于追上了415官兔方阵,一大波跑友默默跟着兔子,脚步声沙沙作响,很舒服的节奏。

  不知几公里开始,身边多了一位“黄袍加身”的跑友,看到他和我一样,腰间挂了PB兔,原来是“自己人”,就和他打了个招呼。之后的十几公里,我俩始终不离不弃,即使是经过水站。

  23公里处,爱自己说有点累,跟不动我了,就此别过。其实心里还是满佩服她的,脚伤未愈,却执着地坚持完赛(赛后被我们誉为身残志坚的榜样)。

  告别爱自己后,我的状态一直不错,一度曾跑到了415官兔方阵前面。鱼儿姐、小肥兔、建伟……都被我甩在身后。

31公里左右,终于要上北中环桥折返了。在桥上碰到了司令,招呼我说,加油,跑进430。我说,不行了,实在跑不动了。

  32公里下了北中环桥后,一路向南,已经11点了,太阳就在头顶,身边越来越多的跑友开始走路,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司令怕我掉队,始终跑在我前面20米左右。每次经过补给站,就跑过去帮我拿水、拿香蕉,我喝一口水,再把水瓶递给他帮我拿着,想起4年前,32公里后也是司令带着我一路完赛,跑进440,心里莫名地感动。

  说句实话,太马的赛道是比较枯燥的,虽说是沿着汾河两岸,但是只有过桥时才能一揽静水深流的汾河,而且赛道两边观众极少,不过,据说这样的赛道有利于跑友心无旁骛,专心PB。

  33公里处,就快到胜利桥了。赛前,曾和老爸约好,在这里等我,老远就看到他在路边站着,举着手机给我拍照。老爸递给我一瓶水后,一路骑车在赛道外跟着我。


  马拉松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累到筋疲力尽时,我就数着汾河上一座连一座的桥,胜利桥、漪汾桥、迎泽桥、南内环桥……啥时候才能到长风桥,真是“望桥跑死马”呀。想着下半年还有五场全马等着我,肠子都快悔青了。

  终于拐到了长兴北街,还有500米。司令叮嘱我说,一路缓坡,慢点跑,率先跑向终点。此时,我听到了终点处观众的欢呼声,加油声,我完成的不是42公里,而是一步,一步,如此而已。

  4:21:16,我带着我的PB兔,战胜高温,一路坚持,实现了赛前定的小目标。

  赛后庆功宴,当泡泡订制的蛋糕摆到桌上时,那一瞬间,我彻底被感动了。想不到平时大大咧咧的泡泡,却这么心细。

  村上春树曾说,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我想,跑步之于我,也是如此吧。跑步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不是几个半马,几个全马,能永远健康快乐地跑下去,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