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鼠标的功夫,刚才写好的随笔一个字儿都没保存,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下万马奔腾,却只能从头来过。


这一点,像极了生活。


毕竟,若由着脾气一通发泄,只会浪费更多重新来过的时间,也会破坏写作的心境,得不偿失。

终于星期五了,一周的战役可以暂时告一段落。


一个人坐在偌大的会议室,在这座有一百年历史充满了故事的小洋楼。


我没有开灯,天色略显阴沉,也没有阳光从长满爬墙虎的窗口射入,耳畔只剩下远处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声和近处空调弄出的风声。


有人问我,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拍,我都会笑着摇头,毕竟,随着年岁增长的还有勇气。那些鬼魅的故事反倒为太过现实的生活平添了一点趣味(不知道这样说来,会不会显得很变态)。毕竟,这个宇宙还有百分之九十的暗物质我们不得而知。

也有人问我,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其实,很早以前,我就习惯了一个人,在一个人的自由里填满生活的空虚。倒也是赏花观月,兀自快活。


何况,写东西的时候,我不喜欢说话,不管周遭是喧闹还是寂寥,其实都已不复存在,只有心灵的声音和文字如音符般的跃动。


当然,也有受了委屈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抓住前来的小姐姐,谈天说地。尽管,我们不一定真的明白对方的意思,却在那样狂妄的笑声和放肆的音量里,真切地交流着。

最喜欢,泡一壶茶,在思绪翻飞或者思维停滞的时候喝上一口,在回味里去抓住一丝突然而来的灵感,继续创作的旅途。


也会在早晨到来的时候,点上一杯星巴克,在咖啡的香气里开始一天的工作,这是超越仪式感的一种心灵依赖,就好像被一种温暖加持,能够面对一整天的繁重和挑战。


偶尔会收回敲打键盘的手,搓一搓,捏一捏,让血液重新循环,再四下张望一番,让脖子也跟着动一动;我写作的时候还有个坏习惯,喜欢蹲在椅子上,或者将腿盘坐在椅子上,好像这样子血液会更快回流到脑子里似的。


手边也总有一摞书,这几日躺在旁边的是《世界在变软》还有《剧本》,有时候觉得,只是坐着不动,世界就在飞速的前行,那种被“进步”压迫的沉重感,就如同心灵的枷锁。


我不太喜欢,应该说,我特别讨厌被束缚的感觉,毕竟创造力这种事,都是在轻松的环境下,妙手偶得的。

生活,难免给了我们太多喘不过气的东西。


所以我只是在这里和你们闲聊两句,让你们偶尔也在这些看似无用的文字中,偶然安静一分钟。


能度过一个“无用”的一分钟,在这个争分夺秒的世界,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


别为这样的自己感到羞愧,比起“进步”,我们更需要学会放松,让心灵得到哪怕片刻的自由,接下来的繁重都能事半功倍。

抱抱自己吧,奔波了一周,辛苦了。


回到家,和家人一起吃一顿可口的饭菜,洗一个热水澡,用艾叶泡个脚,敷一片舒缓的面膜,喝一杯热牛奶,看几页可能“无聊”却喜欢的书,安然睡下。


生活,便该是这般模样。


浮生偷闲,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