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前山的热闹与喧嚣,九华山后山的九子岩却有些清静。然而这里的美景却并不逊色于前山。

  九子岩景区集自然风景和佛教文化于一体,是整个九华山的灵魂。 景区气候宜人,景色绚丽,文物荟萃。园内奇峰峭拔,怪石嵯峨,岭岗横亘,盆地错落,重峦叠翠,集峨嵋之秀,华山之雄,天然画图赏心悦目。唐代大诗人刘禹锡《九华山歌》第一句"奇峰一见惊魂魄”说的就是九子岩最高峰天华峰。而被诗圣李白形容为"天河挂绿水"的七布泉是景区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落差80余米,七折而下,她的美丽与壮观,已不能用其他任何华丽辞藻所形容。由于久旱无雨,此次无缘得见。

  这里是九华山佛教文化的发源地、发祥地。远在唐代金乔觉遍游中国名山大川,最后卓锡九子岩,参修佛学,终成正果,至今尚留有"金地藏第一修行处"。随后,九子岩华严禅寺成为九华山历代高僧大德修行参禅的场所。清末,华严禅寺受御封,创办了中国第一座高等学府"华严大学"又名"广化院"(即广教众生的意思)。

  千年前的异国王子,舍弃荣华富贵的生活,漂洋过海,历经万难来到这个荒山野岭,一坐就是九年,餐风饮露,打禅诵经,后至化城寺,开辟了九华山地藏王道场和九华山佛教文化。其心之诚、其志之坚、其性之灵决非凡人所有!

  如今我们来到佛陀当年打坐之地,感慨万千。

  来到九子岩,不能不说双溪寺。能在九华众多寺庙中声名鹊起,源于大兴和尚。大兴和尚原在九华山百岁宫出家,1958年居于双溪寺。大兴和尚一生积德行善,疯疯癫癫。圆寂后坐缸三年,开缸时肉身不腐,被佛教界誉为地藏王第三代应身,装金供奉。这座建筑就供奉着大兴和尚的肉身。也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尊肉身和尚。

  在上山的路旁,有一块巨石突兀石阶旁,石上刻有“问心石”三个大字。来来往往的信男善女以及过客,面对此石,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扪心自问,思己过而发善愿!世事难以尽如人意,只求做到无愧于心,心念复杂,善恶相加。我以为面石“问心”只是提醒世人要弃恶扬善,问心无愧!

“谁为知己”?或夫妻、或挚友、或同志!?也许都不是!正如大兴和尚生前口中一直念念有词“空、空、空”那样,有乎?空也!

  好个清幽之地!

  心静则心平,心平则身灵,身灵则脑清,脑清则无杂念,无杂念方悟真谛!

  沏一杯佛茶,与佛结缘;抚一杆修竹,得享禅意。山上的一个小小的盆地里的那片佛茶园旁,修竹林里,竹制的小茶楼不时的飘出屡屡茶香。闻香品茗赏竹,听涛观景诵经。

  这是国内唯一一座为犬而建的宝塔——谛听塔。谛听是佛门传言和民间演绎而存在下来的一个图腾和圣物。 谛听传说是地藏菩萨的坐骑,谛听的原身是一条白犬,因为地藏法门以孝道为基,狗性忠诚,就如同文殊之狮子表智慧,普贤之白象表大行一样,地藏之谛听表忠诚不二之心。金地藏出家的法号为地藏比丘,携带自己的白犬善听,航海来到唐朝求佛,在开元朝末年在九华山结庐修道。开元二十六年七月三十,地藏比丘圆寂,世寿九十九岁。在当时,大家都认为地藏比丘是地藏王的化身,来到中国是来感化世人,带领世人解脱,同生极乐国度。所以大家称其为地藏王菩萨,而随他一起来的那只白犬,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地藏王菩萨的坐骑,神兽谛听。它具有保护主人、驱邪避恶、明辨是非之神威;兼备通晓天地、广开财路、济运呈祥之灵兆。


  一个佛字写尽信众对佛陀的膜拜与顶礼;一个佛字颂赞菩萨对众生的庇佑与悲怜!这是一个很独特的人形佛字。

叶绿花欲红,

云白天更蓝。

有房黄如杏,

虔心好问禅!

  “觉”有觉察、觉悟两层意思:觉察即察知恶事,觉悟即开悟智慧。佛家说:会得真理以开真智为“觉悟”。“岸”即彼岸。

从烦恼的此岸到觉悟的彼岸,是需要一种大福报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逐一告诉了我们走向彼岸的方法,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具备的一种福报,但前提是:做,才能得到。 觉悟的彼岸,也许并不遥远:一善念的当下,一个放下的瞬间,一个不悲的回眸,一个不贪的前瞻,一个心中装着众生的胸怀!

  离开九子岩,天色渐晚,暮色中看着一个个僧侣身著黄色袈裟的背影,渐渐地淡入绿树与梵音中,一种莫名的空寂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