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金海炎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对于贾元春来说,什么王权富贵,都是过眼云烟,非她所愿。而那粗茶淡饭,天伦之乐,才是她心心念念一生的所在。

《红楼梦》里,贾元春是贾政、王夫人的嫡长女,她生于正月初一,因此取名“元春”。

  贾政为人谦恭厚道,王夫人亦是四大家族嫡女。元春自幼又是贾母教养的,更是平添几分不凡。因“孝贤才德”选入宫中,先做女史,后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

想象中描绘出少女元春的模样:端庄高贵、性情淑慎、又不失机敏。“三春争及初春景”,这样出众的女子,为了家族的荣宠,一朝进宫,与家人分离。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围”,元春的少女时代早早就结束了。十几岁入宫做女史,二十几岁封妃,也曾“显极荣华正好”,可惜终究是“虎兕相逢大梦归”,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即使是那“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富贵风流、繁华盛极之时,也不无沉痛地说:“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终无意趣。”

  从元春离家的那一日起,就注定再也没有机会享受到家的寻常温暖。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是她的心里,却是无比眷恋着亲人。

那一场省亲,或许是她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

看那一回热闹的文字,极言其身份的尊贵。

少时便来了十来队,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一队队过完,后面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缓缓行来。

  真是太平景象,富贵风流!然而在这繁盛之极豪华富丽之中,元春坐在轿子里却“默默叹息奢华太贵”。游幸过程中,她虽“极加奖赏”,同时也劝“以后不可太奢”,并再四叮咛“倘明年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

清醒俭省的元春,让人心生敬意。其谦恭和平,亦是可圈可点。

筵席之上,元春传笔砚,亲笔赐名、题诗。以“才选凤藻宫”晋封贵妃的她,面对姐妹们却是如此谦和:“我素乏捷才,不长于吟咏,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她让姐妹们作诗,元春挨次观看,称赏一番。又特别赞了薛、林二位表妹“与众不同”,可见其知才、识才。

元春也爱才、惜才。听戏时,她特别欣赏龄官,一点都不吝惜赞赏的言辞“龄官极好!”、“甚喜!”,命“不可为难这女孩子,好生教习。”还额外赏了龄官两匹宫缎,两个荷包,金银锞子食物。

这次省亲,是她漫长寂寞的宫庭生活里一丝难得的欢娱,以至于她回宫后还念念不忘,命探春依次抄录妥贴,自己编次叙其优劣。又命在大观园勒石为千古风流雅事。这还不算,她想起大观园景致,那由她亲自赐名的所在,自己无缘居住,却要“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于是将它赐予了宝玉与贾府里那些美丽的少女。

宝玉以绛洞花主自居,然而,元春才是真正的惜花护花之人。

元春下旨,让姐妹们搬进大观园读书,是她对姐妹们的体谅和爱护。这份懂得,感人至深!

她为众姐妹们营造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世界,一个青春的乐园,爱与美的王国,是她对青春的礼赞!

  最难得的,元春对自己至亲至爱的那种牵挂与依恋。省亲那次难得的相见,她一手搀着祖母,一手搀着母亲,相顾无言,百感交集。为了安慰长辈,忍悲强笑:“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不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回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来日渺茫,不禁哽咽。

  她已贵为皇妃,却还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其真性情,让人感动!与她相比,总觉得贾政那番陈词,迁腐谈漠得令人生厌。

“臣草莾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

……

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懣愤金杯,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元春对宝玉姊弟情深也是令人感动。未入宫时,她念及母亲将近年迈才得一子,所以对弟弟万分怜爱,亲自为宝玉启蒙,三、四岁的宝玉,已有姐姐教的几本书、数千字在胸了。进宫后还常常带信对父母说:“千万好生抚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信中把她对宝玉的深情述为“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

她下旨令姐妹们住进大观园时,还不忘特意交待让宝玉也随姐妹们入园读书,真是用心良苦!

省亲之时,元春对宝玉的痛爱更是跃然纸上:“携手拦于怀内,又抚其头颈”,说着:“比先时竟长了好些……”,一语未了,泪如雨下,长姊的爱意绵绵!

大家只看到她高高在上、端坐在凤椅之上的无限风光,没有人知道她封妃背后的艰难与辛酸,她用自己的青春才华,换来了家族的荣宠,个中况味,只有她一个人品尝。

“含情欲说心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多少委屈,又敢对何人言说?

  在元春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更为健全的人格:没有迎春的懦弱,惜春的孤介,探春的未世之痛。只是这样的元春,也难免“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这悲险之至的谶曲,早就写尽了元春命运的结局。

梦醒魂归处,无处话苍凉!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对于贾元春来说,什么王权富贵,都是过眼云烟,非她所愿。而那粗茶淡饭,天伦之乐,才是她心心念念的所在。

(摘自《少读红楼》书评)

2019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