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光线下

我们能看见草的须根

却看不到那些

蛰伏在树木里的果实

而恰恰是你

听到了水的火焰吼叫

石头潜出草丛

桨橹再一次深入波心

浅秋在你的身上

结满了稀薄的朝露

河对岸

流云下的竹林

一直站在你的视线中

你已很久

没有一个人

长时间盯着狗尾草

或是低着头在木屋里

说些忠于生活的胡话了

白云掉下是后来的事

作为一种响动

天空见证了

你们共同的沉默





那让人迷恋的

由青渐黄的草蔓

它不在乎

哪一刻注定弯曲

也不在乎

哪一刻又重新挺直

在黄昏到来前

流水是心的手指

你听见枯枝的断裂声

从你的后背刺进来

包括那些

深入骨髓的泥土的清香

你咬住唇

就能咽下整个秋天

当风从叶子脊背

撤回声音

你感觉自己是红色的

而万物背负着

深褐色的骄傲与命运

唯有那条溪水

担心赶路的

人们头顶

更加混浊的夜色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