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学的时候,属于学渣类型,所以我一直挺害怕老师的。现在梦里还常常被老师的身影惊醒。比如说,梦见自己正和同桌谈笑风生,一回头,看到班主任的脸庞从窗口飘过,再比如说,好难好难的数学考试,好不容易等闺蜜递个纸条给我,一抬头,监考老师眼睛都不眨的盯着我……通常从这种梦境里醒来时,我的小心脏都会扑通扑通的跳好久,可见,从小被老师严格管理带来的心理阴影,可是不好消除呀!

  不过,也好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这些老师对我的严格修整,我终于跌跌撞撞却也还算顺利的长大,不仅没有误入歧途,最后还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

  我想,当了人民警察,连犯罪嫌疑人见了我都要闻风丧胆,这下子,可是不用在老师的阴影下惶恐度日了吧?但是,梦想总是和现实有差距的。从初任培训到晋督培训再到每年的实战轮训,我才明白原来警察也是有老师的。而且警察的老师们其实更可怕,他们自己是警察,他们身怀绝技,他们无所不能,他们严厉、残酷、冷血,六亲不认……

  打铁当然自身硬!反正我所熟悉的几个教官,都是很厉害的人物。他们有的在世界警察搏击赛中拿过冠军 连续多年担任"武林风"擂台赛的裁判。他们有的代表警队赴境外进行业务交流,常年做为技术指导活跃在全国各地安保一线。他们参加过全省乃至全国的比武活动,有的拿过五一劳动奖章和各种业务技术能手称号。他们作为业务骨干和技术能手,援过疆支过边参加各种维稳处突任务......但是这些精英教官面对"熊学生",一点儿也不含糊!

  比如我们培训学校的教官们!这几个教官,有的曾经是我的同事,有的还是不错的朋友,有的平日见了面,是姐长姐短叫个不停的小兄弟。可是,只要是培训期间在干校狭路相逢,只要是“教官”这个身份一附体,他们就一点怜香惜玉的觉悟都没有了。武器操作的时候磨破了手,给你个创可贴,该干啥还得干啥。子弹打不到靶上,考核时能给填个合格的环数吗?那肯定是不行的。你说,我一届政工干部,平日里早因案犊劳形变成了一枚歪瓜裂枣,查缉战术和接处警规范平时又不怎么用,学不会,就网开一面呗!可是休想,如果学不好,教官们真的会让你不及格……天呐,想我一把年纪,还要饱受考试不及格的心理折磨,万一再因此上了市局的通报,一世英名岂不毁于一旦?所以我只好咬紧牙关,迎难而上,手上流着血,心里流着泪,誓把动作做到位……

  那么,警察的老师,为什么会这么严呢?要知道,人民警察这支队伍,肩负着捍卫政治安全,维护社会安定,保障人民安宁的重任,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党,还有我们的人民,对我们的期望和要求越来越高。并不是穿上这身警服,你就真的能让犯罪嫌疑人闻风丧胆,君不见,挑衅法律、暴力袭警、抗拒执法的案例屡见不鲜,要想说得过,要想打得赢,要想保护自己保护群众,警察就得练就一身过硬本领,所以,做为警察的老师,他们职责重大,不严不行!

  他们秉承的理念,是训为战先,练为战用。

他们坚持的目标,是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所以,当一批批战友来到警察培训学校后,教官们心里亲,表面上却要不动声色;看见被磨破了皮的手,脸上却装作无动与衷。但是,训练场上不厌其烦的教诲,课上课下加班加点的补课,以及对重点难点反复的提醒纠正,是他们认为的,对战友表达心意最好的方式。

  每年和我们这些教官们相处的日子,大多只有轮训时十天的时间,可是这十天里学到的知识、理念、技能,也许终身受用。当然,除了轮训,每当重大任务来临的时候,培训学校的教官们还会开展送教下基层的活动,在接处警的现场,在武装的卡点,他们手把手地把技能、把规范,送给每一位一线的参战民警。所以,你看这平安守护下的万家灯火,其实也处处点染着教官们的心血和汗水!

  几年的轮训下来,现在我和我的战友们,不管在哪个岗位上,参加值勤也能得心应手,接待群众也是驾轻就熟,持枪证的考核也能逢考必过,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棒哒哒的警察了。这一切,其实都离不开教官们的严格训练和管理。

如今,我们面临着70周年大庆安保维稳的硬仗,未来,我们还有更多的职责需要坚守。为了不断提高防范制胜能力,为了练就一身铁一般的过硬本领,为了关键时刻顶得住、冲得上、打得赢,我们还得继续练本领、练作风、练血性,正所谓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那么,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我们不仅要把祝福送给三尺讲台上的辛苦耕耘者,也要把祝福送给我们队伍里所有的教官和所有的专兼职导师,想对诸位教头说一句,节日快乐!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PS:文中照片,均是我实际生活中的师友。不过需要提醒的是,都是男已婚女已嫁,看看即可,不必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