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这样吧

2015-9-8 17:14
每天上完课了,改完作业了,备好课了,走出校园,我就该走向教育工作时间以外的我。
我很认真地工作,很讲效率地教书,就是为了我能赢得更多的属于我自己的时间。
阳光照耀在肩上,我会暖暖地走向原野,走向森林,去登山,去徒步,去打球……
我看着小鸟在空中轻捷地划过痕迹;
我看着小草在土地的呓语声中悄悄萌芽,我就把春天留在我的眼睛里;
我发现雪花倏忽钻进我的脖子,我会伸出手接过下一朵菱形或花瓣形的晶莹,和孩子们一起等待着空中的下一个柔软的飘落,把足迹留在雪白的大地上,我就把冬天融在我的希望里。
然后,我要阅读,读留在我枕边的智慧,与哲人对话,与思想碰撞。
当然,我不一定必须读教育书籍,也不一定要写成读后感,或抄成读书笔记。
我也看看休闲的,文艺的,一个笑话、一个幽默都足以让我一天变得轻松愉快。
然后,我一定会听我的音乐。
没有教学的繁杂,没有工作的疲惫,音乐似水,我沐浴其中。
喧嚣的城市也开始安静,与我一起寂寞又默契地感受一种浓郁芬芳的升华与密集的沉淀。
还有我要和我的家人朋友一起吃吃饭唠唠家常;
与远在荷兰的小妞儿视视频贫贫嘴吵吵架;
我还要看看韩剧摇摇呼啦圈擦擦地;
我还要和大家说些课堂上我永远说不上的笑话……让一次一次远行,几声高唱,山水与我一起惬意。
或者周末了,我上网,发几个帖转几个段子,累了洗洗脸睡觉,如此等等。
我还可以想出很多的乐子,供我慢慢触摸,细细舔舐。
只是,别让我只扑在“教育”这个词上,谁都不可以夺走我自己的时间。
易中天说“ 别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要求老师,因为除了教师这个角色,我们还有其他的身份。”
所以别要求我奉献的太多,尤其在我感到身体疲惫的时候。
我可以是蜡烛,那是我的敬业。
长期积劳成疾下的如此敬业,又能有多少真实和效率可以送给我亲爱的孩子们?
爱,需要激情,更需要理智,学生需要的是身心健 康的老师,而不是拖着病体一味用感动来垫高自己的授课者。
病了就休息累了就放松。“负责”,就是对教学效率的关注。嘶哑的喉咙里,永远唱不出清亮的高音。教育的基石是真实,感动的背后其实是摧残,摧残自己,摧残学生,摧残课堂,摧残教育。干瘪的眼神,永远上不好让人感动的语文课。太阳底下最崇高的职业,并不是要求我做太阳底下最无谓的牺牲。
如果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就先把身边的事做好;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就先走好现在的路;
不知道自己会遇到谁,就先学会善待在身边的人;迷雾里你或许只能看见眼前的五米,但一步一步这五米走下来,雾就会慢慢散了。
等待和拖延只会夺走你的动力。我们所有人都如演员一般,在毫无意义的漂泊中欺骗自己。一面怀抱着无尽的理想,另一面又为未来感到彷徨,我们在这两股力量的拉扯之下,继续着这样的生活。
好的感觉,并不是你什么都已拥有,而是你想要的东西,在最合适的时刻 出现在你眼前。
人们总以为一生能遇上许许多多的入了眼的人,而后你就会明白,所谓机缘,其实也不过那么几次。
所以,好好过生活快乐每一天该有多么重要。
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都值得尊重,每一个还在身边的人都需要珍惜,认真告别,用力重逢!
仅以此文送给我的同行们,顺祝各位第31个教师节快乐,虽然现在的教师节让我们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儿尴尬……
浏览4次
吕焱华:
2015-9-23 17:12
本文十三十四十五段,我得让我儿子抄下来,还整天去哪里找精彩美文!这就是现成美文美段,通篇都可以抄下来背一背!

晓冰博士留言:“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潇洒率直的周老师,总是不一样的风景。节日快乐!卅载光阴弹指过,数百学子赞誉声。”从教30年,披红戴花,感谢二先生带病坚持一路追随跟拍。

我并不试图让每个人都理解我,虽然我也希望被所有的人理解,希望别人能懂自己,可是如果所有的人都理解我懂我了,那我的个性在哪里凸显呢?我只会变成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人行在世,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不被理解,不是你在某一方面太出格,很可能是你在某一方面太出色。如果人人都理解我,那我该是有多普通了。

二先生放下手中的案子,放下与当事人约谈,放下所有的工作,带着感冒,一路跟拍,被我校众姐妹授予“最佳家属”的荣誉称号。还被评为“附小最美姐夫”。

上中学了,能耐又大了不是,从一开始管我叫“老周”到后来管我叫“周姐姐”,今天都管我叫“小仙女”。今天11点半下班,在操场上与毕业回来看我的学生及家长们又聊了一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地说再见。

活在这样一个喧嚣的世界,
要是战战兢兢没点胆量,
一点意思也没有。
当然了,仅凭胆量活着,
玩粗暴或走粗野的路子,
那就更没意思了。
你得畏惧些东西,
也总得不怕点什么。
不去吓别人,
也不被别人吓住自己。
这差不多该是一个人胆量最合适的表达了。
你可以不去扎人,
但是身上必须带刺。
在生活的层面上,
太胆大与太胆小差不多都算性格上的贬义词。
事实上,
性格上的任何缺陷,
都会在命运的暗道里形成一个缺口。
我欣赏的胆量是,
行动上敢于勇往直前,
思想深处又凡事满含敬畏。
这是一种理性的沉勇,以及有分寸感的激进。
其实,最好的胆量就两个特点:
一是让人尊重,
二是叫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