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逐浪,在那碧波里,她的一袭红衣,披散的黑发,仰头喝酒的潇洒,说到底,都是容颜里的惊艳绝尘,让那个唱着笑傲江湖的男子,从此牵肠挂肚再无可忘。

初遇,总是美好,一眼万年里,也总透着前世牵扯,有些人只是出现,便会被命运牵扯到红尘相思里,孤寂的心仿若一刹那有了一缕芬芳,缠于鼻息,愈久愈浓。

重逢时,若飞蛾扑火,要在生命的尽头追逐那一抹光,刻着宿命。


一星烛火,他剑锋突收,宁可自伤;他万针齐发,只为挡下险些伤了他的那根针;他在彩线的缠绕下走到他身侧,顺着彩线扯下他绣的飞龙,扯下半片衣襟。

他带着虽不言语却透着笑颜的他离开房间,在月色皓白里,踏着清风和着花香飞翔;在山色里看江湖,看篝火,看天下,在他的萧声里,透着酒气,吟着心篇,“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他握着他的手,那一刻,便是心意相通了。

只可惜,他不是他初问时的那个“姑娘你闺阁芳名”,却也要在人生朝露里,为他留下一刻千金。他为了他描眉点翠耳扣明珠,让自己的宠姬陪他一夜春宵,便也是自己许了他一生还满。


秘密,终会暴露。


“诗诗?“


“令狐冲?”


“东方不败?”


这一场江湖,他们论的是天下是是非是江山,但他心中却只想知道,他是不是诗诗,他想知道那份情,是不是真的,还是他的一厢情愿。


“葵花在手,天下我有”,他本可雄霸天下,他却成了他的软肋。

千军万马里,他也不过绣着金龙吟着诗篇,手中的针便是这世间最锋利的剑,却还是输给了这个无意闯入生命的男子。


说到底,东方不败,败给了心里的那片柔情。


她被他打成重伤,却还是固执想要知道,在他心里谁重要;他飞下悬崖,一把搂住如牡丹坠落的她,“告诉我,你是诗诗。”

那一刻,她眼里闪着光,仿佛生命里最初和最后的光,透着星辰大海。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推了上去,自己却坠落深渊。


那袭红衣,从此成了他心里唯一的色彩。


笑傲江湖,吟来讽刺,叹来悲痛,江湖之中,有几人真笑?

天下再无东方不败,只有一个没有名字的红衣女子,为一个男人弃了天下丢了性命却无怨无悔。


爱,是这世间无坚不摧的利器,直抵心扉。


情深不寿,红颜薄命,这,就是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