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脚步总比想象走得快,转眼间,火热的夏季走了,秋天悄悄的来了,可杭州的初秋,知了仍在聒噪,酷热还在发烧,被杭州人俗称的"秋老虎"继续在肆虐,窝在城里真的有些难熬。何不出门与大自然拥抱,去享受山水间的清幽。

桐庐好地方,自古就被誉为钟灵毓秀之地,潇洒文明之邦。

在群主蒋慧和伟莉的安排下,乐尔群一行十二人来到风情小镇——芦茨,一个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来芦茨风情小镇,下榻浓情农家。

阳光初照,薄雾迷漫,溪流潺湲,沐浴在晨光下的芦茨,秀丽旖旎。

清沏的溪水,是芦茨小镇得天独厚的资源。

白云兰天,碧水红裙,翠竹摇曳,留住美的瞬间,让倩影镶嵌在青山绿水间。

芦溪映彩,花枝招展来亮相。

咔嚓声中,倩姿靓影齐争妍。

不负芦茨水盈盈,你方拍罢我登场。

装扮牛仔模样,可惜着装不像。腰间没有别枪,胯下没有骏马。

留个空白,群里美女来点评

看了芦茨溪边飞燕舞,不看滇池彼岸孔雀舞。

总是给他人拍照,自己很少得到对焦,不苟言笑是你的性格,兢兢业业是你作风,今天的笑容特别可爱!

高中上进好学生,

一心想入共青团。

当年团委不让路,

遗憾到今未释怀。

花衫红裙风中舞,多彩丽影映芦溪。此景只能画中有,富春江畔何处寻。

秋日晨光映芦溪,石阶倩影笑盈盈。把看靓照说美丽,美中不足少几人。

日落桐君晚霞红,河湾人家炊烟浓。秋风送、云为舟,载来锦江与阿荣,富春江畔齐相拥。

晚宴未开前,开心寻起来,摇椅荡悠悠,逗笑的照片拍下来。

酒未饮人先醉,是摇椅摧你睡,还是美人让你醉。

别看有点老相,

只是牙齿早衰。

如论打虎上山,

功夫比你来赛。

神采飞扬纤纤手,旗袍美女坐当中。

似有暖流涌心头,只见憨笑心不动。


你究竟有几个好姐妹?左边梨花带雨,右边桃李芳菲,还有彩云飞。

阿黎当年大姐大,吃喝玩乐一把抓。

如今在家买汏烧,孝女慈母众人夸。

河湾人家佳肴美,富春江里鱼虾肥。

日西落,夜幕垂,华灯初上,高朋已满座。佳肴香,酒满杯,笑声起,不以醉为乐。只为相聚乐其中。

把酒言欢千杯少,酒过三巡话必多。

陈年老帐掘一掘,戏谑调侃笑一笑。

莉花带睡,晓月出云,只为先敬大哥第一杯。三杯两盏落肚,大哥应酬拿捏有度。大姐螺蛳吮吮,冷眼静观左右,不怕风起浪涌,心似闲庭信步。

宴罢惜别欲挥手,依依不舍回杭州。

小妹激动拉衣袖,恳请阿哥慢点走。

大哥听了倍激动,情不自禁手颤抖。

大姐绫罗绸缎,大哥衣衫毕挺,一个是开怀热情似火,一个是含羞手足无措。

  严子陵钓台是富春江上边一处佳地。范仲淹曾有诗云:潇洒桐庐郡,严陵旧钓台,江山如不胜,光武肯教来。遥想当年严光先生喜欢在此隐居,说明这里一定是块风水宝地。

第三天我们顺路游览了严子陵钓台景区。

天下钓台知多少,严陵钓台第一观。

人生一世须隐忍,相处之道要隐问。无问子陵今何在,借得此君天下闻。

船在江中行,人在画中游。

五星红旗迎风扬,

群主船上求入党。

从此一心跟党走,

坚定护旗扛肩上。

手把红旗飒飒响,阿黎可是老共党。

古铜肤色黑脸庞,银发飘飘一边拢。跑过三江六码头,激浪扬帆大江流。

玲珑俏模样,古道热心肠。一个好群,离不开优秀好群主,你的每一次忙碌,都给乐尔群带来欢乐。

似一株素心兰,不用红粉装靓,却也恬淡静美。

游船飞驰,随风掀花裙,青山绿水作背景,不逊梦露风韵。

桐君山下江水长,钟灵毓秀美名扬。乐尔才女曰小江,钱江胜过富春江。

红妆是你最爱,就如内心热情温暖,因有你在幕后默默点燃,才有乐尔群的激情澎湃。

乐尔八美画中游,挥挥手,送出微笑一朵朵。

昨晚夜宴意未尽,今日举杯再延续。乐尔群众需努力,下回出游同欢聚。

立在船头吹吹风,观山阅水叙叙旧。

桥头是个好场景,自古以来趣事多。

我拿小阳伞,你穿花衬衫,耍子桐君山,沧波桥上拍照片,手扶腰,斜倾身姿微微笑。

过桥缓缓行,

叙叙同窗情。

回想青葱年华时,

同窗男女不动情。

而今沧波桥上行,

话说当年驿动心。

写诗要有朦胧美,给个背影留遐想…

富春江边添新景,三丁八媛当造型,学做网红一盆景。

摘下墨镜,记录真实的你,转眼多年后,银丝爬满头,沟壑更纵横,但愿微笑仍依旧,再来这里团团坐。

我们都是平凡人,虽无大境界,惟有诗意浓。同窗乐尔群,情似江河水长流,喜与山水共从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