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约会,现代人有很多方式。小资情调的吃吃西餐,罗曼蒂克的烛光晚宴,闲暇时光看个电影,听听音乐泡泡咖啡店。现代人活得有滋有味,古代人其实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封建。约会场景有情调,而且处处彰显着大大地浪漫。

最能体现古人约会浪漫的是《诗经》,孔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国风·邶风·静女》有语:“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娴静美丽的好姑娘,约在城墙角见面。约定的时间都到了,姑娘却调皮地躲到隐蔽的地方去了,害得小伙子抓耳挠腮地东张西望。


无独有偶,除了《静女》,诗经里还有一首《诗经·召南·野有死麇》“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小伙子约会手段很是高明,为了俘获姑娘芳心,森林里狩猎打死了一只獐子,然后用洁白的茅草包装成小礼盒放到了姑娘的视线内。情窦初开的女子碰到殷勤的美男子自然是怦然心动,两人亲昵时姑娘羞答答地暗示小伙子别性急,不要惊动了跟随的小狗。朴实率真的爱情像涓涓溪流缓缓流淌。

作为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似乎还没受到封建礼教太多的束缚和浸染,所以表现出来的爱情观很是朴素自然,纯情无限。但是宋代的朱熹大张旗鼓地提出存天理灭人欲之后,仍然有很多的爱情诗屡屡出现,特别是身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他的两首诗词难能可贵地再现了封建笼罩下的爱情浪漫。

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是《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其中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更是后人津津乐道的爱情名句。

另外的一首《南乡子》就更加令人刮目相看了。诗中言道:“好个人人,深点唇儿淡抹腮。花下相逢,忙走怕人猜。遗下弓弓小绣鞋。刬袜重来。半亸乌云金凤钗。行笑行行连抱得。相挨。一向娇痴不下怀。”约会的一对靓男美女,花丛下见面了,碰巧碰到了旁人走近。女孩子慌乱之下匆忙躲开,不小心跑掉了弓弓绣鞋。等行人走远了再次相聚,穿着袜子小心翼翼地一路跑过来,见到心爱的男子一下子就撒起娇来。那场面电影电视中经常出现,扑到男人怀里,搂着脖子不下来。一边亲昵一边说,你看都怨你选这么个显眼的地方,鞋子都跑丢了,走不了路了,我不管,你得抱着我。

时至今日,都有人怀疑一代宗师欧阳修居然会写出这么卿卿我我的诗句。其实读过《醉翁亭记》的都有共识,六一居士原本就是一个朴实率真接地气儿的好老头。

魏晋王璨《杂诗》云:“人欲天不违,何惧不合并”,如此看来,古人的约会也是浪漫的很呐。

郑重声明:美篇呈现的一系列文字皆为本作者原创首发,零散发表于天涯论坛,今日头条,企鹅号,百度百家和大鱼号等媒体平台。其他媒体或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