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江苏无锡


我们行走于天地间,见山水,见众生,也见自己。看过世界,了解过众生的苦,才能更加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喜欢大自然间所有的花花草草。以花草之心待花草,以欢喜之心拍花草。


春天,在迎春花丛等春来,海棠树下醉花阴。

夏天,在蔷薇架下等风来,荷花池中袅聘婷。

秋天,中秋月圆桂花飘香,满城尽带黄金甲。

冬天,梅花在漫天雪花中清冽高远,暗香疏影。


一个人的心里山山水水越多,越容易对一草一木动情。而草木也是时光的印记,它代表了那个季节的冷暖交织。

或许,“这世间,注定有一些人,是独活而生。或许只是一株植物,为着自己的花开花谢。"


我想,我来这一世,不为别的,只为贴着许多温暖和美好。而这温暖美好里,一定有许多好光景,让我醉,让我痴,让我一生惦念不忘记。


很多时候,我们念起旧时光,清宁也美好。当时间的风吹开了岁月的门楣,我听见花开的声音,你的声音。


喜欢汪曾祺先生的书,字里行间的柔情,铺陈而出的坚定,似乎在对我们诉说着他眼里的那个世界,又似乎在告诉我们植物的那个世界!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


你说我在做梦吗?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 只记花开不记人,你在花里,如花在风中。


那一年,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


若我在临水照影里,想起你,若我在柳枝新绿前想起你,若我在一切无从说,说不好的美丽里想起你,我在那一切陶醉里,已非自醉,你可曾感受到,遥远的举杯致意。

一一《人间草木》

周日的午后,把女儿送走之后,一个人独坐在书桌前,看着一室的多肉与法师,发着呆。身边的音响里,放着巫娜的古琴曲。总是觉得不管多肉还是法师,它们都如莲花般有着深深的禅意,这或许也是我喜欢它们的原因之一。


虽然已经是白露的节气了,可是江南的气候总是不走寻常路,雨停之后,气温却又回升了起来。不敢给它们浇水,不敢给它们晒太阳,只希望它们能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个非常时期,然后在秋天热烈生长,默默的兑变成它们最美的样子。


很多时候看到别人晒多肉的美图美照,我也羡慕嫉妒,但是我并不爱。自己养的花草,就如同自己的孩子,再丑也是欢喜的。因为你与它们每一盆都是有感情有故事的,特别是那些陪你走过一年、两年、三年甚至会更久的……


养花养肉,最终养的是自己的心情。四季轮回间,它们承载了你太多的希望与情感,或许它们还曾听你诉说过心事,那些不能与他人分享的心绪。

孤独的人终究还是喜欢这样的独处,喜欢这样一室的安静,没有人打扰,内心也是自由的。可以想很多事,也可以随意的发呆,什么也不想。听时光在身边走过、停留,而我可以毫不在意。 “岁月静好",那么喜欢这四个字。而如今它就在我身边。 曾经那么用力想得到繁华与热闹,那么努力地活在人群中。最后发现繁华终究过眼烟云,而它们又从来未曾真正属于过我。热闹始终是别人的,而我只属于我自己。


与自己独处,与植物在一起,与简单安静在一起!

逝去的从容逝去,重温的依然重温,在沧桑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簪进岁月肌里,许它疼痛又甜蜜,许它流去又流回,改头换面千千万,我认取你一如初见。


我一直都错怪 是你带走了一切,其实一切本来就会离开,只有你如约而来。 无聊是对欲望的欲望。 我的孤独认识你的孤独。


在黑白里温柔地爱彩色,在彩色里朝圣黑白。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曾经知已再无悔,已共春风何必哀。 虔诚地呼唤风。那一刻,人与天有种神秘又真诚的交流。


光才是现实世界,而树木不过是用来反映和折射光线的间隔物。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

一一《人间草木》

一个人多好,自由自在,可以静坐、思考、写文、看书,或者只是纯粹的发个呆。


不知从何时起,我已不再羡慕别人的富有,也不在意她人姣好的容颜与伶牙俐齿的口才。


我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感受岁月馈赠给我的美丽。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很多时候,我们喜欢的也许并不是季节的更迭,其实是一种让内心明媚的暖意。

阳台上的书桌,是前年为养多肉而置办的。桌子上的多肉老桩也是前年旅游时从云南带回来的。它们曾经在我眼里灿烂过最美的样子,而如今它们仍然陪在我身边。


饭桌上的满天星装在我喜欢的陶罐里,他们已经从鲜花变成了干花,却依然延续着他们亮丽的色彩。


同一年从云南带回来的兰花,在微热的秋风中摇曳着它的身姿,一直都喜欢它的雅致与幽静。


空调上的吊兰,经过一个夏天,依然张牙舞爪的兀自欣欣向荣。喜欢它超强的生命力,只要一盆土一瓢水,便能翠绿整个四季。


小禅说:“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把自己活成一种方式,活得没有时间和年龄,这是最美的修为。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把光阴的荒凉和苍老做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


在这一室的植物里,静享岁月的宁静。倾听花开的声音,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