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黄河泪】

原创!桂花飘香

编辑:桂花飘香

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9月8号

前言

奶奶的故事,是日军侵华时的一苦难史,她用她坎坷的一生控诉了日本军阀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控诉了蒋介石不顾老百姓的死活的荒诞战术!这段历史,河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也不会忘记!!……

祝寿

第一篇

今天是八月十五,我们一家人又给奶奶过生日了,我的奶奶叫徐树花,她今年九十六岁,耳不聋眼不花,勤劳善良,心灵手巧她还给我们做虎头鞋,虎头帽,我们穿的棉袄棉裤都是她给我们做的,非常暖和,她一双天足,走起路来稳建有力,中等个头,丰满的身材,高鼻梁大眼睛,虽然年记已高但看出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女,奶奶的生日非常热闹,父母把饭菜做的很丰盛,姑姑叔叔和亲戚都来了,奶奶非常高兴,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吃饱喝足,就围着奶奶叫她给我们讲故事,她的故事虽然听了几遍了,可还是愿意听,奶奶一生漂泊,孤苦伶仃,已经不记得哪天生日了,我父母就把这天定为她的生日。

身世

第二篇

奶奶说她不是山东人,她老家是河南济源双土村,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家有几亩良田,一个黑砖黑瓦的四合院,雕梁画栋非常阔绰的人家,家景富裕,是远近有名的好人家,父亲叫徐文,是个教书先生,母亲叫王诗晴是父亲的师妹。都是为人师表,受人尊敬的师长。我是老大叫徐树花!那年八岁,妹妹叫徐树叶,弟弟叫徐树新,奶奶说起她的身世,是那么平静。就像在说别人的经历一样从不掉眼泪,她说她的家乡在黄河下游,家乡非常美丽,富裕!那里的乡亲都很友善,和蔼可亲,那里肥沃的黑土地,能种小麦玉米!大豆高粱,还有聞名的黄河大米,温顺的黄河水浇

灌着这片富饶的黄土地,年年都是大丰收。

一九三七年,日本鬼子打进了中国,一九三八年占领了中原,那时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在一次和日本鬼子殊死作战中,蒋介石选择的一次错误的战术,炸开黄河用黄河水淹灭日本鬼子,就这样我们逃了出来,我们的家园没了,爸爸和奶奶没能逃出来,我和母亲从此走上了逃难要饭的路,来到了山东。

抗战

第三篇

一九三七年日本鬼子打进了中国,一九三八年占领了中原,日本鬼子所到之处烧杀抢夺,奸淫妇女,见了女孩就塞古塞古的有,吓的女孩脸上摸灰,不敢出门。

一九三八年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五月十九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珑海线西犯,郑州危机,武汉震动,一场殊死作战开始了,六月九日,我军被困一五九高地三天三夜,弹尽粮绝,蒋介石便想出了这个馊主意,下令炸开,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十七公里处的渡口,花园口,用黄河水淹灭日本鬼子,决定一下,各村村民连夜撤离,那时我们一家五口人,奶奶,爸爸妈妈,还有我,妹妹,弟弟。当父亲把我们送上一处山梁,又回去背奶奶时,这时的黄河水就一泄千里,房顶树梢就不见了,村庄成了一片汪洋,尸体被水冲的翻滚着,哭喊声一片,惨不忍睹。

我们的家没了,父亲,奶奶被冲走了,什么也没有了。

听说那次消灭日本鬼子20000多人,中方老百姓损失89万人,逃出来的百姓流离失所,卖儿卖女,逃难的路上死伤无数,我们的家乡成了黄泛区,回不去了……

逃难

第四篇

从此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妹妹,走上了逃难要饭的路,一路的难民涌向山东,我们一路要饭,住人家门洞,庙宇,五月天黑夜寒冷,我们只好依偎在一起,面对这突然涌来的大批逃难人,并不富裕的山东人,都难以应付,家家关门锁户,我们不知要走多少路才能遇到一户好心人家,“大娘,大爷,行行好,给口吃的吧,要不小妹,小弟就要饿死了,救救我们吧!”我不知要说多少好话,才要的一块半快的窝头,煎饼,小弟饿的直哭,小妹饿的走不动路,我们只好先喂了小弟,小妹,我和母亲只好忍着,我们一路逃要还要防狗咬,我们怕极了,母亲手柱棍子,一边打狗,一边艰难的往前走,就这样我们还是经常被狗咬伤。

逃难的路上,偶遇上几个老乡,都潸然落泪,打听家乡怎样,有人说在村北的老君庙里,有刚逃难过来的老乡,我们晚上到那里打听一下。

老君庙里不大的地方,已经聚来了好多河南人,我们听刚过来的老族长在说,这次蒋介石用水淹日本鬼子,虽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最终没有协制住日本鬼子,武汉没有守住被日本鬼子占领了,我们毛主席领导的军队还在顽强抗敌,咱们家乡逃出来的青壮年都参加革命队伍,毛主席说了,一定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让我们回归家园,。!

大水还没退去,我们有一千二百万难民都在流浪,一路上遇见有几个老乡就死在路边!我们的徐二叔没了我在路边看到了他,我把一件衣服,盖住了他的脸,听后我们都号啕大哭,老族长说一定要把孩子们保护好,以后一定让他们回到家乡,。

恶梦

..第五篇

一天,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这里叫王村镇,我们进了一家店铺,这里是做粮油生意的,一个胖胖的老板娘,一脸的烦感,我们苦苦的哀求,才给我们一点吃的,母亲让我看好弟弟,妹妹,说一会儿就回来,我答应着,可是母亲回来时,却对我说“”妮!你在这里呆几天,过几天我来接你。我一听就哭了,娘!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娘!……你“是不是把我卖了吧”呜……呜呜呜……娘,娘你不能卖我,我不能离开你啊!不能离开你啊!娘……娘!呜……呜呜呜……我还要和你一起照顾弟弟妹妹啊,娘!我不在弟弟妹妹怎么办!怎么办啊!呜……呜呜……我声嘶力竭的哭着!跪在地上抱着娘的腿,摇晃着希望母亲改变主意,可是母亲却狠狠的说,你怎么这样不听话,你想气死我不成啊!不卖你就卖弟弟妹妹,我……绝望了,……“呜呜……呜呜”弟弟妹妹那么小怎么能卖啊!“”我终于妥协了,……“娘!”还是卖……我……吧!……呜……呜呜我!我……听话……这时母亲也泣不成声了,娘摸着我的头,给我擦去了眼泪“”妮,跟着我你会饿死的,你就留下吧,娘不在你就是大人了,一定不要哭,好好的给人家干活,我会来看你的,等我们家乡解放了,我一定来赎你,“”。

这时老板娘也阴阳怪气的叫她家的一位做家务的下人,“”吴妈,去给这孩子洗洗,臭死了。“

母亲走了,我的心像阴沉沉的天,满眼的泪水,咽向肚子里去……

“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娘突然问我“徐树花”我答到“来拿着被子,跟我来”接着递给我一床破被子,。

跟着老板娘,我来到了一间小房子里,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土炕,“这就是你住的地方”老板娘说完离开了这里,……

这是间不大的房子,四面墙黑糊糊的,有个小土炕上铺着草,地上有个木垛还有个破碗,看来是曾经有下人住过。

我把被子放到土炕上,呆呆的坐在这里,想起娘,想起弟弟妹妹,我的泪如泉涌,娘现在在哪里啊?弟弟妹妹是不是又在哭着找我,叫我,我好想她们……

这时有个小男孩,蹑手蹑脚的来到这里,他身穿小唐装,头留着一条小辫子,脚穿虎头鞋,一看就知道这是这家少爷,“我姓王,我是老大,我叫王智,我还有,一个妹妹,叫王慧,弟弟叫王勇,”你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我叫徐树花,他问我“你为什么要饭啊”我说了我的遭遇,他很惊讶,“以后有什么事可对我说,我似信非信的”看着他,晚饭是老板家吃剩的,我好饿啊,我一通吃了个精光,。明天……明天……不知怎样……。

黑店

第六篇

这是家不算很大的店铺,坐北朝南的门头,一个醒目的大牌子挂在店门的上面,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王记粮油》。

店里面修理的还算阔绰,白色的天花板,四面墙上刷的很白,显得干净漂亮,进门迎面是柜台,柜台上摆放的是一个台秤,一个很长的算盘,还有一摞账本,柜台里面,右面放满了各种米面,有小麦白面,有玉米面,还有小米,大米,各种豆类,都放在木制的罗具里,摆放有序,左面是油盐,酱醋,醋都是装在桶里,用小提子卖做标准,。老板爷就坐在柜台里面天天应酬着顾客,。

老板爷叫李长顺,瘦长的身材个头一米七左右,白淅的脸庞,浓眉大眼,身穿一件蓝布长衫,略显肥大,对来的顾客彬彬有礼,说话客套,。

老板娘是这家主角,叫王荷花,她老牧神算,她身体肥胖似臃肿,似有一米六左右,一张大饼似的圆脸,眼睛外凸,像蛤蟆眼睛,大嘴,一口呲牙,一双缠足似榔头,上身常穿紫绸搭襟长褂,下身蓝色的丝绸长裤,脚穿藏青绣花鞋,走起路来头重脚轻,晃来晃去的,说起话来凶巴巴的,好像老板爷也怕她三分,常常就是里外两张脸,见了人笑嘻嘻的,回头就骂人家,真是奸商,奸商啊,千方百计掏空人家手里的钱,才方罢休,这家还有一位瞎眼的婆婆,那是老板娘的亲娘,别看她眼看不见,但是管事不少,常常问今天挣了多少钱,对女婿常常呼来喝去不满意,“你天生贱骨头不会做生意,卖东西不缺斤少两哪能赚钱,吃着我们家的饭,不好好的干,就给我滚!“”看来这女婿是倒插门!在这里也挺吃气的。

这家还有三个孩子,大少爷九岁他叫王智,长的挺随老板爷,眉清目秀的,还留一条长辫,天天穿着华丽,说话和气,心地善良,比我大一岁。

老二也是个男孩,今年七岁,是个很倔强的男孩,调皮又好惹祸,常常在外和小伙伴打架,一些穷人家孩子都躲着他,因为他打了人家他娘从不道歉,她娘挺喜欢他的,说他一定能成大气,能继承家业,他经常把穿在身上的衣服搞得赃兮兮的,,爬树摸鸟,把衣服都挂破,家里的锅碗瓢盆,都能敲出音乐,是个作的不得了的家伙。他们哥俩都已经上学了

老小是女孩,叫王慧今年六岁,倒长的挺像她娘,即丑又野蛮,天天穿红戴绿,头上能扎几条小辫子,缠一双秀足,穿一双紫锻绣花鞋,天天以足为美,看着我的天足,撇嘴,鄙眼的。她还没上学,天天在家撒娇撒泼的,一点不顺着她,就哭闹没完,常常揪我的头发,揪我的耳朵,我都不敢还手。

一大早天还嘛嘛亮,老板娘就把我叫醒,搬米搬面,提水,提油,不开门前就,要把各种粮油备齐,都要经过老板娘再加工了,我看到老板娘上面粉中再加上不知名的什么面粉,酱油里加水,再加盐,这些是我偷偷看到的!。老板娘把我呼来喝去,累的我晕头转向的,干完这些活,就是打扫屋里屋外,柜台桶具都要擦的铮亮,然后才开门营业。

苦力

第七篇

起来了,天还没亮,老板娘就把我叫起来,“今天早上还是像昨天一样,做完了这添制!就去磨坊磨”面“

我一骨碌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又开始了干活。

饭后,老板娘便把我叫到了磨坊,这里是王家的后院,阴森,幽静,有几间作坊,院子里就是参天的大桐树,还有秋树!磨坊很宽敞两大间!这里有一盘大石磨,有一大头咕在磨面!他们家的面都是自家加工的,“小姑娘,你是新来的,有一伯伯正在磨面,往磨上加小麦,”我耷拉着脑袋一声也不想说话,离开了娘,我就像丢了魂似的,“小姑娘我在这带你三天我就要走了,这都是老板娘为了省钱啊,都叫你干了,可怜你才多大啊,就叫你干这么累的活啊,哎,孩子,咱们穷人没办法啊”!三天后好心的伯伯走了,给我留下了他的一件旧棉袄,说以后冷了会用的着的,沉重的小麦我只好用簸萁一下一下的往磨上加,磨下来的糁子再在一笸罗里罗出面来,繁重的磨面就这样一遍一遍,重复着,直到小麦全变成麸皮才算完了,我忙着累着,天天想着娘,弟弟妹妹,脸上泪水,汗水,都把眼睛快糊住了,忽然听到少爷在唱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这是少爷放学回家了,少爷是个好人,他每次都会偷偷来看我,他的铅笔头读过了的书,都送给我看,有时有好吃的!也会偷偷给我偷点来,他悄悄又来了,他告诉我,先生教他唱新歌了,还说日本鬼子快打过来了,毛主席正在号召全国老百姓起来抗敌,毛主席带领百万大军和鬼子浴血奋战,捷报频传,已经消灭日军好几个团,打的日本鬼子连连败退,咱们这里正在修建防护墙,南墙北墙都修的很高了!鬼子要来了他们进不来!就消灭了他们!,我听到了这些消息我高兴极了,我多么盼望家乡快解放啊,……

皮鞭

.. 第八篇

磨坊的墙上挂满了很多工具,有罗子,笤帚,葫芦瓢子,这些加工面粉都经常用的着,还有一条打驴的鞭子,被厚厚的尘土裹的看不出摸样了,看来一直没人用过,都因为这头老驴都很老了,同我们一样受苦,伯伯在时,就没忍心打过它,我也一样很同情它,它骨瘦如柴,可能是不能再在路上接送客人了,才卖给了这里,人们都流传这样一句话,“干草黄,干草黄,骑在它背上叫亲娘,”这就是说它真的瘦的很可怜了,如果坐在它的背上走亲戚,回娘家,这屁股疙得谁能受了啊,可这拉磨也不轻快啊,它有时拉不动了!我就帮它推,它好像很感激似的,它什么都懂,它便再用力拉,我想母亲,弟弟妹妹,就流着泪悄悄的跟它说,好像它听了也流泪了,我们俩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干着,。

我太累了,我终于撑不住了,我罗着面睡着了……,……

吆吆吆!你这个臭要饭的,吃着老娘的饭,竟然在这里睡大觉,听着老板娘一声吼叫,我吓的跳起来,“”不教训你,”你还反天了“”只见她大饼似的脸一脸横肉,眼睛更加暴凸,说着就拿下了鞭子,劈头盖脸的抽了我一顿。打的我皮开肉绽,我苦苦的哀求,老板娘方才罢休,……

天色将晚,卸磨,喂上驴,回到自己小屋里,摸着一身的鞭伤,痛的我瑟瑟发抖,“老天爷啊,我娘在哪里,娘在哪里啊!”我哭着默默的喊着,我用铅笔头写下了这一天的遭遇……

我以前上过两年学,父亲,母亲也教过我好多字,这里还有少爷给我的书,我一直在学文化,父亲的话一直在鼓励着我,有文化才能做大事,……

我用铅笔头写下了我的家乡荥阳市,双土村,父亲叫徐文,母亲叫王诗晴,妹妹叫徐树叶,弟弟叫徐树新。

我一定记住我的故乡,我的家,我的亲人,我一定要回家……

苦中苦

第九篇

自从被老板娘打了以后,我的命运更加惨了。

这磨坊就多了一位瞎眼婆婆,她就是老板娘的亲娘,她和老板娘一样狠毒,她坐在一把太师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别看她眼瞎,可耳朵特别灵,她身穿绿锻厚夹袄,下身穿藏蓝薄棉裤,脚蹬藏青绣花老尖鞋。她天天吃饱喝足,穿的不冷不热地守在这监视我。

想想母亲已经走了三个月了,我还是时不时地站在窗前想她。天已深秋,瑟瑟的秋风,吹黄了桐树的叶,吹落杨树的叶,一夜黄叶满地。我仍旧穿着一件单衣,秋风阵阵、寒气逼人,看着天空排排南飞的大雁,听着阵阵的鸣叫,我又想起了母亲,母亲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娘不在,你就是大人了,不要哭,一定坚强的地活下去“”!

我被冻得瑟瑟发抖,仍要一刻不停地磨着面,罗着面,一不小心就会遭这瞎婆婆毒打,直打我旧伤没好,新伤又添。

我恨这暗无天日的旧社会,我恨日本鬼子,我恨蒋介石,毁了我的家园,我恨这老板娘,我恨这瞎婆婆,我恨不得有杆抢突突了这不平的世道,我想夺过瞎婆婆的拐杖给她砸个稀巴烂,我紧盯着这瞎婆婆的这张狰狞的脸,我想给她抓破,方才解恨,可我想到了母亲,弟弟妹妹,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还要活着,我要找到她们,我要活着等着娘,如果不忍着,我就会没命的, ……

失望

第十篇

秋风秋雨不怜穷人家的孩儿,我就像那片被秋风吹落的黄叶四处飘凌、飘凌……

无尽的苦难使我更加思念母亲,我每天都偷偷溜出后门,来大街上打听母亲的下落。这时,日本鬼子已经占领了这里,只见家家大门紧闭门,不敢外出走动。大街上静悄悄的。偶尔遇到几个匆匆行走的老乡,我便上前打听母亲下落。我打定了注意要走,跟母亲走,其中有个老乡说“你娘说她曾经听说你外公外婆在博山一带,她可能是去找她们了吧。”也有人说我母亲在周村,还有人说她可能返回家乡了吧!母亲和弟弟妹妹到底在哪里啊?!望着寒气逼人的的天空,看看空荡荡的大街,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溜了下来。“娘你说你要来看我的你怎么还不来啊?娘,我好想你们,娘…呜...呜呜呜…”我在心底默默地呼喊着,呼喊着……

“树花,你娘来了”!大少爷突然来到磨坊喊着。我高兴极了,盼星星盼月亮,母亲终于来了! 我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和灰尘,使劲拍了拍身的尘土,我要干干净净地去见俺娘!

客厅里,娘正在抱着熟睡的弟弟,看上去,她更加憔悴了。我赶紧扑了过去:”娘,你怎么才来看我啊……娘……娘,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 娘……我摇晃着娘,不停地哀求着:“娘,我要跟你走! 我要跟你走啊……娘……娘……”娘呆呆地望着我,没说一句话。啊,怎么没见妹妹呀?我突然想起妹妹:“妹妹! 妹妹……妹妹呢?娘‘’。我哭喊着。娘喃喃地告诉我“卖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娘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卖了啊……娘,呜!...呜呜……把妹妹要回来!要回来吧……呜……呜呜……呜……我要妹妹!我要妹妹”! 我撕心裂肺地哀求着娘。

“吆!吆吆…“,老板娘一边嘻嘻哈哈地走进来:”看看这才几天不见啊!就哭成这样! 老嫂子,放心吧!你女儿在这里我会把她当成亲女儿养着的,不用你操心了“。我在心里暗自骂着这个老妖婆,母亲苦苦哀求老板娘:“嫂子,天冷了你就可怜可怜孩子,给她做件棉袄棉裤穿,我在讨饭实在没办法管她了!等我回到家乡过好了一定回来报答你”。

“奥!看看这不一时忘了给你说了,早就给你女儿准备好过冬的衣服了”! 接着,她拿出了小姐穿过的旧棉衣裤。就这样,母亲又一次松开了我的手……

母亲又走了,我哭着喊着!追着……老板娘把我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我再一次失望了……呆在哪里一动不动……

母亲

第十一篇

听母亲说卖掉我之后,就一路逃饭去寻找外公、外婆,南下淄博、北上周村,四处打听无果。天已渐冷,弟弟发烧,妹妹也生病。缺衣少食的母亲又怕两个孩子全都饿死,只好忍痛把病中的妹妹也卖了。

来看过我之后,母亲一路要饭回到了家乡。

黄泛之后的家乡,千村闭户人遗失,万户消疏鬼哀嚎,处处是芦苇蒿草,蛤蟆咕嘎成群,残垣断壁,惨不忍睹。母亲一边种菜种粮,一边变卖了家里所有的值钱物品,只为拉扯弟弟长大成人。

这时的日本鬼子还四处猖獗,和我们抢夺着快熟的粮食,和我们的军队打游击战,天天抢炮轰鸣,日无宁日。

外公外婆回来了,村里的乡里乡亲也陆续回来了,家家伤亡惨重,人丁所剩无几。母亲天天思念着我和妹妹,天天向从远方来的乡亲打听我们的下落。母亲也想来看我们,可日本鬼子当道,山高路远,母亲只能望天长叹,终日以泪洗面,期盼救星毛主席赶紧带领队伍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甜甜的梦

第十二篇

寒风潇潇,吹落了一树黄叶,只剩树顶上一片还在摇曳,迎着凌冽的寒风,哗啦哗啦哀嚎着,迟迟不肯下落。今天是霜降,地上房上铺上了一层银色的沙粒。初寒乍冷,只觉得冷得突然。瞎婆婆虽然厚棉衣加身,头戴棉帽,却也难耐寒冷,早早归去。磨了一天的面,老驴累了,鼻孔里突突的喷着白色的鼻气,仰天啊……欧……啊欧……的地叫着!我知道它在说它好冷,好累……

安排好一切,回到了小屋,我太累了,一床破絮,多亏还有伯伯留下的破棉袄,我睡着了……

“”妮!快快醒来,你看我们都来看你来了”。“娘……是娘来了奶奶,爸爸,弟弟妹妹都来了”! 我好高兴啊!娘把我搂在怀里,摸着我的头亲切地对我说:“妮!咱们家解放了,毛主席领导的军队来了,小日本败了滚出中国了! 你听,大街上锣鼓喧天,庆胜利呢! 我们不用再受苦了! 妮,咱们快去扭秧歌吧”! 说完娘走了。“娘……等着我……我也去……”我拼命地摇晃着胳臂,想爬起来,可怎么也动不了! 我大声呼喊着……呼喊着:”娘拉着我……拉着我……我也要去……娘……”

我挣扎着,滚下了地。我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又着了压白胡子。

望着满天星斗,和半轮明月,想着梦中的母亲,奶奶、爸爸、弟弟、妹妹,我觉得好幸福啊!我多想再回到梦里去!

我的家乡什么样了?娘和弟弟都好吗?毛主席领导的军队真的来了吗?!

半夜抢声

第十三篇

嗖嗖的寒风一直吹了一天,还时不时地沙沙下着饭雹粒。

人们都耐不住寒冷,早早钻进了被窝,小鸟儿也离开了枝头。

想想这几天来,我的磨面技术长进了不少,不再手忙脚乱了,对付瞎婆婆的办法也有了几招。想来好笑,我竟然用指东打西的办法,叫她打空,摔了个仰八叉,我心里那个乐啊,我捂住嘴不敢笑出声,那个瞎婆婆骂骂咧咧一整天,没完没了:“你个小骚庇,再敢偷懒,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你个小臭庇把你卖到窑子里去,找男人操”! 我不懂她都在骂什么,可看到她发恨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一定是很不好的事。

下午时分,大少爷俏俏来了,他捂住嘴:“嘘……不须出声”。他给我送来了一本书,还有一张神秘的小报,然后又偷偷递给我俩个鸡蛋和几块糖。

我今天太高兴了,梦里我变成了公主,身穿华丽的衣服,背着书包和大少爷一起上学去了,我们一起唱歌,一起跳舞。我的歌声美极了,赢得了一片欢呼,我的舞蹈像翩翩起舞的蝴蝶,惊艳了全场,先生把我举过了头顶,我笑着,摇晃着鲜花欢呼着……欢呼着……

咔……咔咔咔……咔咔……咔……突然的抢炮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抢炮声划破夜空,震落了房顶上的尘土,日本鬼子的大部队真的来了……

大扫荡

第十四篇

抢声打破了夜的宁静,黎明时分,日本鬼子的大部队进了村,开始了每家每户的烧杀抢夺,弄得鸡飞狗跳,场面混乱不堪。

老板娘关紧了店门,摘下了营业牌子,门上又顶上了木杠,吩咐全家把所有的油盐酱醋,米面都通通搬离店铺,让全家藏起来,不准吵闹,老板爷守在店里看情况。

上午九点左右,大街上到处都是日本兵,喧嚣吵嚷”八嘎牙路,咪西咪西的。听不懂他们在说着什么!只听店门就被抢拖砸的嗵嗵直响,他们丧心病狂地嚎叫着,越发肆无忌惮。眼看店门就要砸破,老板娘无奈,只得叫老板爷去开了,接着就冲进了四五个日本兵:“咪西咪西的有”?! 老板爷和老板娘,附身只求日本鬼子,我们家“咪西咪西的没有,你们走吧“大扫荡

抢声打破了夜的宁静,黎明时分,日本鬼子的大部队进了村,开始了每家每户的烧杀抢夺,弄得鸡飞狗跳,场面混乱不堪。

老板娘关紧了店门,摘下了营业牌子,门上又顶上了木杠,吩咐全家把所有的油盐酱醋,米面都通通搬离店铺,让全家藏起来,不准吵闹,老板爷守在店里看情况。

上午九点左右,大街上到处都是日本兵,喧嚣大着“”八嘎牙路,咪西咪西的。听不懂他们在说着什么!只听店门就被抢拖砸的嗵嗵直响,他们丧心病狂地嚎叫着,越发肆无忌惮。眼看店门就要砸破,老板娘无奈,只得叫老板爷去开了,接着就冲进了四五个日本兵:“咪西咪西的有”?! 老板爷和老板娘,附身只求日本鬼子,我们家“咪西咪西的没有,你们走吧“! 八嘎”!为首的日本鬼子一巴掌就把老板爷打翻在地。

他们闯进内屋,翻走了所有的粮油,砸碎了所有的家什,把屋里翻得一片狼藉,临走又踹倒了老板娘,绑走了老板爷。

阴沉沉的天,断了魂的雪花飘啊飘,似乎找不到一块安全的地方可以落地。望着满目的苍凉,想着老板爷的安全,全家人都哭了…… 八嘎”!为首的日本鬼子一巴掌就把老板爷打翻在地。

他们闯进内屋,翻走了所有的粮油,砸碎了所有的家什,把屋里翻得一片狼藉,临走又踹倒了老板娘,绑走了老板爷。

阴沉沉的天,断了魂的雪花飘啊飘,似乎找不到一块安全的地方可以落地。望着满目的苍凉,想着老板爷的安全,全家人都哭了……

深夜明灯

第十五篇

阴沉沉的天空,寒风卷着雪花,不停地飘下。日本鬼子一天的折腾喧嚣终于消停下来,他们一天来打砸抢,还绑去了不少的老百姓,天黑了……

咕咕喵!咕咕喵……咕咕喵……咕咕喵……在这阴森森的傍晚猫头鹰凄厉的叫着,直叫人感到毛骨悚然。被日本鬼子抓去的人们生死未卜,他们牵动了多少家庭,有多少人在这安静的夜里,心都提到嗓子眼,显得忐忑不安,难以平静……

这时忽听有人轻轻的敲门声:“她婶子快开门,我有话说”! 这是邻居家大娘,他的老伴为了仅有的一点玉米面和日本鬼子争夺也被他们绑走了。

“大嫂快进来”,老板娘招呼着,赶紧关上门。“她婶子,快到我家去,毛主席派人来了,来救我们了” ! 啊!我们的心里像晴天里一声春雷,豁然开朗。“走,我们快去”! 老板娘拉着大娘就走。“我也去”! 大少爷也赶过来。“你在家好好待着”叫他也去吧“,大娘说着:“正好缺放哨的”。

大娘的屋里挤满了乡亲们,有两个老百姓打扮的领导人,一男一女,正在讲话:“”乡亲们,日本鬼子这些狗日的,已经打进来了,已经占领了东三省!全国人民都受着这些强盗的蹂躏,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看看我们的粮食被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家被他们烧了,我们的人被他们绑走了,现在还不知死活!我们怎么过!怎么过啊!还有法活吗“是啊!我们怎么办啊!“”很多人都哭了……

“乡亲们!我们*****毛主席正领导着十万红军在前线和小日本展开殊死的作战,打的鬼子节节败退,形势一片大好,毛主席说了,我们全国人民一定要团结起来,共同抗敌,全民皆兵和敌人开展持久战。我们要建立红色政权,建立民兵,游击队,儿童团,要让小日本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小日本一定会完蛋的! 明天,我们就发动全体村民上大街游行示威,去大闹小日本营地。叫他们放人,要让日本鬼子知道中国人是不好惹的”! 接着,那位女领导攥着拳头高呼:“打倒日本鬼子,解放全中国,*****”!! 大家都群情激昂,震臂高呼……

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一场指向日本鬼子的反击战就要打响了!……

伤痕

第十六篇

黎明时分,反攻的号角吹响了,大街小巷涌满了愤怒的老百姓,他们紧握棍棒、镢头高呼着:“打倒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滚出中国去”! 直奔鬼子兵营而去。日本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愤怒的人群吓坏了,他们荷枪实弹,层层保卫着他们的狗窝。这时,人们在领导人的带领下振臂高呼:“打倒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滚出中国去,赶快放人,快快放人”! 声势浩大,呼声震天,人越聚越多……

小日本终于坚持不住了,最终答应放人。

老板爷被几个老乡背出了鬼子兵营,他被日本鬼子打得遍体鳞伤,一条腿已经被打断,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剧烈的疼痛折磨得他紧闭双眼,嘴角鼻孔流着鲜红的血水。他呻吟着……呻吟着……喃喃地骂着:“小日本我操你娘,想让我供出谁是八路军,在我这里甭想!我的弟弟和表哥都是八路军”他们会把你们消灭的,你们这些狗日的,就快完蛋了”!!

望着满身伤痕的老板爷,老板娘轻轻地给他换下了血衣,慢慢的地擦拭着伤口,泪水吧嗒吧嗒地落在老爷身上,“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些该死的畜牲,不让他们下地狱,我们怎么活啊”!老爷喃喃地告诉我们,被抓的人里一些人成了叛徒,他们没有挨打,我们的党组织地下工作者,还有八路家属,可能要受到牵连,赶快通知他们转移。

事不宜迟,老板娘马上吩咐我和大少爷去大娘家通报。

老爷身上的伤痕痛彻心扉,我们心中的伤痕,早已化为愤怒、仇恨和力量!

我们迎着凌冽的寒风奔跑着,全身像燃起了一团火,一点都不觉冷,想到我也能为抗日出力了,心里越发高兴了。

天足的力量

第十七篇

自从村民大闹了日军兵营,日本鬼子消停多了,天天躲在营里,不那么嚣张了,小镇又恢复了以前的景象。这家小姐王慧的秀足也越来越缠的用功,那个以小脚为美的年代,不管人长的丑俊,只要脚小,就是美人,小姐天天穿着一双紫锻绣花鞋,标准的三寸金莲,正天咪着眼笑话我的天足。但是我却看不上她这左右摇摆的样子。

正直腊月二十!小镇远处,近处,已经稀稀疏疏听到鞭炮的响声,过年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浓,这白面也越来越卖的多!老板娘更是逼我加班加点的磨面。

瞎婆婆也加强了对我的监督,中午白天睡足了觉,早、晚都守在磨坊。手里的拐杖长了不少,她早上早早地就坐在磨坊,直竖着耳朵听我磨面,“磨上没麦子了,还不赶快往上添”!她什么都听的出来,“驴又走慢了,赶快赶它拉“! 一天下来,直累得老驴呼哧呼哧的,喘不过气来,我也累得把棉袄脱了!。

正直中午,突然老驴,暴跳如雷说什么也不拉磨了,挣脱拉杆朝着后门就跑

。我死死拉着缰绳不肯放手,它咆哮着仰天啊……欧……啊……欧的叫着和我反抗着,把我拖倒了,一直把我拖出老远,我哭了“喻……喻……住下……住下呜呜呜……呜呜呜……娘……谁来救我啊娘……我怎么办……怎么办啊娘……呜呜呜……呜呜呜……。驴妈妈我知道你累啊,可我们有什么办法啊,呜呜呜……呜呜呜……呜”。突然身边闪过一棵参天白杨,我一下用两只天足死死的蹬住了树根,老驴长啸一声,一个驴腾前蹄住下了,可怜骨瘦的老驴咕咚一下,倒地!左翻,右滚,发泄着它满腹苦痛,我也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呜……呜呜……是一双天足救了我啊!

寂静的寒夜里狂风吹断了老树枝,吹走了满天白云,却吹不走我思母的心,呜……呜呜……呜……呜呜……娘我想你了……我想你了……我想你了……你知道吗?娘!

我把思念写满几张白纸,“风儿,请你把我的思念带给我娘吧,我点燃了这封长信,那信随风越飞越高……

秘密战书

第十八篇

年关将至,党和毛主席领导的军队南征北战捷报频传,直打得日本鬼子落花流水。敌后武工队也在党的秘密领导下不断壮大,我们也秘密地成立了儿童团,齐心协力在日本鬼子的几个据点之间巧妙周旋。

“”咚咚咚……咚咚咚……”突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一听就知道,这是组织的暗号,一位风尘仆仆的叔叔进来了,“同志,你好”! 老板爷亲切的连忙拉住这位叔叔,的双手。

他就是这里党的秘密工作者——刘飞叔叔。他拿出了一封急信郑重地交给老板爷,说这里的三号鬼子兵营明天就要开拔去前线,我们的武工队要来个釜底抽薪,乘机端它老窝,在年前打一场胜仗,必须在明天把信送到北山游击队,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孩子们吧,一定要躲过汉奸特务的封锁,把信安全送到!

叔叔嘘寒问暖地问了老板爷的伤腿怎样了?敢走路了吧?生意如何?还有没有鬼子来捣乱?孩子们的学习怎样?并嘱咐一定不要耽误孩子们的读书,还介绍了当前全国的形式势,他说:“当前全国形势一片大好,毛主席发动的全民皆兵倡议,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积极响应,已经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一定听从毛主席的领导,有组织、有计划地给敌人以狠狠的打击! 我们要保护好老百姓的利益,让大家过一个安全祥和的新年。大家千万注意汉奸特务的行踪,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保护好党的地下组织,有领导有组织的击破敌人的堡垒,打一场人民战争”!

叔叔走了,老板爷便吩咐我们做好明天送信的准备,老板娘把这封重要的信,縫在了少爷的棉袄内侧,并吩咐如果敌人发现,宁可把信吃进肚里,也不能让敌人拿到手,事关重要,千万小心!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进入了梦乡……

心心相印

第十九篇

天刚嘛嘛亮,我们就起来了,少爷穿上一了一身破衣服,准备了一套上山打柴的工具,扁担绳子,镰刀,斧头,还有好多好吃的,鸡蛋猪头肉,包子!当然这些都是用来作掩护备用的,。

带上这些精心准备的必须品,再看看这封秘密战书,老爷和老板娘千叮咛,万嘱咐,我们更觉得担子的沉重,。

全镇都被日本鬼子用铁丝电网封锁着,只有通过城门才能出城,。

城门岗哨严密,我们老远就看到鬼子在搜索进出城的老百姓,

我和大少爷再合计一下,我们的计谋,大少爷在前我在后作掩护,就这样!我们就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

在城门站岗的是一高一矮的两个鬼子兵,身穿黄袍军装,头戴太阳圈帽,荷枪实弹的,在搜索着每一个进出城的老百姓。还有一个中国人翻译,。

“小孩!什么的干活””那个高个鬼子兵嚎着,我们是上山的拾柴的“”,王智镇定的说!“八嘎!是不是给八路送信的!搜!”接着就按住了王智,那个矮子就扑过来一把夺过了干粮袋子!我上前就抢“给我袋子!给我袋子!”这矮鬼子一看有好吃的,哪里肯放手,“哈哈哈哈咪西咪西的有,接着那高个也去抢,去你的!那日本鬼子踹我一脚,就去抢着吃去了,”王智乘机离开了岗门,我看少爷安全过关了,我才爬起来,去追!……

早上的阳光一片金黄,洒满整个大地,两只喜鹊占在白杨树的树梢,喳喳……喳……的叫着!好像在庆祝我们的胜利,。

我追上了王智,我们摆脱了敌人的封锁线,我们像轻盈的小燕子都想飞起来,我赞着,这都是你父母想的周到,王智也夸我大胆勇敢,我们一路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老百姓,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工农的子弟兵,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我们奋勇杀敌,勇敢前进,看准那敌人!杀!……我们一路唱着,说着,长大了一定去当兵,跟毛主席打鬼子,解放全中国,。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北山游击队,我们把信郑重的交给了刘伯伯,刘伯伯夸我们很勇敢,这封信很重要明天就要去打一场围剿战了,让我告诉刘飞叔叔,内外接应,一定要万无一失,趁天黑,不要惊动老百姓,让老百姓不要出门,

晚霞映红了半个天空,寒冷的腊月虽冷,但我们心里却洋溢着春天的暖意,。

祖国的春天会来的,毛主席会来的,祖**亲!我们就要胜利了!…

过大年

第二十篇

北风吹,雪花飘,雪花飘飘年来到,年在一片胜利的喜讯中悄然而至。

我们的游击队打了大胜仗,端了敌人的一处老巢,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毛主席领导的军队也捷报频传,小日本不那么嚣张了,但是更加强了岗哨,天天鸣抢示威,

这是我流落在这的第一个春节,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扫房子,大扫除,蒸馍馍,蒸发糕出豆腐,买菜割肉,做酥锅,炸鱼炸肉,炸丸子,炸豆腐,要准备很多吃的,整天地忙活。我就像跑堂的店小二,被呼来唤去,恐怕哪里做得不好,又要挨骂。

三十是请老的日子,一大早就开始准备,老爷挂起了老灵轴,上面都表明着几代宗亲,之后就把做好的鸡鸭鱼肉,各种贡品搬上了桌,摆好了坐位,都攃的干干净净,老爷便端着传盘去请老祖宗灵魂回来过年,传盘上放上黄表纸,少爷端着一漂水,水里放上米,跟在后面到路口请祖宗灵魂来家过年,老祖宗请来了,大家都很隆重地离开座位,让祖宗灵魂享用,等到三柱香燃尽,全家磕完头,已过下午,就要送老祖宗灵魂回去。老爷再次端上传盘,把各种年货放全,拿上鞭炮,燃烧了黄表纸,放鞭炮送远……。

除夕早上,张灯结彩,全家人都穿上了过年的新衣,老爷穿上了藏青绸缎棉袄,疙瘩盘扣,老板娘紫缎棉袄裤,上面桃花朵朵。两个少爷身着篮色唐装,小姐红袄绿裤好生鲜艳。也给我做了一身土布新衣,我非常感谢刘飞叔叔,是他时刻关心着我这个苦命的孩子。

三更时分!大家就早早起来了,要上供祭天,祭灶,祭财神,要下饺子吃年夜饭,放鞭炮,全家人打扮开始大拜年。

我只有躲在小小的角落里,想着我以前在家过年的情景,想着那时娘给我慢慢梳理头发,把一束红红的丝绸花插在我头上。奶奶说我俊,爸爸说我美,妹妹,弟弟拍着手笑,我们多么幸福啊!……

我跪在地上,“娘,妹妹,弟弟,过年好!娘……弟弟妹妹……过年好……呜……呜呜呜……!”

寒梅

第二十一篇

冬去春来,正九载,我就像那棵含苞待放的寒梅,顶着风,冒着雪,在倔强地开放。

有人说我像桃花,有人说我像牡丹,有人说我比桃花牡丹还鲜艳,我就在一个布满荆棘和瓦砾的角落里,倔犟的绽放了,……

我和大少爷,二少爷,小姐,都长大了,我一直都穿小姐穿过的旧衣,可她的衣服在我身上又瘦又小,把我的丰满都凸现出来!这在那个时代,是人们认为非常不雅的做法,可我实在没办法啊!

大少爷一米七多的个头,帅气,英俊,二少爷还有少许稚气,但也透着一身霸气,小姐虽像东施却也青春靓丽。

爱情在我和大少爷的心中默默的萌生,可是一个恶魔也在滋生着恶念,大少爷爱我,我知道大少爷是个好人,这些年来,是大少爷偷偷的照顾着我,他的恩情我永远也不会忘,可是我们的爱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

老板娘把他看的很紧了,她是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我们虽近在咫尺,却如天涯,我们要相见只能在二少爷的帮助下,才有可能,二少爷也是好人,就是小姐和她娘一伙,我们能成功在一起吗?这个念头一次次涌上心头,又一次次破灭!

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我正在忙碌着磨面,大少爷突然来了,“花!快过来”她们都出去了“弟弟在给我们站岗。”

大少爷把一枚金戒指放到我手上!“树花咱们逃走吧!要不,咱们的一生就完了,“为什么”我反问!“她们已经给我找媳妇了,是南村地主家的女儿,她面目丑陋,性格泼皮,仗着有钱有势,非要嫁给我不成,可吓坏我了。听我娘在和爹商量,也要把你卖给一个大山里老头,我们快逃吧!“可我们逃到哪里去啊?“王智!我焦急的问?”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找毛主席参加红军打日本鬼子吗?“那我是女的他们要吗?”要的!“女的可当护士,我们三月三日晚上就走!你准备好了,我来接你!三声布谷鸟叫是暗号!我们在后门集合,一定记住!”大少爷温暖的双手把我的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咳咳……咳咳……一声咳嗦声传来!那是二少爷的暗号!“我要走了,一定记住,后会有期。”大少爷匆匆走了……

磨房惊魂

第二十二篇

上回说了一个恶魔也在滋生着恶念,那就是这家老爷,寄人篱下的我,给人家做奴隶的我,却长的这么娇艳,我已经从老板娘,老爷的眼神中读懂了他《她》们的恶念,我深深的欲感到,一场暴风雪就要来到,我天天累死累活的磨面,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我知道我深陷魔窟没人救我啊,这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我想过很多,我想到逃,可是大少爷对我好,他和我说过要去投奔红军,那样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我真舎不下他,我想死,可我又想到了娘,妹妹,弟弟!我一定要坚强的活着!这是娘千叮咛万嘱咐的,我一定听娘的话盼着有一日我们团聚,我默默的坚强这一个信念,活下去,活下去……如果恶运来了我一定和他《她》们作殊死的斗争。

今天黑云压城城欲摧,是个阴天的日子,这个恶魔终于来了,我心里咚咚的跳着,我怕极了“花过来,我想死你了!她们都出去赶大集去了,快把裤子扒了,不!老爷!你放过我,吧!我躲闪着,””老爷让我干什么都行啊,老爷!就是不能干这个啊老爷!老爷你饶了我吧,你放过我吧,你的大恩大得我会报答你的老爷,老爷!老爷!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啊老爷……我一边躲闪一边高声呼喊!……

老爷他终于露出了狰狞的嘴脸!他恶毒的嚎叫着“你个不识抬举的臭要饭的,你再高叫我就打死的!

你!接着他把裤子脱了,露出了他那邪念的东西,他恶狼一般扑了上来,一下把我抱住摁倒了地下,把我的上衣扯开了,我拼命的反抗着,死死的抓住裤子,“你这个臭要饭的,我知道你看上了我的大儿子,这个你做梦去吧!”我大声呼喊“救命!那魔爪就要掐我脖子,我急了,上去死死的咬住了他的手指,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僵持着……

“”嗨!嗨嗨!看看你们这俩狗男女!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干这种不要脸的勾当,今天我就叫你看看老娘的厉害!“说着就抓起了鞭子,朝着那老混蛋猛抽”那老混蛋,爬起来就想逃走,早被老板娘挡在了门口,老爷拼命的还是逃走了!……

老板娘把一肚子的火都发到我身上,“你个不要脸的,你还想夺我的位不成,你还想夺我财产!你瞎了眼吧!那皮鞭就雨点般朝我抽来,接着瞎婆婆说“不要打了!还要留着她干活,打残了谁磨面!””老板娘方才住手,“快磨面去!你个不要脸的”。今天就饶了你,如果再让我逮住,非打死你不可,哼!说完就气哼哼的走了。

我摸着一身鞭痕,我没有哭,我庆幸老板娘及时来到,才让我免受蹂躏!

夜幕徐徐降临,这场恶梦在心中翻腾着……翻腾着……

泪水湿透了枕头……

三月三

第二十三篇

日思夜想的三月三,终于来到了。

真是度日如年啊!一整夜都在辗转反侧,浮想联翩。想着这些年的苦海生涯,难见天日,想着以后跟了大少爷的美好未来,也想着真的能够当上红军吗?这是场梦呢还是真的?我们能逃出去吗?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了一整夜。

天刚麻麻亮,我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把水挑满水缸,把货物都准备好,我便套驴上磨。

看看陪着我十几年的老驴,我顿时流下了眼泪,这些年来我把老驴当成了亲人,我有苦向它诉,有泪向它流,我高兴时就向它撒娇,它总是那么温顺地听我话。老驴啊!我走了你怎么办!啊?这里我唯一舎不下的就是你啊!我抚摸着老驴的头,看着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它也好像懂得了我的心情,恋恋不舍地在流泪,好像在告诉我,让我赶快离开这个人间地狱吧!老驴在一圈一圈地拉着磨,我也在一圈一圈地帮它推着,环顾这座囚了我十几年的牢笼一般的磨坊,墙上的工具已经换了好几茬了,新新旧旧都留下了岁月磨砺的痕迹,使我感到不舍,唯有这条牛皮驴鞭,让我心寒胆战,上面还依稀挂着我的血迹,我恨透了老板娘,恨透了瞎婆婆,恨透了色魔老板爷,更恨透了日本鬼子! 我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离开这里! 我眼巴巴望着外面的太阳,今天的阳光很温暖,但是走得太慢了!外面的桃花正艳,好像在和我比美,桐树花正萌动着春蕾,迎着春风傲立枝头,吮吸着春的温暖,追赶着花季的到来,满园春色,香气扑鼻,我第一次感到春天是这么的美!

一抹晚霞终于西下,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一颗心突突地像要蹦出来。我把我的几件旧衣服随手包好,又把我的宝贝旧书、铅笔装好,便忐忑不安地等着这一刻的到来!等待……等待………

凄惨岁月

第二十四篇

奶奶的童年,是日军侵华战争带给她的苦难,她悲催的童年,磨砺了她坚强的意志,一天一天担水洗衣磨面,一双天足把井边的砺石磨平,一双巧手磨出了串串老茧,一年又一年泪水伴黄梿,汗水伴皮鞭,吃尽了猪狗食,穿尽了破烂衣,下尽了牛马力,白天伴老驴,黑夜伴恶梦。她期盼和母亲团聚,只有在梦中相见,她期盼毛主席领导的部队早点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她能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她日日想,夜夜盼,望断天涯泪流干!

苍天不负倔强人,这棵柔弱的幼苗在凄风苦雨中慢慢长大了!……

雏鹰断翅

第二十五篇


天,像开启夜幕,黑暗徐徐降临,月芽儿迟迟不肯钻出来,小鸟儿也懒得叽叽喳喳地叫了,它们都睡了!我环顾四周,这黑洞洞的小房子里,底矮的小土炕,埋葬了多少童年的梦,曾经喝干了多少泪水和汗水。一床破被陪我过了多少瑟瑟的寒冬,是大伯这件大棉袄温暖了我这些年。一个破碗,一个木垛,别了……我的眼中留着泪,这一刻是心酸,是悲伤,酸甜苦辣直涌心头。我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口,竖着耳朵仔细的地听着,不肯放过任何声音,这是我第一次在细细的地听风、赏夜,稀稀疏疏的风吹动着梧桐树,桃树!好像它们在俏俏地说着情话,觉得好温馨的夜,没有劳累,没有吵闹声,没有喧嚣,好像在演绎着岁月静好。

“布谷”!一声布谷鸟的声音果然传来,啊!是大少爷吗?我的心不由地颤抖了……三声,我一定要听好“布谷”……“布谷……”又叫两声,是大少爷!此时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两条腿颤颤巍巍!我定定神,逃吧!我盼望十年的愿望啊……终于来了,我朝着那个望了十年的后门冲去……

“树花,快拉住我。”结着一双温暖的手就牵住了我的手,这时的我们已经不顾一切了,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走,快离开这里,“树花,我们朝着车站方向跑,我们必须爬上送货的火车,一路向东,才能找到部队,我都打听好了,毛主席领导的队伍,已经打败了日本,正在和蒋介石拼杀。沿着京津铁路”定能找到部队,我们一路拼命的跑着,黑洞洞的夜,我们已辩不清南北,“王智,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啊!再好好想想,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呢?”我们只好停下脚步,再辩一辩方向!就在这时远处就见一群灯笼火把朝着我们涌来,我们的出逃失败了……


破灭的梦

第二十六篇

我们五花大绑的困在了两棵大梧桐树上。

“叫你逃!你个臭要饭的!你个不要脸的,还要把我的儿子拐走,你好大胆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老板娘竭斯底里的嚎叫着:“给我打!今天非要打死她!” “娘!不怨树花,放了她!打我吧!“少爷哀求道。“还有你个贱骨头,有钱人家你不愿意,找个要饭奴才!你叫我的老脸往哪里搁!啊!打!往死里打!”老板娘嚎叫着,雨点般的皮鞭落在我身上!大少爷被关进了房子里!任凭怎样呼喊也无济于事,二少爷拼命夺着皮鞭,也被几个家奴关了起来。

我几次昏厥,几乎不省人事。弥留之间,我仿佛感到爸爸来了,他身穿军装,腰带手枪,威武极了,把我背起来飞走了,越飞越高……我终于回家了。

“娘把我揽在怀里,我喃喃的说着,“娘”爸爸,奶奶,我终于回来了,娘……我听你的话!我们终于团圆了……娘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好幸福啊!娘……娘……娘……我大声叫着!叫着……” “孩子,你醒醒,醒醒!” “娘,天好黑,你点着灯,点着灯啊……娘……我怎么看不到你啊娘…… 我使劲伸开双臂,想看看我的手,可怎么也看不到……孩子现在是中午,你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可怜的孩子!看看把你打的。” 娘温暖的手给我擦着脸上的血迹和身上的伤口。喃喃地不知和谁在说: “多么漂亮的姑娘啊,她们怎么这么狠,把她打成这样,她在发着高烧!再给她头上捂上块凉手巾退烧。”昏昏沉沉中,我觉得这里不是我的家,这身边的母亲也不是我娘,这是哪里?……我努力的想着,……想着……我全身的疼痛又使我昏迷了过去……当我又一次醒来,昏沉中我才明白老板娘已经把我卖到这里了,是!一定是卖了,我想到了我一定要逃走!一定要逃走……可我全身已经无力了。起也起不来……

我用力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这是一座低矮的土坯房子,屋里虽然桌椅破旧,但是干净整齐!桌上扣着几个碗筷,还有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汤,身边坐着一个慈祥的老太太,门口立着一个三十几岁的黑脸大汉,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我挣扎着,挣扎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妮!你醒了?来把鸡蛋汤喝了,小五!快端过碗来。” 老太太招呼着那汉子,我简直要发疯了。“不!我不喝……我不喝!”…… 我拼命的喊着!……挣扎坐起来。“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快放我走,……快放我走……不放我走,我就死给你看!”我指着这个黑脸大汉,声嘶力竭地喊着,我爬下了床!没想到我又昏倒了……昏沉中老太太劝我说“孩子,可是你走你要到哪里去啊!要走也要养好伤啊!你伤成这样怎么走,?你的这个家是不能回去了,你的老家是哪里,还有什么亲人?你告诉我,叫你哥给你找到家,再送你回去,这样行不行?我们不是坏人,你放心养伤!身体好了就送你走。” 我看到她们没有恶意,我才放下心来。“孩子,你家是哪里的?怎么掉进这个苦海?” “呜……呜……呜……” 呜……呜呜呜……我哭了。

我把我一肚子里的苦水都说了出来,就这样我做了老太太的干女儿,老太太人很善良,待我像亲闺女一样。

真没想到这家人非常善良,娘疼我,哥哥也很疼我,天天到处给我找家,今天一大早又带上煎饼走了……

山花烂漫

第二十七篇

我在干娘的照顾下,烧慢慢地退了,也能吃下饭了。干娘给我做了一身新衣服,我换下了那身破旧的血衣,终于可以下地了。桃红的褂子,天蓝的裤子,我第一次穿上了这么好看的新衣! 干娘高兴得合不拢嘴,我也羞得红了脸。“俊!俊!俊!”干娘连连说着,“哎!我这一辈子就盼着能生个闺女啊,可是没那命啊!没生出来,光生了五个儿子,没想到啊,天上掉下个仙女来给我做女儿,我高兴啊!我真不舎得你走啊,可是我那儿子实在不配,我一定给你找个俊姑爷才放心啊,出去走走吧孩子,这里就咱们一家,别看是山里,这里安静,空气好,去吧!”

于是,我走出茅草屋,一片山景就出现在我眼前,独自漫步在深山里。正直阳春三月,放眼望去,到处是桃红柳绿、山花烂漫,山涧溪水潺潺,周围鸟鸣蝶舞,重山峻岭,好个早春景象。我来到小溪边,清澈的溪水映出了我桃红般的笑脸。我第一次感到这山、这水,还有这三月里的山间风景,一切都是这般美! 我想着,我是不是在作梦啊?我是不是已经上了天堂?我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啊!是真的!我已经逃出虎口了!。……我驻足在溪水边,远远望着山下边的小路,一匹枣红马朝着我飞奔而来,我还没来得及琢磨,那人就已经来到身边。“啊!二少爷! ” 只见一个威风凛凛的红军战士站在我面前。“姐,还认识我不?“ 二少爷说着对我行了个军礼。“王勇!你这是?……” 二少爷高兴地说: ”姐,我已经参加游击队了,现在要支援前线了,参加毛主席的队伍去打蒋介石,姐,赶紧上马咱们走吧!” “那王智呢?“我急切的问。“姐,你别问了,他已经结婚了,走吧!” “啊?!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快走吧!” 我犹豫着。“快啊姐!” “啊,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蒙圈了,我要和干娘说一下。“ “好,快些!” 干娘能同意吗?我下定了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走……”

雄鹰展翅

第二十八篇

“来!姐!拉住我手,蹬住脚蹬。” 王勇手快一下就把我拉到马上。

山峦起舞,山风呼呼,风吹动着我的衣服像飞翔的蝴蝶。“姐!一定坐稳了!”王勇一边握紧缰绳,一边把我紧紧抱住,那个我曾经送过信的游击队军营,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王勇勒缰绳下马,向刘队长敬了个礼,刘队长握住我的手,亲切的对我说: “树花!你的情况组织都知道了,我们欢迎你,明天咱们就去参加毛主席的军队!你马上就会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了,祝贺你!树花同志! ” 这时,国恨、家仇一起涌上我心头!我流着泪举起了拳头:“嗯!……”

我随部队坐上了飞快的火车来到了上海!我们在这里穿上了军装,王勇杀敌上了前线,我就在后方背起了药箱。解放军和蒋介石几翻周折,蒋介石又退到了海南岛,最后退到了台湾。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人民**“”

我们欢呼着,跳跃着!眼里满是泪水。不久之后,我又努力学习成了一名合格的军医。

解放后,我和王勇在部队这个大家庭里结婚成了家,去了河南找到了母亲,我们终于团聚了。

“老奶奶,那你的那个恶婆婆,你没找她报仇吗?”小侄女又愤愤不平地说。“哎!都过去了,她们已经得到了政府的制裁了,再说,她也是你老爷爷的亲娘啊!就让这些过去吧。” 奶奶平静地说着……

奶奶的故事就讲完了,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