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三交口一带的上腊江、兵部站、凤凰寨,成了户外行旅者的热门首选,一是这里还不是圈地收费的风景区,可以免去门票,二是道路比较方便,就在辉陵公路的旁边,第三,更是因为这几个小山村的风景,一点也不逊色于周围的各个景区,红岩绝壁、太行峡谷、观景天台、挂壁公路,应有尽有!

      还有,前几天(19年9月3日)这里有一位女驴友失足坠崖,辉县市应急救援队队员郭强给我传递了照片,本编第一时间还发了一个美篇,报道宣传了救援队员们不畏艰难险峻,勇救坠崖人员的事迹。户外活动中,总有一些人有极其强烈的好奇心,越是出了事儿的地方,还越是招惹人。

      恰巧,辉县市立足户外9月7日有个“穿越五连洞,赏秋兵部站(也有叫做兵部寨的)”的徒步活动,我就立即报了名,还拉上我的户外伴侣郭老师一同参加。

      偏偏郭老师跟我说,那一带除了上腊江、齐王寨有挂壁隧洞,哪里还有啊,几条登山线路我都走遍了,怕是为了吸引眼球,胡诌了一个什么五连洞吧!他的话,让我顿生疑虑。

      但是人家公告里,明明就介绍说,的确有一段已经被废弃了的挂壁隧洞,我是深信两位立足群主绝对不会唬人的,到底有无挂壁隧洞,跟着走,探过去,不就知道了!

      

      下图就是我们在南湾桥附近,弃车进山的情景,我十分期待这次活动能够成为众多户外穿越行动中,值得回味的一次活动!

      一路拔高,不觉间已到了半山腰。回望北边的浩莽群山,但见一座孤峰独立于山脉之外,这座孤峰,太有点特立独行了吧。

      一路行进在灌木阴凉中,倒也并不觉得怎么累,尤其是这些俗名叫“萩”,学名叫胡枝子的野花,给我们增添了无尽的乐趣。

      “萩”——这是谁给起的名字哟?如此宜时宜地宜人!漫山遍野中,这种花儿最多,直接用“萩”来命名,这不就是把她当做了秋天里南太行的秋色精灵了吗?

         进一步拉近焦距,对着那座孤峰拍照。  

          放眼望去,四周全是这种名叫“萩”的紫色开花植物。

        还有这种紫菀,也是夹杂在灌木草丛间,十分耀眼。粉紫色的菊科花瓣,金黄的花蕊,这颜色的搭配十分柔和,让人不由的想,大自然真是一位掌控五彩缤纷各种颜料的调色师!

         同样都是紫菀,这一棵的花瓣跟上张比,显得纤细孱弱,可能是因为生长地点的不同吧,大自然是多么神奇呀!

       行至绝壁跟前,十分明显的小路痕迹向左转了弯,几个急性子便沿着左转弯的路,继续蛇行攀登。

       我和几位驴友先前听说,碰到绝壁的时候,应该向右转,灌木丛掩映着一个废弃的山洞。于是就停下来,小心翼翼的搜寻着,果然发现了这个洞口。回身向那几位喊话,他们已经跑的杳无音讯了。

           钻进洞里,借着微弱的光,到了那一端洞口,发现并没有可以行进的路,大家便都返了回来。

          后来跟群主打电话,群主说,就在洞口处,有比较危险的一段梯路,下一个凹陷处,继续前行,就会遇到第二个山洞。

        果然,外面是一番别有洞天的景象,跟其他挂壁公路一样,也是一种红岩绝壁上的透窗,可以眺望山下的情景。

          这是第二个山洞快走出洞口的情景,一束光照进来,可以窥见洞内阴森可怖的模样。这个洞比较长,中间还需要打开手机灯光或者强光手电!有几只蝙蝠被吵醒,吃惊的在洞里飞来飞去!

          我的户外徒步伴侣春生老师早有准备,带来了强光手电,这是他出洞后向洞外眺望。

          这一位驴友托顶着岌岌可危的巨石,是怕巨石压下来吗?

            这是第三个洞口,女驴友喜不自胜的在摆珀照相,春生老师没眼色,也立在旁边,不怕人家厌烦么?

          这一边的洞口,竟然还有灶台,可能是当年开凿此洞的时候,山民们搭伙起灶的地方。

          以下几张图片是第四个第五个山洞的情景,但见头顶上的巨石,裂开又宽又长的缝隙,似乎在不经意之间就会突然坠落一下!

          这一边也有另一个灶台。

           透过漏窗向洞外看,那座孤立特行的山峰,似乎触手可及。

          回望刚才的洞口。

          地面上不时会出现坠落的巨石,增添了一些恐怖、一些惊悚,于是有的人便促催着:快点吧,快点吧!

          有些地方十分低矮,需要弯腰前行!这是我对着前边的春生老师隔着一个透窗拍过去的情形!

          站立在透窗中,总会情不自禁的向外遥望。

          大家指点着对面的山谷、村镇。

          这是本人在振臂高呼!五连洞是真的,跟其他太行挂壁一样,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位驴友手里握着两根棍子,短的是登山杖,长的是够野葡萄的工具,一路上还有野葡萄呢!

          照片正中的这块巨石,已经摇摇欲坠,一头已经脱离了顶层,显示出来亿万年前岩层形成时期的水波花纹;另一头镶嵌在石缝中,只剩下借助某一种神秘的力量,就会立刻掉落下来的。

          本次活动还有几个中小学生也参加了呢!

          春生老师走出山洞后,仔细查看那些错落的岩层,但见每一层岩石都是呲牙裂缝的样子,好像随时准备着坍塌下来一样!所以每一个都是胆战心惊的。

          这一处的巨石,更是令人惊恐!

        透过惊恐万状的透窗,可以发现这些废弃的挂壁山洞是怎样的令人心悸,撩人心魄!每一个从这里小心翼翼走过的人,内心里都感觉无比刺激!

        不知怎么回事,最后一个洞口竟然有被堵起来的半截断墙,一定是当初还没完善,不让人随意进入的缘故吧!

          从这一边看过去,这洞口像是地下隧洞一样,最后出来的时候,还需要弯腰走出来!

          我们从立足户外的公告中了解到:这些挂壁隧洞,一直隐藏在此40年,是1976年,太行二栈上的兵部站、凤凰寨等村子的80名山民所为,当时是为了打通下山的路而修建的。

          而在另一边,上腊江的挂壁隧洞也在修建中,那里修好后,他们便废弃了这里,转而沿着崖边修了公路,借用上腊江的路就废弃了这些低矮危险、还需大量劳力修整的隧洞。这一搁,便是四十多年。最近几年,户外旅行兴盛起来,南太行的每一条古道、每一条天梯都被人从荒无人迹的深山了给挖掘了出来……

          这条隐身于此的挂壁隧洞就是这样被人所发现!

至此,五个首尾相连的挂壁隧洞全部走完,又惊险又刺激,更让人充分体验到了辉县人民干得好的伟大精神和神奇壮举,想来那几位走老路的先行者知道后,定会后悔不已的吧!

         走出最后一个山洞,竟然是平坦的可以走车的路面,他们几个人站在崖边,小心翼翼的向山外张望着:南湾桥、洪门掌、河西村、寨沟村……历历在目!

          因为是逆光拍照,所以这些原本十分耐看的峰峦,竟变得黑乎乎的。

          路边还有路沿石呢!右边的峰峦就是那座孤立的山峰了。

          这里的路基基本修好了。只是现在久无人过,荒草连连。

          这些废弃的山洞以及基本完工的路基,让人不禁感叹,勤劳、勇敢、无畏的太行山民们,是当年“辉县人民干得好”的最杰出代表,为了走出大山、为了跟外界沟通,他们曾经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呀!

          眼前的这个豁口,完全是人工开凿的,体现了“劈开太行山,开通下山路”的太行群众的雄心壮志!

         转过一个小山头,一碧清泓镶嵌在谷底!

          到这里看过来,你就知道这座水库为什么名叫“三交口”水库了。

         站在刚才的豁口处,回拍峰峦上的驴友们。

           从此以后,开始平切崖边已经被废弃的简易公路。

          前边的同行驴友是跟我们一同活动的新乡朋友,但他的老家是辉县前郭雷的,70岁的人啦,每个周末都要来辉县老家登山徒步。他说,这样的登山活动,呼吸清新空气、活动一下腰脚,愉悦身心,又不收费,何乐而不为呢?

          路边的野果子缀满了枝头!

          透过海棠果看过去,这里的路面已经人迹罕至。

        但是,一些诸如沙参、血参、鸡头参之类的中药材在路边却比比皆是,下面的沙参花朵一个个像小灯笼一样垂挂在枝干上,玲珑可爱的样子,让人爱不释手!

          对面的万丈红岩绝壁,也是给人震撼、壮观的感觉!

          野花和海棠果交织在一块,女驴友采摘着、拍照着。

          从这里俯瞰三郊口水库,更能全面了解其名字。上端继续延伸,一直抵达天柱沟,再往前就是另一座水库,名叫柿园水库;左下角这一端继续延伸,就是香木河,再往前边走,就是陈家院水库,陈家院水库的旁边也有一段挂壁公路。

              对面的山谷可以一直看到齐王寨。

          因为是手机拍摄,及时拉得再近,也只能很模糊的显示出来那条斜斜的横躺在山坡上的通往齐王寨的公路!手机的像素跟单反已经差不多了,但毕竟那么薄,焦距始终拉不开,所以远处景色是很不容易拍清楚的。

         还是再来看一看崖边的海棠果子吧,口渴的人可以随便拽下来吃,酸酸的,涩涩的。

          这一棵上的果子,把树枝压弯了。

          透过胡枝子遥望远处的红岩绝壁和太行峰峦,远远望过去,可以看到崖边也有一条二栈小道,跟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路,遥遥相对!

           一边是大山,一边是挂满了红果的山楂树,互相映衬,互相对望!

          不多远,就会有一个修建得十分平整的观景台!

          也有这种孤立的巨石,唯有胆大的朋友才敢立足其上。

           就在我给他拍照的同时,他竟然站立了起来。他自己稳如泰山,倒把看的人惊得屏息凝气,不敢声张!

          崖边靠里边是谷子地,金黄色的谷子快到了收获的时刻。

          崖边的这一边也是谷地,这一块是绿豆和谷子间种。我猜想,一定是先种谷子,谷苗出的不好,就补种了豆子。

谷子很不容易捉苗,墒情的好坏,气温的高低,土壤的松软与板结,都影响着出苗率,在小麦玉米高梁水稻这些农作物中,最数谷子佳姣(俗语,姣嫩而乖张的意思)了!而豆类作物的出苗率几乎可达到百分之百,黄豆绿豆豇豆四季豆……

          简陋的木栅栏,随意生长的牵牛花,构成了一幅太行秋色图!

         这块地里的谷子长势非常好,沾他的光,路边的牵牛花也开得十分旺盛。

            终于来到了三岔路口,没有经过五连洞,径直上到二栈上沿着公路行至此处的几位驴友,跟大家交谈着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呵呵!你们抄了近路不是?你们亏大了!

      由于时间尚早,我们就到处转悠着。

          从这里看过去,已经是三郊口水库这一端的末尾了。

          我在做一个动作名叫春燕展翅。

         西关 的朋友。

         春生的胆子小,只敢极小心的向山下张望,不敢做动作。

         这是我们中午吃饭的地方,十五元管饱,大米烩菜,由于近期大肉贵了点,所以菜多肉少!

        吃过午饭,带着吊床,转悠到一个柴门紧闭的农庄跟前。

        门口的柱子上挂着两个牌子,一个是青少年户外拓展活动基地,另一个河南省救援队户外基地。

          这课海棠果结的太多了,密密麻麻的似乎谁长得慢了,就没有地方了似的。

         躺了一会儿,就又到处转悠。这山间小径不是也很诗意吗?

          路边的紫菀开得真红火。

           这一块果园子没人打理了,倒成了野花的乐园。紫菀的花儿,像眼睛像星星,散在草丛里,还眨着眼睛跟你打招呼!

            横柯上蔽,野果碰头!

          村西的观景台上,一块巨石上的波状水纹,十分清晰的述说着亿万年前的故事!

          透过两边对峙的绝壁,俯瞰山下的香木河漂流渠道。

          一棵山楂树上缀满了红红的果子!

          在活动基地里,透过一片波斯菊俯瞰山下!

          拍照片要注意布局和映衬。上一张照片,我在左边放了一棵树,这一张呢,就让右边出现一棵树。

              这一张,几朵稀疏的波斯菊,一枝成熟的海棠果,映衬着一层层断崖,三交口水库只露在一边三分之一的地方。

          远处一朵云,孤独的飘零在湛蓝色的天空,正应了《菜根潭》里“孤云出岫,去留一无所系;朗镜悬空,静躁两不相干”那句话! 是呀!户外活动所追求的,不正是这种超尘脱俗的境界吗?!

           又是斜斜的木栅栏,我是故意斜着拍过去的,像这种木栅栏,拍的太端正,就不太自然了。

        从这一角度拍过去。

        这种花朵名叫波斯菊,很多人把它叫做格桑花。其实,格桑花是藏民对所有叫不出名字的野花的总称,而这波斯菊呢,有名有姓 的,怎么也被称为格桑花了呢?

          下午三点,我们开始沿着一个幽深的峡谷下山。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十分轻松,因为今天的徒步路程只有大约八九公里,属于休闲活动。

          原先因为9月3日的坠崖事件,大家还想着路途可能会很惊险的,其实,都是一般的休闲线,怎么会坠崖呢?

          就有朋友说,咱们南太行一带出现的坠崖事件,以往全是驴友不慎,几个人相跟着攀爬十分惊险的要命悬崖,而不小心坠落的,而这一次竟然是散步的两口子,让人不可思议!

            大家边走边议论,有朋友就说,在个保险吧,入了保险就保险了!其余的人就笑:那就多入几个保险,入二十多个保险,还能把户外徒步当成发财的门路呢!有人就又大笑起来!一对夫妻男驴友就对老婆说,给你加入二十个保险,就咱俩,咱们一块儿去户外散步可好?老婆就打趣说,你把我当傻瓜杀害我呀?

           山谷里便充满了笑声……

           这种绿意葱葱的之字形下山小道,旁边还有潺潺流水声,有驴友们的放浪说笑、自由交谈,还有音响里面的动听歌声,有啾啾鸟鸣,还有翩翩飞蝶,您说,这不正是我们向往的理想生活吗?

        两山对峙,一线狭缝,这不是大自然在精彩造化么?

          对峙的绝壁壁立万仞,高不可攀,一个人走的话,可能还会有点恐惧阴森的感觉!

          山石狰狞,个别地方还有渗水湿润了红岩。偏有一些植物生长在这绝壁上,让人感叹生命力的顽强!

          走出一线峡,又一个峡谷的正中,有一擎天柱独立在其中!

           这一石柱,跟天烛石,跟关山里面的天柱峰,跟天柱沟里面的石柱,竟都基本一样!

        从这一侧面看过来,倒像是什么盼夫石了,望夫柱了。其实,南太行一带,光是兵部站这一溜太行二栈的崖边,类似的石柱子比比皆是,要有上百个呢!

        下山走到半路,已经快要到三郊口水库了。

          上一张,这一张,在拍照的时候,都用一枝树干来做映衬,这一张的左上角是一枝油松。

          终于下到了辉陵公路边,一看时间,才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四点整,乘车回家。整个活动全程不过10公里,爬高不过三百米,一点也不累人。

        既看了太行大峡谷,又看了红岩绝壁,尤其是穿越了隐藏在绝壁下四十多年的挂壁隧洞,还有数不尽的野花野果,感受着南太行的斑斓秋色和大自然的无限馈赠,非常值!

每一次户外活动,都让我从大自然收获很多东西,这一次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