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孝陵建造之谜终破解】
入关后的第一个皇帝顺治,死后葬于清东陵孝陵,但是这么庞大的工程孝陵却仅用时一年半便完工,当地一直流传一种说法称“是拆了明陵建清孝陵”,那么这是真的吗?
1991年,当拆卸孝陵隆恩殿天花板时,意外发现了一条线索,才揭开了孝陵营造之谜。这些天花板木料有轻有重,规格有大有小,正面均绘“金莲水草”图案。圆光用蓝色,内画三朵含苞欲放的金莲花,满布淡蓝色水草。方光为淡蓝色,岔角红、绿、蓝色如意云。方光、圆光外,均饰宽金边。方光外为绿边。所绘三朵花,相传为“三皇治世”之意,代表着道教的三清天尊。天花板背后两条穿带之间,有木工信手刻就的文字。在这些遒劲有力的阴刻字迹里,不仅透露出了殿堂的名字,还表明每块天花板的方位。在文字清晰的十八块天花板背后,都刻有“清馥殿”的殿名。其位置有明间、次间、稍间、三稍间,还有天井。不难看出清馥殿是一座有藻井的九间大殿。所有天花板上还刻有“字头朝东”,可知这座殿堂方位是座西朝东的。
“清馥殿”建于哪朝哪代?坐落在什么地方?是一处什么场所?这众多疑团,令人困惑。遍查清代宫廷建筑书籍,一无所获,再找明朝宫苑书刊,终究寻到了蛛丝马迹。《明宫史》宫殿规制记载:“金海石桥之北,河之西岸向南,曰玉熙宫、曰承华殿即迎翠殿、曰宝月亭、曰芙蓉亭、曰清馥殿、曰丹馨殿、曰锦芳亭、曰翠芬亭、曰长春门、曰昭馨门、曰瑞芬门、曰馥景门、曰仙芳门、曰馥东门、曰馥西门、曰澄碧亭、曰腾波亭、曰飞霭亭、曰腾禧亭即黑老婆殿也,曰妈妈井。”以上这些明朝宫殿群,位于当今北京北海团城西之石桥西头,北海之西岸,顺河向北至五龙亭而建,至今已无踪迹可寻。
清馥殿建造的年代及用场,近查《钦定日下旧闻考》卷三,有所记载。嘉靖帝(世宗)十五岁即位,因为他不是孝宗本生,就开展了一场“大礼仪”之争。斗了几年,世宗获胜,将孝宗称为黄伯考、皇太后称黄伯母。而把自己生身父母称为皇考和圣母兴国太后。嘉靖十年(1531年)建成清馥殿。十一年三月,在清馥殿前建丹馨门和锦芳、翠芬二亭。在西苑建清馥殿同时,还建有帝社、帝稷之坛和恒裕仓。清馥殿是行香之所,世宗崇信道教,经常在这里与群臣做道场,也常陪同其生母兴国皇太后幸清馥殿,嘉靖帝至西苑清馥殿等处活动,近三十年。
康熙初年,因急修孝陵,材料短缺,故而将西苑清馥殿拆除,在清馥殿基址,又建成“弘仁”寺。星转斗移,时代变化,弘仁寺也无踪影了。盛极一时的清馥殿,只留下一个名称,在顺治孝陵花板上所刻的文字中,还能勾起一丝对“清馥殿”的历史回顾。1992年在维修孝陵的神道碑亭时拆卸的天花板中,又出现了同样的“金莲水草”天花板,背后刻有“锦芳亭”的字样。锦芳亭为嘉靖十一年三月在清馥殿前所建。天花板上的“金莲水草”花纹,已成为清代陵寝天花的统一模式,直至光绪帝崇陵持续了200多年。追本溯源“金莲水草”天花,确为明朝道教宫苑“清馥殿”“锦芳亭”之原件,同时在紫禁城中明朝宫殿中也能找到佐证。紫禁城四门之一的神五门,清代设钟鼓楼,天花亦用“金莲水草”。
几百年孝陵建造之谜,在近年孝陵维修工程中得以揭晓,多年来“拆明陵、修清陵”的谬说终于得以澄清,正确的结论是“拆明宫,建孝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