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中秋分外明”。时光如水,皓月当空又是一年中秋之夜。一大家人团聚散场之后,信步漫逛在喧哗的街道上,偶一抬头,如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位久别的故友,只见一轮圆圆的皎月正悄悄地鸟瞰着人间,它是那样的清朗、平和、安谧和静美。又大又圆的月亮旁边只有几缕云丝,远处有数颗眨着眼睛相伴的星星。仔细端详一下这月亮,只觉得神清目爽,如喝一壶陈年老酒。只觉得这月朗星稀、明月清风、月华普照的夜色极美,那久已遗落在岁月深处的某种美妙情愫,骤然被这中秋之月点燃而氤氲升腾。

真诚地珍视一次月亮,悄然沐浴在哗哗而泻的月华中,让皓月的清辉沾满衣袖手臂、浸透全身,似乎已是很遥远的事情了。遥想当年苏轼望月把酒临风,挥笔而就一阕千古绝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琼楼玉宇,今夕是何年……当我收回视线,看到周围来去匆匆、熙来攘往、川流不息的人流时,不禁发问:在这明月高照之时,在这月中嫦娥最美的时候,在这最该抬头望月亮的时候,在这月亮爆满朋友圈的今天,有几人能停顿下忙碌奔波的脚步,抬起那沉重的头颅,静静地看看这美轮美奂的月亮呢?圆月当空照,无人抬头瞧。许多浑身酒气的男子从身边晃过,许多手提月饼盒的女人急匆匆走过,许多电动车飞速掠过,许多鸣叫的汽车呼啸而过……在这借月亮之名的节日里,月亮却被我们冷落了,被我们忽视了,甚至早已被遗忘了。在时光的磨蚀下,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我们人世间的饮食男女却往往经不起岁月的消磨而变得麻木、迟钝和浮躁,生活中少了一些恬静、诗意、轻松和敏感。清诗人张灿有首诗:“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而今七事都变更,柴米油盐酱醋茶”,表达了心灵在时空流转中的变化。无数个月盈月缺的日子,就在这喧嚣浮躁、忙忙碌碌的岁月轮回中静静地流走了。这就如同那被包装得花花绿绿的月饼,人们已不关心到底是谁吃这月饼,只注重外在的一种形式,依然在年复一年的你买、我送、他赠。中秋节因了这么一轮圆月,才显得那么古朴典雅、美满祥和,中秋节可以叫做“月亮节”吧。传统的中秋节为我们平凡庸常的岁月点缀了不可或缺的欢乐和祥和,而月亮可谓是中秋之魂,是中秋节的精灵,是中秋节的标志和象征。因为不管是吃的月饼,还是家人团聚的传统,都是从月亮中引伸而深化而来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如今品饼赏月的古人遗风早已失传了,大而圆的月亮就在头顶上也常被人们浑然不知。

“水中有月方知静,月在水中方知洁”。透过诗缝里的那缕月光,沿喧嚣的街道拐进一处水上公园,看到堤岸旁的柳林将婆娑的倒影印在波光潋滟的月水之中,那月忽小忽大,忽扁忽圆,极是让人爱意难禁,举头俯首之间,更觉得无法分清哪是天上月、水中月和心中月,似乎自己也化作了一片流水,一缕清风,一道皎光,与这月辉月光相融同在了。“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今生今世,我们都无法走出这片月,而我们真的能年年岁岁对月相期相望吗?我们又将在何处何境与月相守相望呢?中秋佳节之夜,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有几人能想到可温一壶月光下酒?抬头望明月,最起码能给人一种心境平和的感觉吧。人们常说“月光似水”,那就让似水的月光漫泻下来,溅湿性灵深处那一份清凉的慰藉和幸福的情致,渗进我们心底的荒芜之地、沙漠之角吧。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愿我们始终有一颗明月之心,不畏浮云遮望眼,让“明月”装饰我们心灵的窗户,安顿抚慰好自己的心灵。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