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只是大多数

2019.09.09 阅读 136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题记

明天,就是2019年9月10,中国第35个教师节。猛然间记起,我已经工作整整26年了。26年,从青丝满头,到华发丛生;从体态轻盈,到身型臃肿。岁月,果然就是TN的一把猪饲料。

教师这个职业,最被人记得的时候,除了高考放榜、中考排名,应该就是教师节了。节前的预热从暑假就开始,各级各类的表彰指标分批次下发,条条框框、层层筛选、优中选优,最后就有寥若星辰的精英们骑白马、戴红花,光荣地在主席台上幸福地露个脸,接受鲜花和掌声的致意。大多数教师呢?他们依然在教室挥汗如雨,依然在办公室奋笔疾书,依然在走廊对学生苦口婆心,他们,不过节。

教师节,只是属于少数教师的节。

突然想起每次开学典礼和期中小结的时候,学校也会划指标、列名目,给学生评各种各样的奖,而每一次站上领奖台的,总是那些老熟人,鲜有新面孔。台下的大多数仰望着台上的极少数,除了羡慕,还有失落,也有疑惑:我也很努力了,为什么每次都没有我?当然,更会有希望:下次,下次,我一定争取得个奖。心里五味杂陈,手里却在响应号召,机械地鼓着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亦同。少数的还是那些少数,多数的还是那些多数。

很多事,不是你努力就一定成功。但是,你不努力,就绝对不会成功。努力,至少还有成功的希望;不努力,注定一点儿机会都没有。所以,不管是少数,还是多数,在努力的道路上,他们都从来没有过含糊。

  很惭愧,工作多年,我一直都是大多数。别人头上是光环越来越多,我是白发越来越多。是我不够努力吗?我也认真地爱着每个学生,也认真地投身教研教改,也用心地辅导青年教师,也积极地学习专业知识,也极为认真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可是,荣誉于我,就如今天我在校园里遇见的那丛彼岸花。

可是,做了大多数,我就不幸福了吗?

工作时,我就努力地工作,不求达于天地,但求问心无愧。每日与学生厮守,操心学习成绩,操心衣食住行,操心心理变化,操心行为习惯……琐碎的日常,每天都是满满的充实,不做就不习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每天习惯性地去做那些事,内心总是很充盈。内心充盈,难道不是一种幸福?

生活时,我就用心地生活。穿着舒适的棉麻衣服,清早起来逛逛菜市场,偶遇灵感,为家人精心做一道菜;闲暇的午后或者傍晚,烧一壶水,泡一壶茶,和家人,和挚友,呡一口茶,茶香在舌尖弥漫,甘醇在口中回荡,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那话里,仿佛都有了茶的清香;没有人的时候,独自泡一壶茶,抱着一本书静静地翻,突然有了想法,也来码几个字玩玩;晚饭后,和家人,和朋友,一起乡间的小路走一走,看看庄稼的长势,欣赏日落的辉煌,品品野果的滋味……世间事,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对不起,我只是大多数,为别人鼓掌的大多数。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用心地工作和生活。天空没有留下我的痕迹,你看见或者没看见,我都已经用心地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