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吃着冠生园月饼
没有尝出火腿的香味
我想吃糯米粑粑
想吃母亲做的味道
我想起了小时候

父亲光着膀子

奋力杵着杵臼

虎背上渗出了汗珠

顺着熊腰慢慢滴下

雪白的糯米饭

在石臼里变成了糯米粑粑

昏黄的油灯下

母亲熟练地捏着粑粑

我和哥哥一同围在身旁

我们蘸着红糖

吃出了幸福的滋味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捂着耳朵

听妈妈讲那月亮的故事

月亮露出半个笑脸

渐渐翻过无量山头

照耀着丰饶的里崴坝子

我们开始在竹林里

缅树下

草垛上

鸡窝旁

仓房里

追逐嬉戏

月光如水

童声回荡

恶狗吠吠

母亲召唤声穿过村庄

我们踏着银色月光渐渐散去

如今故乡在左

异乡人在右

今夜我喝着父亲寄来的包谷酒

喝出了爱的味道

大地上没有一丝风

天上一轮皎洁月亮

星星也偷偷跑出来凑热闹

故乡白发苍苍的双亲

佝偻着身躯
遥望着南方

那个离家的孩子

异乡的人

喝着浊酒泪眼迷离

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

找不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