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2019级EMBA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陈章武

感谢煜波书记给我这个机会,在2019级EMBA开学典礼上,人生选择的一个重要时刻,给大家作个讲话。今天我想以‘仁爱无言赵家和及企业家社会责任’为题给大家讲一位我的好老师、好兄长、好同事赵家和老师。他是经管学院开创者之一,学院金融教育的开拓者、奠基人。他的父亲曾是清华大学法学系主任,1934年出生在清华园新林院21号,一位真正的“清二代”,他在清华园里度过了美好的幼年。1937年,日本人打到北京城,他不得不随着父母去了昆明,在颠簸流离中度过了他的童年,西南联大的童年生活,也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地埋下了爱国报效的种子。赶走了日本人,才回到了北京,在北京四中完成了他高中阶段的学业,1951年,还不到17岁,考上了清华大学电机系,当时人们最想往的专业,一年后因成绩优异,调到刚刚组建的无线电系,就是今天的电子工程系,55年成了无线电系第一届优秀毕业生,这是当年清华大学对优秀学生的最高奖励。毕业后留校当老师,从事教学、科研、实验室的工作。61年参入中国共产党。但文革中,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还被开除出党,文革结束后才被平反昭雪,但他毫无怨言,因工作需要,转行到清华大学电化教育中心,成了中国电化教育的开路先锋;后来又是服从组织安排,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任常务副院长等职务,参与开创经管学院,组建国际贸易与金融系,是学院金融教育方向的奠基人。他是清华园里公认的绝顶聪明人,一生三次改行,都因国家的需要。结果是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成一行;行行都很出色。他生活简朴,一生辛劳,直到退休也没有什么积蓄,还是在退休后在国外讲学二年,用他女儿的话讲是十分“抠门”,连一个西瓜都舍不得吃,才多少有了一点积累,合计约20万美元。回国后在中兴通讯公司兼职,担任财务顾问,帮助中兴通讯在香港上市,那也是自带铺盖,租住民房,省吃俭用。总共积累合计人民币约200万元,因担心做不了什么事,委托学生理财,总算有所增值,到2005年有了500多万,就开始悄悄地以兴华助学的名义帮助寒门学子,谁也不知道。直到2009年检查身体,不幸发现已经身患癌症,虽已有千万家产,仍然是500元一片的救命药也舍不得吃,坚持爱心助学。2011年的春天,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坚持,才找了我,告诉我他正在默默奉献的事业,并将一生积蓄1409万元,都托付给我,希望我能帮助他完成他没有能完成的心愿,并特别交代:“把钱用完了,就完了”。后来用这个钱成立了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坚持雪中送炭的宗旨,帮助寒门学子完成高中阶段的学业。2012年7月22日下午5点25分,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当晚,赵老师的遗体捐协和医院作医学研究,把自己捐得个干干净净,求仁得仁,了无遗憾地离开了人间。他坚持不宣传他个人,生前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让我告诉受助的孩子们,只能用清华大学一位退休教授,我悄悄地加了五个字“躺在病床上”,结果吃了他一顿批评,说我泄露了他的秘密。在他离开我们快四年,光明日报用“不是赵老师需要宣传,是时代需要赵家和”,才说服了赵老师的老伴吴老师,同意接受采访。2016年7月4日,光明日报用“一个等待了四年的采访”开头,在头版头条的位置刊登了“雪中炭火”赵家和——一位清华大学教授的生命之歌的文章,随后连续五天发文,引起极大社会反响,中央多位领导人批示,各大主流媒体跟进报道,中央电视台朗读者栏目也在两会期间周六晚上八点的黄金时段播出赵家和的故事。赵老师用无言之教,告诉我们,学问应当怎样做?精益求精;为人应当怎样为?默默奉献。兴华助学基金会一直在健康发展,爱心队伍的核心成员多数是清华校友,这里也有许多是我们EMBA的校友,我没有被授权公布他们的姓名。基金会一直传承着清华大学的血脉:爱国奉献。目前兴华基金会与甘肃、青海、四川、河南等四省八市十四个贫困县区的19所优秀中学签订了捐资助学协议书,受助中学11所在县城,8所在乡镇。基金会爱心团队坚持兴华助学活动“三到”准则:钱到、人到、心到。在黄土高原千沟万壑,在祁连山麓丘陵荒漠,在大巴深山峭谷陡坡,在伏牛山中大小山村,不计乘用公共交通,兴华助学的核心团队已经跋涉的行程超4万5千公里,先后召开250多场学生、老师、家长互动座谈会,参与人数超过20000人次,走访了306户贫困学生家庭,累计资助高中生5215名,原则上在高中阶段持续帮助,每人每学年2000元,分两次发放,其中3125名已经完成高中学业,近80%进入高等院校学习,2090名正在被资助。2017年夏天开始,已有287名在校大学生获得资助,帮助他们完成本科阶段的学业,本科期间每人2万元,逐年发放。到目前为,坚持雪中送炭的宗旨,共向寒门学子发放助学金超过2600万元人民币。基金会管理高度透明,给每一位捐赠超过2千元的爱心人士交待清楚,爱心款是用在哪所中学的哪位寒门学子身上,并且这位学子每学期都会给资助人写学习、生活、思想汇报信,但这些年来,基金会使用的管理费仅只有实际发放善款的1%,到今年年底,基金会保有的资产可望超过2千5百万元。目前,基金会对外保有的唯一秘密是捐赠者清单,其中既有中管干部,也有退休女工;既有耄耋之年的老人,又有刚刚启蒙的学童,参与人数已数以万计。在基金会成立之初,基金会管理团队曾向赵家和老师当面作了三层意义上的承诺:第一层是保证做到将赵老师委托的每一分爱心捐款都用到寒门学子身上;第二层是努力做到在保障基金会正常运作的前提下,保住本金;第三层是争取做到在基金会有所发展的前提下,本金也能有所增长。用“保证”、“努力”、“争取”三个不同的动词来区分三个层次的承诺,目前基金会已经基本实现在第三层意义上的承诺。最近,在赵老师的精神的感召下,我们的爱心队伍中又出现了一位中国好人、平民英雄、国家电网天津电力公司退休女工王娅女士。王娅女士与我们基金会结缘,缘起于赵家和炭火教授的感人事迹,三年前,王娅女士看到了光明日报头版头条的报道,给我发来电子邮件,第一次就捐了6000元,告诉我:她从1986年开始捐款,最初是救助大熊猫,后来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资助贫困地区的小学生。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后,改成为黄河上游植树捐款。这些年汶川和玉树的地震、云南的旱灾,也都捐款了。她告诉我,她是工薪族,没有大笔的钱,现在是个老年人了。表示我们若愿意接纳她,很愿意持续捐助下去。虽然退休了,也还希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想到在西北有一个孩子,因为有她的帮助能持续学业,上大学,甚至读研,真是一件使人快乐的事。她因帮助别人而快乐,我们就认定了: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好人。后来中央电视台朗读者栏目要拍摄赵家和老师的故事,我推荐了她,作为普普通通好心人的一个代表出镜拍摄,但她却坚决地推辞了,事后她和我说:“我不过是捐了几千块钱,与别人无法相比。幸亏没有同意出镜,要不然真是得羞愧死了”。我们对王娅有了进一步认识和尊敬。从此,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一起评审受助人的申请,我们一起到贫困地区家访,我们一起和寒门学子互动交流、促膝谈心。坚持“钱到、人到、心到”的兴华助学活动,其乐融融,本以为我们可以长久地共同走在捐资助学的爱心路上。没想到大约一年前,她突然告诉我,她的机会不多了,可怕的癌细胞正在侵蚀她健康的肌体,要抓紧机会。她不惜停止正常的治疗,又到甘肃和我们一起参加助学活动,我们当时又感动又心疼。随着病情的恶化,她又加快步伐,把自己唯一的房产捐赠给我们兴华助学基金会,并拖着病体,坚持办完了生前捐赠的全部手续,还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她坦荡地面对死亡,平静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像赵家和老师一样,把自己捐得个干干净净,求仁得仁,了无遗憾地离开了人间。真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王娅女士为什么能够如此信任兴华助学基金会?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三点:一是兴华助学基金会的宗旨,坚持雪中送炭,不做锦上添花,热闹的地方都不去,默默地奉献;二是兴华助学基金会的做法,坚持把做好放在第一位,把爱心送到最需要最值得人的手中,坚持在谨慎的基础上适当做大,把好事做到实处;三是兴华助学基金会坚持“钱到、人到、心到”的助学行动准则,钱要到、人要到,心更要到,把有限的物质帮助发挥更大的精神力量;正是基金会的这些基本做法符合王娅的心意,获得了王娅的充分信任。赵家和老师的感人事迹,王娅女士的动人故事,一位是清华园里的骄子,一位国企的普通退休女工,都做了同一件事:把自己捐得个干干净净,求仁得仁,了无遗憾地离开人间。这给了我们两点启示:赵老师是我们学院的一位老师,王娅就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女工,他们就生活在千千万万普通人中间,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爱心的真谛,慈善的真谛。慈善不是有钱人的专利,不是富豪们酒饱饭足后的施舍,更不是伤天害理的罪人,在犯罪后的心理救赎,它就是普通人帮助普通人,相互之间的关爱,核心在于奉献,不去追求回报。这是真正的人间大爱,真爱。人人可做,人人能做。做好事关键在坚持,坚持成习惯,习惯成自然。赵老师一生默默地奉献,王娅女士30多年如一日,关爱集体,关爱他人,关爱社会,一直不张扬,默默地奉献。做了好事,是那么的自然。记者追问下,说得最多得一句话:“没什么好说的,那是应该的”。是那么的平凡,平凡中又透露出一点伟大,奉献爱心成了自觉的行动。

赵老师的一生,王娅女士的一生,也拷问着我们一个重要的人生哲学命题。你从哪里来?你来干什么?你要去哪里?据进化生物学的最新证据表明:进化动力意味着在群体中自私的人战胜了利他的人,但这些利他者的群体战胜了利己者群体。得了两条基本结论:“自私的人战胜了利他的人”;“利他者群体战胜了利己者群体”人类从地球生物链的中端进化到生物链的顶端,说明人类天生具有利他主义和公平意识等亲社会的倾向。奉献应当是,或者说同样是,人性的光辉。人们都说:最后的死去和最初诞生一样,都是人生的必然,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赵家和老师、王娅女士最后的晚霞照亮了寒门学子求学之路,奉献的光辉更加灿烂辉煌。但在当今,许多场合出现了扭曲,以利己主义为主导的“理性经济人”正欲大行其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不少地方盛行,值得我们好好地深思。我们应当怎样才能不虚度一生呢?赵家和老师的一生,王娅女士的一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同样值得我们深思。“爱国奉献”并不高不可攀,既不是假大空,也不是高大上,其实,“她”就在我们身边。对于我们这些社会成功人士,今天又选择开始来读EMBA,又有什么启示呢?又应当做些什么呢?是不是就是这辈子努力赚钱呢?努力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客呢?现在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在说企业不光是赚钱,还要尽社会责任,上市公司每年都在公布社会责任书,并且社会责任书越做越漂亮,但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和认识又大不相同。企业是社会经济活动中一个重要的主体,它应当是一个利他者群体,为推动社会进步作出重要贡献,我赞同美国学者卡罗尔将企业的社会责任分层次,我赞同分四个层次:经济责任,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奉献责任。企业要有经济责任,这是最基础性责任,没有经济责任,其它责任便无从考虑。因此企业要盈利,获取利润,就要努力提高效率,增加收入,降低成本,努力实现企业利润(价值)的最大化。但不是只要能赚钱,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可以做,企业要尽法律责任。 企业的一切活动都必须遵守法律的条款,依法经营,市场经济本身是法制经济,遵纪守法,照章纳税,诚信守诺的法制社会。依法是无条件,是底线,不能触碰。但能不能“法无禁止皆可为”呢?我常听人说起。企业还要遵守道德责任:做有益、准确、正义、公平的事。法律条文总是迟后于社会经济活动,不应当千方百计地,甚至不择手段地去钻法律的空子。道德责任是自觉遵循可预期的、合理的规则,储备公信,这是企业的道德责任,更高一层次的社会责任。企业还有更高层次的社会责任,就是奉献责任。国际上常一般用慈善责任,我倾向于用奉献责任。自觉自愿地为人类文明社会进步作奉献,核心是奉献,不求回报。企业是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应当成为利他群体,只计天下利,不求万世名,承担最高层次的社会责任。这四个层次的责任不是相互排斥,也不是简单叠加,也不能简单替代,而是在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阶段,四个层次之间的关系要不断发生变化。经济水平低下时,低层次社会责任会占主导;但随经济发展,不是高层次的社会责任要替代低层次的社会责任,而是高层次社会责任权重要增加,要逐步起引领作用。今天中国即将实现年人均GDP一万美元,应当高层次的社会责任逐渐起引领作用,尤其在在座的各位成功人士。可以不可以这样来总结:挣钱是企业本职;守法是企业本分;道德是企业品行;奉献是企业境界。如果说清华大学的EMBA应当与其他院校的EMBA有所区别,那是不是在高层次社会责任的引领上有所区别,更有境界。最后,我想用三十多年前,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第一次陈岱孙奖学金发放仪式上,陈岱老的一段讲话送给大家:“对我们的同学都有一种期望,希望你们学有成就后,对我们的国家、社会应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如果让‘经济人’在今天复活起来,用它指导主宰自己的一切, 那将是很不好的。”

与大家共勉!2019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