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之所说:“情不虚情,情皆可景;景非虚景,景总含情”。也就是说,只有“情”“景”统一,才能构成审美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