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9

图文‖汉晋斋

雨霏霏,四望迷蒙,砂石山路流着水,山岩湿漉漉的,褐黄的,青灰的,颜色更加深了,感觉那是打湿的宣纸上的彩墨,幻化成景。


郁茂的各种灌木丛包围着岩石峭壁,岩隙里钻出来许多草木,其中一溜蔓殃草木植物,悄然爬上灌木的顶部,殃须颤颤巍巍,略有所思,所盼,所想,寻觅新的攀登点,制高点,将心放飞,将情所依,怡然自乐……

那秧茎圆柱形,在青绿之中泛着微黄和淡褐色,犹如一条条动脉,所不同的是,不小心触破,流出的是白色的鲜血,显碱性,易灼伤粘膜一类,有保护自己的作用。可见,物之心语,物之所能,物有所用,释然悉奇,其妙可见。


是的,很妙!你看那一枚枚绿叶,酷似的心形,像是设计师的精心绘制,又像超写实的画师精微的笔触,茸茸的毛需微观才见,这便形成了细雨其上,一粒粒透明的雨珠因其摩擦力吸附,有的慢慢增大,像是闪灼的星星,像是神秘的晶状的立体的心,这样的心全面打开,绝不含一丝儿尘,映出纯净和唯美……

也不仅仅于此,从开始到现在,正如从六月开始到现在的九月,那对生的,披挂形的绿叶腋下,一簇簇白花争相绽放,一簇中,竞有十几朵,几十朵不等,它们那么小,那么细,那么弱,而花色却是那么白,白得使人心疼,那么纯,纯得令人动容,那么静,静得令人停止呼吸。


那小的白花有五个条形的花瓣,分别指着五个方位,是否可延伸至生活中的东西南北中,五行说,五味说,五脏说,五彩说……这些自然朴素的元素,从开始到现在,无不真切地存在,有着无穷的奥秘,引起无限的遐想,演绎自然千变万化的事物,甚至说之不尽的无法破释的原始密码。

那些小的白花就在眼前,就在蒙蒙细雨中,就在镜头的光影里,思绪随之飞去……


它们没有因为卑微而叹息,没有因为柔弱而苦恼,它们以惊人的毅力去攀登,它们悄然绽放自己的美丽,它们有自己的空间和色彩,有坚定的方向,有自由地欢畅,它们向往蓝天,白云,更向往远方!

现在,细雨中,这种白花随着秧蔓爬上了一棵柏树,静静地开着,有柏树的墨绿色衬托,花色格外白,垂下来,像一条飘动的纱巾,柏叶上的露珠也不时掉进花里。


在一拱形的灌木丛上,小的白花早早地占据了有利的位置,疏密、错落、纵横、无数的花,无数的骨朵,点点白,片片白,点点清露,片片雨珠。


花白花雨花露,花露花雨花白,像天河里的无形的星际,架起了天边的一座银色的桥。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 ,好像许多小眼睛。”


是的,像小星星,像小眼睛,像一颗颗天真烂漫的心!

此刻,这种花在家乡的路边,土坡,山间地头和院子里,也许一坐下来,就在身边,就在墙角,墙头上……


它的学名叫“鹅绒藤”,而乡人们却叫它“羊角藤”。因为一进九月,这花会结许多荚,朝上长,看上去似“羊角”,更接近于物的具体形态,是较有情意,温暖的植物。


在形成荚的同时,尖部还顶着小小的花序,其荚之大是花的数倍,常常被误认是绿豆荚。这些结荚里有许多种子,子卵状椭圆形。

秋末初冬,蔓秧叶子逐渐干枯,结荚进入休眠期,初春,受温度影响,结荚内的种毛澎涨,荚壳开裂,于是,褐黄色的种子携着白色的绒毛,纷纷扬扬向天空飘去,清影曼妙,一往无前,开始生命的另一场旅行。


这是后话,此景此情,非文字和影像可以表述。但不论如何,这簇拥的花儿在家乡的原野上,在当下的细雨中,鲜活灵动,花白花香清露坠,有着另外的姿态和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