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的母亲,可在我的心目中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的母亲出生于旧中国,刚解放那会她正是青春年少,风花正茂的热血青年。她思想进步,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出来参加革命,积极投身当时的土地改革运动,积极参加妇救工作和识字班等。我母亲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任职当时的(听母亲说)小乡妇联会主席,每月领18元的补贴,属半脱产干部。由于母亲思想进步,工作积极,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肯定,己拟定转为正式干部,政审已通过,表格已填好,各项手续完备上报,就等有关部门下文批准了。就在这时上级来精神要精简机构,暂停转干,我妈的工作问题就这样搁浅了。

无条件服从上级精神,我母亲回乡务农了。后经同志介绍认识了我的父亲,(我父亲当时也是进步青年,中共党员,革命干部)就有了我们这个家。我们家住在偏远的丘岭地区,生活生产条件都非常差。我母亲是个要强的人,她事事处处都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带头参加生产劳动,积极参加政治运动,担任过那年代的幸福院院长,妇女生产队长等,一直是村里女同志的带头人。我敬仰我的母亲。

我母亲一生为人正直、善良、勤劳、节俭,是过日子的好手。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家里很穷,经常缺吃少穿,父亲在外工作不常回家,母亲带我们姊妹几个日子过的非常艰难。那年代是生产队集体劳动,凭劳动记工分,凭工分分粮吃饭,由于我们家没有劳动力,粮食分得少,在我记忆中我家经常过着野菜半年粮的光景,常常是忍饥挨饿。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家里穷,我们姊妹几个也都跟妈妈一样,从小都能吃苦耐劳、勤劳节俭。很小就能帮妈妈干活。我们六、七岁会帮妈妈带弟妹,十一、二岁的时侯就能担水、割草、洗衣服、推磨等干很多活。记得我十二岁,我二妹九岁,我们俩跑到十几里外的山下割草,早上天刚亮起来去,赶到中午时分一人割上两框草担回家,交生产队挣工分,能多分一些粮食。还有我小时候最不喜欢干的事就是推磨了。围着磨道无尽头的转呀转,转得人头有晕有疼,有时还会恶心呕吐。因弟妹们还小,大多数推磨都是我和二妹,有时我姨会来帮我们推。记忆中那时我姨、我舅也会经常来我们家帮助干活。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舅和姨对我们家的帮助。

我母亲一生劳碌辛苦。我们家日子困苦的重要原因,原于我们家没有住房。记得我们和我伯家同住一院,我们住的有十来平方的小屋,我母亲省吃俭用就是有一天要亲手建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我母亲一生新建、翻新房子要有四、五次之多。把省吃俭用攒下的钱、粮都用在了建房上。我们家第一次是1964年建成两间泥瓦房,刚搬进新房,还没有来得及高兴,老天就阴雨连绵下个不停。也不知下了多久,只记得我家房屋漏的没有一处干地方。那可真是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外面不下,屋里还是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那时我也就十一岁左右,二妹也就七、八岁左右,我们俩挨门挨户到阾居家掏炉渣回来垫屋子。唉!想想小时候,母亲领着我们姊妹几个过的日子真是十分的艰难!不过那种艰难困苦的生活环境,很能段练人,它历练了我们意志和坚强,练就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以至让我受用终身,我觉得我一生最大的资本也就是能吃苦,能受累。

敬爱的父亲母亲。

让我最难忘的事当属1966年。那年冬天的雪下得又早又大,农民们忙了一季的红署还没来得及收,被一场大雪严严实实的埋在地里。在那野菜半年粮的时光里,红署可是我们非常主要的粮食。大雪过后,生产队就把地里的红署按人分给各家各户,都自己收自己的。刚下罢雪地冻的邦邦硬,有力气的男劳力刨起来都很吃力。因为父亲不在家,我们年龄小,我妈就像男人一样抡起镢头刨呀刨,我和二妹把妈妈刨出来的红署扒去泥巴拾进框里。一天下来,妈妈的手冻的满是血口子,我们的小手也冻的又红又疼,看着让人心疼。回忆起这些往事就忍不住会掉下眼泪,可是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苦,也不觉得苦。在妈妈的言传身教下成长起来们我们,一个个都非常能吃苦耐劳,也都是勤俭过日子的好手。以至于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还是忘不了勤劳节俭的好家风。勤劳节俭已成为了我们的生活习惯,它将会陪伴我们终生。

我的母亲是个有大爱、有远见的好母亲,她上过识字班,认识一些字,她懂得学习文化的重要,所以再难的日子也要让我们姐弟读书上学。我们姊妹六个只有我和二妹没有上高中,其他几个都高中和大学毕业。我感恩我的母亲。70年我有兴当上了一名煤矿工人。我参加工作后所挣的工资,除了生活费外,剩余全都贴补家用。从我工作以后,随着弟妹们一天天长大,我们家的日子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我尊敬的父亲。

我母亲心底善良,乐于助人。在那家家都为吃、穿发愁的年代,我母亲在自己生活都很结局的情况下,还会经常接济一些更困难的乡亲们。如我们家遇到重活时,乡亲们也总会申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那时帮忙干活都是人情,只管个饭什么的,不用给工钱的。比如我家盖房,只要招呼一声,邻里乡亲都会乐于帮忙。还有就是,我们村非常缺水,村民生活用水是在很深的井里用辘轳一桶一桶绞上来的。我刚学担水那会,因我年龄小,正常用的水桶我根本担不动,父亲就专门给我买来两个小点的水桶,正常的一桶水能倒我的两小桶水。所以我去担水时,只要井边有乡亲们绞水,他们都会把绞上来的水倒给我,现在我才理解,他们都担心我去井边绞水危险。我们村很多乡亲都给我倒过水,我非常感激他们,忘不了那些好心的乡亲们,借此机会我要感谢我的阾里乡亲,谢谢他们对我和我们全家的帮助。

这张珍贵的全家福,是1982年我大弟参军时照的,那时我奶奶还健在。如今三十多年过去,照片已变成了我们美好而珍贵的回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农村土地实行包产到户,我的弟妹们也都慢慢长大了,都成劳动力了,我父亲工作也调回我们乡里了,离家近照顾家里也多了,我们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还住上两屋小楼房,过上了吃不愁、穿不愁的温饱生活。

我母亲正直善良,确命运坎坷。在八十年代中期,上级有精神,对以前工作过,后回乡务农的人员给于办理复职。有于我们家住偏远农村,消息闭塞,等我们得知消息找到有关部门时,此项工作已结束,不再办理,我母亲的工作问题就这样又耽误过去了,也许这就是命吧!

我的母亲是个热情能干,又胆大心细的人。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农村医疗卫生条件非常的落后,特别是农村妇女生孩子的条件更是原始落后。政府为改变这些落后面貌,为农村培养了一批新法接生员,当时我母亲有大队推荐,有兴参加了培训学习。经过短期培训后,回乡就投入了工作,从此也爱上了这份工作。二十多年来,母亲用她学到的浅薄的接生技术,全心全意的义务为乡亲们服务,为女同胞们的生命安全保驾护航,排忧解难。二十多年如一日,不管春夏秋冬,风里雨里,白天黑夜,啥时叫啥时到从不推三拉四。由于母亲胆大心细,尽心尽责,二十多年的义务接生中没有出现过失误,还处理过一些难产的情况。我母亲也因此收获了乡亲们信任和肯定,得到乡亲们的尊敬和爱戴。我为我有这样的母亲感到骄傲和自豪。我爱我的妈妈,为我亲爱的妈妈点赞!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转眼到了九十年代。几个弟妹也都长大工作了,成家了,我也从煤矿调到我们县里工作了,最小的弟弟上了高中,我父亲也已到龄退休了,我们就把父、母接到县城来和我们同住。母亲心灵手巧,很会做针线,织布裁衣样样能干,是个闲不住的人。她经常帮我们姐弟们带带孩子,做做衣服,我们姐弟几个的孩子们小时穿的棉衣都是母亲给做的。我感恩有这样的好母亲。随着小弟大学毕业回县城工作,接着又成家立业,我们家日子一天天的越来越好。可是好景不长,两千年时我父亲因病离开了我们,父亲的离开给全带来无限的悲痛!父亲离开后,母亲一直和小弟一家一起生活,我们几个会经常去看她,给她买好吃的,好穿的,母亲也会去我们几个家里住上一段,日子过的非常幸福。母亲也常跟我们说,她现在很享福,吃的好,穿的好。看到妈妈满满的幸福感,做晚辈的我们也是特别高兴。我今年六十多岁的人了,有妈妈的陪伴,真是无比幸福,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推开家门叫一声娘,那才是最幸福!幸福之余,母亲经常会思念父亲,她常感叹父亲没有福气!没享几天福就早早的走了!是的,我父亲要能活到现在那该多好呀!我怀念我的父亲。

二十多年前,我们全家和父母在一起。

十多年前的合家欢。

两个妹妹和两个弟媳带母亲游北京。

姐弟六个和母亲在一起。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感恩母亲。您把我们养大,我们陪您变老。

四朵姐妹花和母亲在一起。

这是母亲八十岁寿诞,姐弟六人和母亲的合影。父亲走了以后,每年我们都会给母亲过生日,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妈妈最开心的一天,也是我们最高兴的一天。背景的长寿图是三妹夫和三妹敬献的,祝愿我母亲健康长寿,幸福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我给老妈剪指甲,老伴看我太投入,就偷拍下了这美丽的画面。

三十年前的父亲和母亲。

我们全家和母亲在一起。

陪伴母亲。

这张全家福是母亲八十岁寿诞时的精彩画面,如今五年过去,老妈已是八十五岁的寿星了,她除了耳朵听力不好外,身体还算硬郎。

母亲一生劳苦功高。现在我们这个大家庭,近六十口人,四世同堂幸福美满。母亲八十五岁高龄,赶上了和平盛世的美好时代,不但享受儿女及孙辈们的孝敬,还享受政府按月发放的高龄补贴,过着吃不愁,穿不愁的小康生活。这一切的美好都要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感谢有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的英明领袖。祝愿我们的伟大祖国更加繁荣富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祝愿我们的人民生活,幸福安康,永享太平。祝愿我的母亲健康长寿,吉祥如意,幸福快乐到永久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