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人和动物,到底有什么区别?

        书中说,人是高级动物。这是人类下的定义,说明人是动物,和其它动物的区别是,人类是高级的,其他动物是低级的。但高级和低级到底怎么界定呢?好多学者说,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类有情感有意识,人类会制造和使用工具。这就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高级之所在吧!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这些是错误的,至少不是完全正确。

        有报道说,非洲的大猩猩已经会使用工具,这将引起人类恐慌,好像美国科幻片《猿人星球》要马上成为现实。其实这有什么奇怪的呢?非洲大猩猩早就会用石块砸碎椰子壳喝水了,而且还会利用力学知识,选择石头凹槽处找到着力点,不致于椰子壳砸飞。大猩猩还会用树枝放入蚁穴搅乱蚁窝诱骗蚂蚁爬上树枝逃生撸获蚂蚁吃,还会拔出野菜茎放水中摇摆洗净充饥。而羚羊跳涧的故事更是感动了无数路人。当狮子追来,羚羊群站在悬崖绝壁,对面的山崖遥不可及。在这前有深渊、后有追兵的危机时刻,羚羊群毅然决然的选出年老力衰者跳涧,年轻力壮者紧跟其后,踩踏在刚过深涧一半的前面老羚羊脊背,纵跃过涧,而老羚羊便拖着沉重的躯体,摔落悬崖。为了种群的繁衍生息,为了年轻的下一代,它们选择了死亡,视死如归。它们的精神,它们的气节,它们的团队协作,它们对力学和时间恰到好处的判断,谁又能说它们没有情感、不会思考呢?

        经常听到早晨和傍晚时分,一群小麻雀在大树上吵吵闹闹、叫个不停,那种动作,那种腔调,抑扬顿挫,我认为它们要么是在开会,要么是在吵架,要么就是在召开一场相亲大会或者音乐会。不然,它们口干舌燥叫来叫去、跳来跳去在干嘛?如果你是一只麻雀,你看人类整天骂骂咧咧、吵吵闹闹,你会以为他们是在无意识的瞎闹吗?鸟雀的世界你不懂,就像鸟雀不懂人类的世界,你就不能说它们没有情感和语言。

        狮子是群居动物,王者为雄狮,誓死捍卫着他的家园。尝见一个狮群有几头雄狮为头领,以为它们是亲兄弟。后了解到,它们都是被逐出家门后流落江湖时结识的好伙伴,从此不离不弃,终身守护。这多像《水浒传》中流落二龙山的鲁达、杨志和武松啊,狮子也懂得患难见真情的道理。这样看来,人和动物其实没什么区别。高级都是自己册封的。

        电视经常报道世界各地战火连天的场景。我们为生活在战争漩涡中的人民深感同情。其实战争的根本还是为了争夺地盘和资源。一个狮群和另一个狮群的战争,是为了地盘;一个种群和另一个种群的战斗,也是为了地盘,说穿了是为资源而战,因为地盘越大,可供使用的资源越丰富。而部落和部落之间的战斗、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乃至国家和国家的战争,皆为资源、地盘、利益而争,有时候,地位其实也是一种地盘。这样看来,人性和动物性根本无二。

        有时候人不如动物。经常有报道,亲生父亲将女儿沦为性奴。这在动物界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雄狮成年后,会被族群赶出狮群,流落江湖,这看似残酷,实则是为了种群基因的延续和强大。大象族群,会接纳外族公象入群交配,但绝不容许已经成年被赶出族群的公象靠近,那怕公象何等依恋它的母亲。经常在电视中看到狮子来袭时,大象、野牛围成一个圈,成年雄性在最外围,其次是母性,最内层是它们的子女,铁桶一样保护着它们的希望和未来。而人类呢?大敌当前,各奔东西,如鸟兽散,还曾发生易子而食的悲剧,哪像野牛啊,即便冻僵在原地,也绝不会退缩、各自逃生。

        动物的协作精神极强。人群中经常出叛徒、内奸,而动物忠贞不二。羚羊跳涧,跳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气节,绝少苟且偷生之辈。一个狼群与另一个狼群,誓死捍卫自己的领地,绝没有哪个狼群的狼崽子偷生跑到其它狼群当内奸的,一个方面狼不会这样干,另一个方面其它狼群也不会接纳这样的叛徒,所以人们歌颂狼、赞美狼,才有了《狼图腾》的故事,有了《我是一匹北方的狼》的大美之歌。英雄人人崇拜,人把狼看作英雄,树立为英雄,目的也是让人们向狼学习,学习它们坚贞不屈、团队协作、攻坚克难、一往无前的精神。

        动物有江湖义气。狮子大战惊险刺激。但失败者乖乖让出地盘,远走天涯,绝不会出现什么诈降、佯攻等行为。有时在弱者面前炫耀武力,对方臣服便不再示威战斗。当年日本人侵略我国,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对俘虏,甚至对毫无反抗力和战斗力的妇女儿童,也大开杀戒,南京城三十万同胞血溅家园,何等冷酷残忍,由此可见,人有时候是比动物更阴险、更奸诈、更低级的动物。

        动物忠贞不二。经常有报道,一位老人去世,他的狗狗待在主人经常钓鱼的地方,不离不弃,坚守不舍。也有报道,狗狗的主人去世后,狗狗流着眼泪趴在主人墓地,不吃不喝,至死方休。多么伟大的坚守啊。而人类呢?在利益面前,兄弟反目成仇,夫妻各奔东西。其实人类对自己看的很清楚,“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在科技面前,人类也不能做大。大家都知道,地震来临前,动物迁徙,群雁起飞,它们有先知先觉。而人类呢,却是瞎子摸象,一塌糊涂,受到鸟兽嘲笑。由此可见,人类并不是事事高明。

        有篇文章说,《水浒传》中武大郎受够了他人欺负,以至于上千年背了个黑锅。武大郎是一个沿街叫卖炊饼的个体户,充其量也就是个摆地摊的,即没开店,也没能力欺负人,就这样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还死于非命,却被人冠以“武大郎开店,矮子先进”,把大郎塑造成了一个嫉贤妒能的小人,千年嘲弄。而西门庆呢,却没有一点骂声,反而还有人抢起了他的家乡,目的是借此发展旅游业。悲哉悲哉,就因为人类强大了,就像强人对待武大郎一样,让他蒙冤受屈,死了还给他栽赃,何况他还有一个顶天立地的武松弟弟呢!而动物无奈啊,分明正人君子,却被说成低级动物,口不能言,力无处使,只能见了狗屎绕着走,就像千年蒙冤的武大郎。而那些残害动物生命、以此取乐者,不也正是嘲弄武大郎的西门庆吗?

        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动物没招谁惹谁,却被冠之为低级。其实在动物界,也许人类早就被命名为低级动物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