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也不难。吃过午饭,小姑说:嫂子到大哇山上检石格菜去。简单准备了一些吃的喝的。出发。大哇山位于美沃沟和汗牛乡交界处。车行十多公里向右拐就进入了花牛沟,沿途山青水绿,色彩多了起来。夏初的山是绿色的哈达,一眼望去,绵延无穷。微风舞动,柔软有姿。暖暖的阳光是山的护肤品。那些绿层次分明,各有娇颜。黑黝的绿是成片的杉树,多在半山腰,嫩稀稀的绿是成带的高山白杨,多在山巅,灰红的绿在山底,沿河沟一线,都是些叫不出名的杂树。高山杜鹃花东一笼西一丛,或白或红,透在绿中。说话间,行至草甸。奇峰各异,如虎,如群羊,如飞驰的骏马,仰望着蓝天白云,或是诉说各自的爱恋吧。草甸中的草很浅,碗口粗的山水很清洌,杂草乱石间长满了巴郎山绿绒蒿,本地人叫牛绒花。那花黄得明艳,黄得高贵。自古高处不胜寒,而胜寒的人和物才配在高处。人和物都是一个理。石格菜还在土里孕着,冒芽也有,不忍採摘。而此行的快乐却让我心早已饱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