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接到汪佩勇来电。

久别十五年后,手机一打就通,可见我俩号码都没有变过。

之所以多年未见,不代表我俩感情不深。大概有种"不来忽忆君,相见亦无事"的感觉吧!

不是吗?据研究,手机号码十年以上不变的,为人相当可靠,值得交往。

那么,在哪见面呢?

汪佩勇说到徐其正工作室去吧。

我问此人是谁?

汪佩勇说是山水画家。

能成为山水画家那可是不起的人物啊,我便怀着期待的心情前往了。


没想到工作室只有汪佩勇一人,据说徐其正拜访恩师去了。

但见工作室挂满了徐其正的山水画作品,精彩纷呈。

我当然要先和汪佩勇叙叙旧,半个时辰过去了,我便把注意力转到山水画上了。

徐其正山水画是天真浪漫的诗,内容浩瀚的小说,读来淋漓尽致。

既然还有空闲,就开始欣赏吧。

先读这幅《云海绕峰涯,苍松石上生》山水画吧。

所画推崇天趣,焦黑作树石,交柯互叶而不相乱。烟云变幻,飞流直下,曲尽幽致,气清质实,骨苍神腴,古秀风韵,意味无尽。


再看这幅《王安石泊船瓜洲诗写意》山水画。

王安石的"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诗脍炙人口。

 诗人立于瓜洲渡口船头,远眺钟山明月,发出了“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慨叹,体现诗人远离官场事非后,尽早返乡的迫切心情。

徐其正以诗入画,借景抒情,情寓于景,情景交融,画面富有情致,神思所注,境界开阔,妙极自然,笔法高古,意气不凡。

风在吹,云在飘,树在摇,山在动,而孤舟中诗人独坐,是在静观天下么?


  

这幅《瀑布半天上,飞涧落人间》山水画当然要突出瀑布了。

徐其正用画笔把瀑布喷涌而出的景象描绘得极为生动,既画出了山的高峻陡峭,又见水流之急,高空直落,欲令众山皆响。

这幅《黄山松云》图笔力劲利,浑厚华滋,虚中有实,妙在剪裁。山峦奇峭,峰蚁百盘,径路曲折,烟霭微茫,幽深高澹。


徐其正书法亦佳,此处不多赘言。

读徐其正山水画,第一感便知其竭力追古,深入法度,遗貌取神,气在笔力,心追六法,一如赵孟頫"石如飞白木如籀,六法须于八法通"。

何为六法?

南齐谢赫说:"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常形,四曰随类傅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摹写,是为画称六法之始。"

不敢说周其正六法上乘,但是路子走的对,已脱低俗,只需更上一层楼了。

此为个人感受,权作在周其正面前班门弄斧了。

倘若见到徐其正,其人果真有趣,我想会继续写下去的。

(钱诗贵己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