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上,陈赓是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他在炮火与硝烟中度过了大半生,出生入死,迭克强敌,功垂百世,誉满中外。
作为人民军队的一员名将,陈赓几乎亲历了20世纪上半期中国的各种军事斗争。
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在和国内外各种对手的较量中,陈赓一步步成长为开国大将。
在革命的征程中,他形成了经过战场检验的、极具指导价值的军事谋略艺术。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重温陈赓大将的故事……
PART
01
浴血荣光:救命恩人陈赓为何弃蒋而去
陈赓是湖南人,家境相对于大多数战士都要好,因为他出生于地主家庭。
少时就一直在读私塾,13岁弃笔从戎。1922年加入共产党,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成为该校第一期学生。
还和蒋先云、贺衷寒并称为“黄埔三杰”,他是三人中名气最大的。
陈赓是黄埔一期毕业生,在黄埔毕业后一直受到蒋的赏识。
因为陈赓在东征作战中战绩卓著,担任连长的时候就攻无不克。当时蒋把陈赓这个连调为总司令部的警卫连,陈赓担任连长。
1925年10月第二次东征期间,有一次第三师和广东军阀林虎的队伍相遇,在华阳附近被围,情况危急。
蒋命连长陈赓去传令:不许撤退。
几个月前蒋与廖仲恺曾共同签署连坐法令,规定“如一班同退,只杀班长。一排同退,只杀排长。一连同退,只杀连长。
一营同退,只杀营长。一团同退,只杀团长。一师同退,只杀师长”。
但第三师在敌人压迫下已处于全线动摇之中,连想杀的人都找不着。
兵败如山倒之时,蒋还站在那里大声叫喊,陈赓见状上去背起蒋就跑,一直跑至河边上船摆渡过了河,方才脱险。
蒋后来感慨道:“幸仗总理在天之灵,出奇制胜,转危为安。”话虽这么说,却也知道是陈赓实实在在救了他一命。
但陈赓从内心看不起蒋,为什么看不起蒋呢?
1949年退到台的一位国民党军人,一位退役后的老将领曾经给陈赓的家里来了一封信。
他说,我的老班长当年就看不起蒋,就嫌蒋在作战指挥间隙打开收音机听上海的股市,认为蒋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升官发财,请走他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当年的陈赓是一门心思革命,进入黄埔军校。进入军校就是革命,就是解放,就是救亡。
但当他看见蒋校长在一边指挥作战,一边听上海的股市时,就知道蒋不是真正的革命者,不是他要跟的人,所以最后弃蒋而去。
陈赓离蒋而去时编了一个什么理由?
就像我们惯常的理由一样,老母病重,需要照顾。蒋微微一笑,批准了陈赓离开。
实际上蒋也知道陈赓要离开了,要走了,但是蒋没拦陈赓,知道拦也拦不住,陈赓就这样走了。
据陈赓后来回忆,以蒋那么聪明的脑瓜子,我编这个理由,他是不相信的,是骗不住他的。
1931年陈赓在鄂豫皖苏区作战,身负重伤,鄂豫皖苏区没有办法治好他的伤,只好把他秘密转移到上海,在一个跟我们党有关系的医院里治疗。
可是非常不巧,也非常倒霉,正好赶上了顾顺章叛变,顾顺章把陈赓给指认了,陈赓在上海被捕。
蒋一听说把陈赓抓了,大喜过望,下令给陈赓好好治伤,另外把他劝过来,不要跟着他们干了,陈赓丝毫不为所动。
一天,蒋身边的人兴奋地跟陈赓说,校长要来看你。陈赓坚持不见。来人说,委员长已经走到门口了,你不见也得见。
蒋进来后,陈赓怒目而视蒋也好长时间不语。
过了一会儿蒋才开腔"陈赓你瘦多了。"陈赓冷笑着说:"’瘦吾身而肥天下’,这是校长你教导我们的呀。
我看校长也瘦了。身为一党一国领袖你瘦了而天下更瘦这是为何呀?"
然后双方又是长时间不讲话。过了好半天蒋又劝道:"你写个声明认个错我会给一条很好的出路。"
陈赓接过纸大笔疾书,蒋还以为他真要认错。等拿过纸来一看鼻子都气歪了。满纸都是"打倒蒋""独裁不得人心"一类话。
蒋再有耐性这时也忍不住骂了起来"你中毒太深了,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后来每当有人问起这段住事陈赓总是说"早知道他那么反动就把他扔到沟里去了。"
蒋明白了,陈赓不想见他。蒋只有离开,跟身边人说了一句,好好给他治伤。
陈赓最终能从上海脱逃,今天,我们比较公正地审视那段历史,可以看见,是蒋放了陈赓一马。
如果蒋不放陈赓,陈赓是无法脱逃的。
蒋杀人无数,连与蒋长期共事,先后任黄埔军校教育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的邓演达,本不是共产党人,只是什么“第三党”,且还有陈诚在一边说情也不能幸免,坚决杀掉。
如此腾腾杀气,对被捕的共产党人来说,他的电报就是斩立决,唯独放了陈赓,为什么?
当然,一个原因是陈赓当年救过他的命,蒋还是念这个旧情的。
第二就是陈赓不仅在共产党军队中影响很大,他在黄埔一期,包括二期、三期的学员中,也具有重大影响力。
在这种情况下,蒋是不得不顾忌的,如果他把陈赓杀了,他在整个黄埔系中的威望都要受影响。
PART
02
386旅打的鬼子闻风丧胆
在抗战时期,陈赓领导的八路军386旅英勇善战,成为日军的眼中钉。
1938年春,晋东南“九路围攻”开始时,侵入北线的鬼子抓住八路军一个通讯员,第一句问话就是:“你是不是386旅的?”
他们被陈赓和386旅打怕了,又对386旅恨之入骨。
因为,抗战开始后,陈赓率领386旅驰骋在太行山,屡次痛打日军,奇功显赫,日军大受其“害”。
1937年10月,386旅一进入抗日战场,就以三战三捷闻名全国。
它先是在山西省平定县长生口的七亘村在同一地点两次设伏,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敌400余人。
几个月后,陈赓巧用“引蛇出洞计”,在神头岭设伏,两个小时肉搏加枪战,毙伤鬼子1500人,缴获长短枪500多支。
随后,又在响堂铺设伏,一个“口袋阵”套住500多鬼子,毙伤其官兵400多人,缴获汽车180辆。
为此,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邀请国民党高级将领现场观战,陈赓此战打得国军将领们“啧啧啧”地赞叹个不停。
这三战震撼了鬼子,也使得八路军声望大增。
一个月后,陈赓又在长乐村再次设伏,386旅歼敌2200人。
1939年2月,陈赓在冀鲁豫大平原的威县香城固再次隐蔽集结,派出小股部队连续袭击城镇要地。
鬼子被激怒了,开着8辆大汽车赶着追打,结果在香城固又落入“口袋阵”,一个加强步兵中队无一幸存。
鬼子在香城固遭打击后,第二天就愤怒地纠集70辆汽车,载上2000名精兵强将,出动坦克,拖着重炮,还派出5架飞机配合,企图报复。
其先头装甲车上贴着一副长长的大标语:“专打三八六旅”,沿途逢人就探询:“是不是386旅旅部?”
打听不是,汽车一溜烟就走。
一路上,日军纵然撞上当地别的中国抗日军队,几乎连看都不看,也丝毫不过问,一心要找陈赓复仇。
谁知陈赓已钻出包围圈,386旅向丘县转移了。
70汽车辆又追向丘县,可是,陈赓和386旅又突然转移至馆陶以北的尖冢附近,待日军追到尖冢时,386旅又渡过卫河,转移到了冠县。
结果,鬼子尾随陈赓追击了整整7天,还是一无所获,但仍然追赶不止。
随后,386旅每到一处宿营,第二天,鬼子的飞机必来轰炸,继之以炮轰和围攻。
可是当他们猛扑过来每次又都扑了空。
陈赓率领386旅就这样以徒步与鬼子的汽车赛跑,每次都机动地在宿营的当晚又转移了地方。
鬼子始终没有一次抓到386旅,最后只得恼恨而归。
一次,美国大使馆武官卡尔逊来到386旅考察,禁不住翘起大拇指,称赞说:“386旅是中国最好的旅。”
PART
03
7骗彭老总
陈赓与彭德怀,同是湖南湘潭人,同是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勋。
不同的是他们的性格:陈赓幽默风趣,爱开玩笑;彭德怀则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而陈赓与彭德怀这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却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
陈赓“骗”彭德怀,“骗”出的是亲密战友之间的无私关心和真挚情怀。
彭德怀被“骗”,被“骗”出的是革命家的磊落品质和高尚情怀。
1
遵义会议后,红军接连打了几个胜仗,红军总部进行了庆功会餐。
时任中央纵队干部团团长的陈赓在与刘亚楼、陈光、耿飚、王开湘、杨成武等分别干杯后,“玩性”大发,又“瞅”上在另一桌的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
他自己先倒满一大碗白开水,再为彭倒满一大碗酒,上前扭住彭德怀干杯。
在双方都一饮而尽后,突然犯疑的彭德怀将手指伸进陈赓酒碗一尝,知道上了陈赓的“当”,气得直骂“好你个瘸子陈赓!”
而陈赓就故意装成个瘸子样子,一瘸一拐地躲开彭德怀,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2
长征过程中,周恩来被确诊为肝脓疡,高烧40摄氏度,多日昏迷不醒,只得躺在担架上随三军团行动。
彭德怀为了抬周恩来和其他几个重病号,专门抽出40个战士组成了担架队,但犯愁的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担架队长:
这个人要不怕吃苦,又要有医学护理知识,这在红军干部里实在难寻。
正当彭德怀正犯愁时,陈赓跨进房门,毛遂自荐要当担架队长。
彭德怀不放心的说,你自己还是个瘸子,先保住自己要紧。陈赓拍拍胸脯,坚持说自己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时,挂过牌子开过医院。
除了拔牙、接生,别的都会,他能照顾好周恩来。后来,彭德怀也被陈赓的执著感动了,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终于,陈赓不负彭德怀和杨尚昆的重托,把周恩来安全地抬出了草地。
3
第三次、以球赛为媒,骗彭德怀赛场相亲
1938年,已年届四十的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仍是孤身一人。
陈赓想给彭德怀介绍了对象,可是怎样才能引起彭德怀对女性的注意呢?
这颇让陈赓伤了一番脑筋。后来,他了解到彭德怀喜欢打球,眉头一皱,一个“骗局”便计上心来。
1938年秋天,彭德怀从抗日前线回延安后,陈赓找到彭德怀,邀请他去观看球赛。
其实一开始,彭德怀是拒绝的,公务繁忙没时间。但是,拗不过陈赓的激将法,于是拉着陈赓直奔球场。
在球场边,陈赓并不看比赛,眼睛总是盯着彭德怀,想及早发现彭德怀对哪一个女队员感兴趣。
比赛快结束了,陈赓一无所获,于是球赛结束后,陈赓又特地请彭德怀接见运动员,而自己却在一旁细心观察,发现彭德怀在和浦安修握手时,特意夸奖浦安修球打得不错。
从这握手之间,陈赓终于发现了一点“情况”,提出要给彭德怀当介绍人。
在陈赓的精心导演和牵线搭桥下,彭德怀和浦安修见了面。随后,两人交往慢慢多了起来,感情也越来越深。
这一年的10月10日,彭德怀和浦安修便举行了婚礼。
从此,他们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一起走过了几十年漫长的人生道路。
4
中午开饭后,炊事员送上了一盘馒头和一木桶米饭,接着端上来一大盘香喷喷的清蒸桂花鱼。
彭总一边吃着,一边说这鱼确实不错,做的味道也好。不一会,管理员又端上来一大盘肉丸子。
彭德怀警惕起来,连忙追问陈赓从哪里弄来的肉丸子。
陈赓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辩解说这丸子是鱼肉做的,并没有额外破费。彭德怀夹了一个尝尝,确实有些鱼味,便不再吭声,大口扒饭。
原来,这是炊事员按照陈赓的要求,把鱼馅和肉馅混合在一起做的。
第三道菜是一只鸡,管理员不敢再往里端,直看陈赓。陈赓一使眼色,鸡也端上来了。
这一下可过不去了,彭德怀放下筷子,正色批评起陈赓来:“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
陈赓呀陈赓,我差点中了你的圈套。”彭德怀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端上来的鸡,硬是一筷子没动。
5
几个月后,彭德怀又来到陈赓的部队。这一次,陈赓则玩了个新花样。到了吃饭时间,陈赓叫人给他煮了一碗白水炖萝卜,而自己却扭身走开了。
彭德怀一见,感到很满意,心想上次挨了批,看来陈赓这次改了。
正要表扬一下,可就不见陈赓的影子。彭德怀正纳闷的时候,陈赓的警卫员支支吾吾地朝食堂里一个关着门的套间努了努嘴。
彭德怀觉得有些蹊跷,便推门进去,只见陈赓正躲在里面津津有味地大嚼烧鸡。
彭德怀顿时大骂起来:“好呀陈赓,你这狗日的,你给我吃白水煮萝卜,自己却关起门来吃好的。
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快给我拿一副碗筷来。” 两人连抢带拉的大嚼大吃了起来。
一桌子好菜吃到一半,彭德怀突然把碗筷一扔,又骂了起来:“陈赓,你这王八蛋,我像是又中了你的圈套!”听到这话,陈赓笑得把饭都喷了出来。
6
在朝鲜战场上,彭德怀非常辛苦繁忙。为了缓解打仗给彭德怀带来的精神压力,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一有空便拉上志愿军副政委甘泗淇等去彭总屋里下棋。
为了让彭德怀多赢点棋,高兴一点。陈赓总要向对手暗授“机宜”:要两负一胜。
一天,彭德怀在和甘泗淇下棋时,眼看要赢第三盘,盯着那个炮口下的马,紧张得不行。
可陈赓这时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突然大叫一声“马!”彭德怀急了,直骂陈赓是个狗头军师,不许陈赓再作提醒。陈赓故意激他,说彭德怀输不起。
彭德怀恼得把陈赓往甘泗淇的座位上一按,和陈赓开战起来。陈赓不善棋道,很快就败下阵来。
他举手做投降状,逗得彭德怀快活地哈哈大笑。
7
有一次,战地记者对陈赓诉苦,说已经跟了彭总三天,可他就是躲着不让照。
原来彭德怀不喜欢照相,一见有人照相,马上敛起笑容,扭头就走。
陈赓胸有成竹,说能想办法保证让记者照上相。记者还希望最好能让彭总带点笑容。
吃过饭后,陈赓拉上几位志愿军领导,围住彭德怀,提出要照张合影,留个纪念。
彭德怀看看老战友,只好答应,可就是不肯笑。摄影师有点着急,直看陈赓。
陈赓不慌不忙,讲述起自己的一个故事:有一年我在上海照相,照完一看模模糊糊。我问老板,怎么照成这个样子?老板说,你长得什么样,照出来就什么样。我才知道,原来是我长得模糊啊!
彭德怀一听,咧嘴笑开了。记者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终于照到了一张极为难得的彭德怀在紧张战事中笑逐颜开的照片。
1961年3月16日,陈赓将军因病逝世于上海花园公寓,终年58岁。有人言:陈赓将军之幽默,为大智大勇也。
大将之乐,乐在坚韧,乐在豁达
大将之勇,勇在无畏,勇在担当
大将之爱,爱在无私,爱在关怀
今天,让我们一起缅怀陈赓大将!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