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心觉
文字/心觉
————————————————————
常忆梦中事
混沌不知觉
不明来去意
几世历娑婆
——
感谢飞白先生为本篇陋作题诗



艺术每每走到一定的阶段,就会进入瓶颈期。而要突破这道屏障,就离不开自我的修行。如果说小乘艺术看内容,看画面,看形式看技巧等。那么,大乘艺术看的就是修为了。那么问题来了,修什么为?以我自己的浅悟是[心为],是[出离]。感悟一下从积极获取到简化丢弃的一个人生历程,感悟一下从万般所求到出离解脱的轻松和释然。

艺术不是为画面而生,而是为画外而往。




一切修行的境界,皆以观照自我为核心,观照自身、自心、自意、自行的因果。如果找不到自身的问题根源,自然也找不到破冰的路,出离的路。
出离,是心的释放,是心的自由。世人不自由不是缺少心的空间,而是给心的空间装的太多太满。而对于求艺而言,亦是如此。追求的越多,画面的包袱就越多,包袱多了媚俗就形影不离。



自性离言说,离文字,离心意觉知,离诸法诸相,无所得,有所灭,即是修行正途。假如,我们把思维精力用在了造人、造物、造境上面,用在了自我满足的虚荣之中,那么作品之中一定离不开人的习性和气味,而人的习性并不算高明。





因果体验是禅语,我们每个人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无不在因果循环的体验中轮回。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为艺求道。都脱离不了因果体验所带来的的因果关系。这也是我常常用来反省自己、观照自己的警钟。除了生活中的观照自省,余下就是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观照自己,观照自己求的多,还是灭的多?求的越多,离出离的路越远,求的越多,作品中人的习性就越多,人的习性多了,还谈什么格局和修为。人的习性多了,作品之中就会充斥着贪婪,戾气,献媚,造作、表演的因子。作品就是一面镜子,它会真实的反应自己的思维倾向和行为因果。





所以,要强迫自己养成一种习惯,那就是观照自己,如能每天观照自己,一定能发现那些不如法的思维觉知、意识心灵、行为语言,如果能及时修正,那离修行的路就不远了。修行,修的是心,行的是路,结的是果。修行并不是为了求境界,而是得解脱。千万不要贪着所谓的境界,不要把境界体现在文字上,更不要把境界体现在欲望的画面里,不要把境界当做高尚的标签。境界只是修为的一个世外空间,真正的境界是看不到的,也不是文字能够修饰的。只能去感受。境界就在觉悟中,就在作品的气场之内,画面之外。





摄影艺术与其说是为视觉感官服务,倒不如说是自我修行的一个载体,一面检验自己证悟觉知的镜子。我们具备多少正知正见,我们的作品就会承载多少修为成果。

艺术首先是承载自己,修正自己,觉知自己的载体,其次是随缘而遇。至于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价值,在我看来首先不是名于利,更多的是自我修行的简化价值和传导正能量的社会价值。





出离于心,不恋其相,即是解脱。心解脱外境多少,心解脱外相多少,我们的心就会自由几分;心自由几分,觉性的光明就会照耀几分。

无所为,知出离,不为相求,不为相困而超然于物外,出离于心外的艺术才是正觉的艺术。






问红尘,几多浮影几多空。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万般留不住。修艺,远离高大上,抛弃假我。只因那个我原本就是空的,虚幻的。如是,正相续;如是,正思维;如是,正精进;如是,正禅定;如是,正见;如是,与自然相会、相遇、相合、相一。




不装事的艺术,就是心觉所探索的【心念艺术】,就是心觉的所悟、所感、所往。

喜欢,就请扫码心觉微信号与公众号二维码。心觉在这里与您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