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八岁,背着背包离开了老家,走进了军营,开始了20余年的军旅生涯,转眼我已到不惑之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思乡的情怀也越发浓厚,想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父老乡亲,更想念家乡的老屋和父母亲。

当年我为了心中梦想,选择了弃笔从戎 ,走上了从军报国的道路,二十几年如一日,吃苦耐劳、努力拼搏,争当部队武状元,在部队的关心和培养下,我从列兵成长为一名团职指挥员,也算是寒门出了贵子。

回想过去,儿时农村很穷,大集体的生活没有给农村人带来富裕,时常吃不饱、穿不暖。父辈的那代人基本没有享过什么福,始终在为生计而努力拼搏。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村人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从那时起,生活开始有了起色。

40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席卷了整个中国大地,全国各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人不再为吃饭、穿衣发愁,开始逐渐改善生活质量,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推行精准扶贫和美丽乡村建设,农村人的幸福指数空前提高,城乡差距也在逐渐缩小,而这个时候,我已经离乡、离开父母快三十年了。

在我的记忆里,老家的天特别蓝,水特别清,野生鱼、山野菜,是天高云淡、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忘却不了的乡愁,那里有我难以忘记的童年,也有我一起长大的草根伙伴儿。转眼快三十年了,尽管父母身体健康,一切安好,但一直感觉遥不可及。

在我的记忆中,老家宁静祥和、风景秀美,老家的人和气又有人情味,老家的事温暖又有生活感。这么多年了,老家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地方,是一个时刻想回去确又一直不能经常回去的地方。

尽管每年我都争取回老家看望父母,但是有限的时间怎么也无法弥补这么多年对父母的亏欠。尽管我非常懂得“大家”和“小家”的关系,但父母毕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在逐渐衰老,每过一年,我的牵挂就变得更重一层,真地希望日子过得再慢点,在父母健在的时候多给他们一份报答。

很多年了,我一直劝说父母跟我一起生活,但是对于父辈这代在农村生活一辈子的老人,更懂得土地的珍贵,我也逐渐开始懂得故土难离、落叶归根的道理,也许这就是人生的真谛。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规劝,否则会剥夺属于父辈这代人的真正快乐。

也许,我们所有在外的人,并不真正懂得,老人此举就是为了我们守住这个“老窝”,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走了,“老窝”在,家就还在,进可攻退可守,兄弟姐妹回到家乡都会回到自己曾经出生的地方,只要这个家在,兄弟姐妹永远都是一家人,而不是亲戚。

我的老家、我的父母是我一辈子的魂,当兵在外20余载,一辈子偿还不了对父母的亏欠,唯有能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看看我的双亲,尽量缩减和他们分别的日子,让他们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将来退休,我也打算回到农村老家安度晚年,那里有我童年的回忆,有父亲严厉的教导,有母亲做的饭菜香,也有兄弟姐妹的欢歌笑语,我要和父母共同守护好这个老家,老家是父母一辈子的血汗,是我今生永远最安全的港湾。

不管你混得有多好,请一定记住土生土长的那个家。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


(图中风景位于家乡—丹东凤城·蒲石河风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