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仁,1955年被授予上将。
编者按:4月7日是开国上将陈明仁诞辰纪念日。在1955年授衔的新中国55位开国上将中,有3位是解放军昔日战场上的对手。解放前夕率部起义的原国民党将领陈明仁就是其中之一。他曾是蒋介石的爱将,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后率部起义,为共和国的诞生作出了历史贡献,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敢于顶撞“蒋委员长”的黄埔名将
早在1925年秋天,黄埔军校毕业后的中尉排长陈明仁,跟着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东征,讨伐陈炯明叛乱。打惠州时,他受到了蒋介石的特殊褒奖。
那次战斗打得艰苦残酷。惠州守敌的炮火十分猛烈,强攻登城的黄埔生纷纷中弹倒地,陈明仁崇敬的团长也中弹身亡。陈明仁眼睛都红了,他一手拿枪,一手把青天白日旗插在身上,在炮火的掩护下,率队冲上惠州城楼,他们的气势压倒了敌人,刹那间,东征军登上惠州城,一举攻克惠州。
当时,蒋介石和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等人都在阵地指挥所,蒋介石从望远镜中看到陈明仁冲上去,就问:“举旗登城的带头人是谁?”参谋人员说:“那是陈明仁。”战斗结束,蒋介石召集部队官兵讲话,点名陈明仁出列,又命令号兵一齐吹号,向陈明仁致敬!这样表扬一个人,在蒋介石的军事生涯中,是很少见的。自此,陈明仁青云直上,由中尉排长到中校营长,后来又升任黄埔军校上校大队长、团长、旅长……在后来的战争中,陈明仁的表现更为突出,成为国民党军队中一员骁将。
陈明仁是个个性极强的战将。蒋介石奖励他重用他,他却敢于和蒋介石吵架。有人说,他是为数不多的,敢于顶撞“蒋委员长”的人。
1941年冬,蒋介石到昆明,路过壁鸡关时,公路两边许多士兵正在修筑工事,蒋介石停车下来,看见干活的士兵的服装十分破旧,有的棉衣还露出棉花,就问:“这是谁的部队!”有人答:“陈明仁的部队。”蒋介石很不高兴,让人通知陈明仁来见他。陈明仁在前线接到电话,匆匆赶到昆明,直接去见蒋介石。一见面,蒋介石开口就说:“子良,你这个师长没当好呀!”陈明仁不知就里,反问:“我怎么没当好?”蒋介石说:“你的部队衣服破破烂烂,像个什么样子!给盟国人员看见,有伤军容!”“衣服两年一发,可是只穿一个月就破了,而且去年发给我们的还是旧的,你发什么,我们就穿什么。”陈明仁回答。
蒋介石没有想到陈明仁会如此争辩,他大声嚷道:“你竟敢这样顶撞我,我马上把你关起来。”陈明仁毫不退让,说:“我犯了什么罪?莫说关起来!就是杀头我也不怕!”一边说,一边将中将领章撕下来往蒋介石的桌前一丢说:“这个中将我不当了,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蒋介石气得脸色发白。
陈明仁引起毛泽东重点关注的是回龙山战役。1945年1月,中国远征军调集主力围攻滇缅公路上的重镇——畹町的回龙山,打几次都打不下来。战区指挥官卫立煌急调陈明仁率71军参战。陈明仁到回龙山,仔细研究了对手的情况。他的有效指挥,使战斗进展顺利。经过一番血战,全歼了日军侵入滇西的部队。美军观察人员称:指挥官是难得的将才!中外媒体纷纷报道,陈明仁声名大震。远在延安的毛泽东了解了回龙山战役之后,称其为“战术杰作”。在随后的解放战争中,毛泽东曾致电东北战场的指挥官林彪,对陈明仁不可轻敌,应多研究回龙山战例。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37名将领联名发出起义通电,宣布湖南正式脱离国民党广州政府。8月下旬,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电邀程潜、陈明仁到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1949年9月19日,毛泽东邀请程潜、陈明仁等同游天坛公园。陈明仁虽久经沙场,毕竟是第一次和毛泽东见面,不免有些拘谨。陈毅把陈明仁推到毛泽东跟前,随着摄影师按动快门,历史永久地记下了这一幕。毛泽东对陈明仁说:“后天,也就是21日,我们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就要开幕了,各方面的人物都有,唯独还缺少蒋介石的嫡系将领,你来了,代表性就都全了。”
听了毛泽东的这几句话,陈明仁百感交集,既感激毛泽东对他的信任,又惭愧自己在起义前曾犹豫不决,顾虑重重,拖延了时间,于是赶忙主动检讨说:“起义前自己认识不足,蒋介石和李宗仁派黄杰和邓文仪到长沙去拉拢我,我同事劝我把他们扣起来,我不但没扣,还把他们放走了。更不应该的是还把已经扣起来的忠于蒋介石的特务头子毛健钧也放走了,错过了机会。”毛泽东说:“革命不分先后,不要勉强人家嘛。你那种搞法是可以理解的,不要怕人家讲闲话。”
几天后,毛泽东还特意宴请陈明仁,问陈明仁:“你今后打算干什么?从政还是从军?”陈明仁回答:“我是个军人,还想在军事上为国家尽力,不过我那个部队还是国民党,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吧。”毛泽东说:“从今以后,解放军有饭吃,你也有饭吃;解放军有衣穿,你也有衣穿。一视同仁,绝不会有半点亏待你的。”这句话把共产党和毛泽东本人对这位原国民党起义将领的态度,最明确不过地表达出来了。
事后,陈明仁曾无限感慨地对儿子说:“为蒋介石出生入死卖命大半生,难听到他一句诚恳亲切的话,毛主席与我首次相见,却如此平易近人,宽厚仁慈,真有天地之别啊!”
毛泽东曾评价“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
1947年6月的四平之战,在国民党一方被称为四平保卫战,而在解放军一方则被称为四平攻坚战。
这是陈明仁的巅峰之战,也是名将林彪的耻辱一战。
以至于两年之后,毛泽东请长沙起义的陈明仁在自己家中做客,鼓励他继续带兵,并幽默地说:“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哟!”陈明仁自感四平之战罪孽深重,连称不敢。
抗战胜利之后,国共两党逐鹿中原,纷纷看好东北的战略地位,都把能征惯战的将领派去东北,共产党的林彪和国民党的陈明仁自然都在派遣之列。
蒋介石6月3日8时飞到沈阳,亲笔给四平城里的陈明仁写下一函,叮嘱道:“四平乃东北要地,如失守则东北难保矣!斯时为吾弟成功成仁之际,望砥砺三军,严行防御。”
陈明仁召集麾下军官,宣誓死守四平。留给陈明仁的时间已不算很长。由一支刚刚败下阵来的溃军和杂七杂八的乌合之众组成的两万守军,对付民主联军的十几万兵力,胜算能有几何?
从6月15日开始,林彪手下的兵与陈明仁手下的兵在进行巷战。71军每被逐出一个街区,就立刻纵火烧毁街区内所有的民房,不给民主联军做屏障。
6月16日,民主联军占领了四平市区中山公园内国民党军的榴弹炮阵地,陈明仁手下两名营长一个被击毙,一名被俘虏,被歼400余人。民主联军已将陈明仁71军指挥部团团围住,前哨阵地距离陈明仁的核心工事只有500米之遥。
6月20日,东北民主联军6纵17师对国民党军第71军军部发起总攻,陈明仁下令用吉普车堵死房门,用粮食袋当沙袋垒作工事,同时严令手持冲锋枪的督战队,凡有后退者扫射打死勿论。自己则坐在核心的地下室里,神情木然,浓眉下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
陈明仁在傍晚时分,民主联军迫近的时候,被卫士们半推半架着离开了军部,转移到路东的预备指挥所。留下他的兄弟——特务团长陈明信坚守。
从周围地堡里传出的喊杀声、爆炸声越来越迫近,陈明信抓起了电话,打给陈明仁,要求撤退。陈明仁沉吟,咬牙,最终没有同意。因为他知道,核心工事早一分钟失守,就意味着民主联军早一分钟打到他这里,四平城也就早一分钟陷落。20分钟后,陈明仁的第71军军部被攻陷,陈明信被俘虏。经3小时激战,四平守敌大部被歼,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特发电报嘉奖:
“17师作战甚好,甚慰。”
陈明仁已经顾不上兄弟的死活了。四平城铁路线以西已全部被民主联军占领,他把残余部队收缩到道东继续顽抗,凭屋死守,死不交枪。四平城内到处是枪炮声,到处是白刃肉搏的场面,两军的尸体堆满了街巷。71军的直属队打光了,陈明仁把身边的卫队都派了上去,孤注一掷。自己也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在后面督战。陈明仁本人电告杜聿明,要“以身殉国,壮志成仁”,并将一支二号勃郎宁手枪顶上了子弹,装在衣兜里,准备随时自戕。
6月30日,正在战事正酣,陈明仁做困兽之斗的当口,四平前线的枪炮声反而稀疏下来,慢慢地,阵地恢复了平静——出乎陈明仁意料的事发生了,民主联军竟然撤围而去!
后来才知道,撤退的命令是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亲自发出的。这其中,固然有陈明仁拼死抵抗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国民党另外两支增援四平的生力军——郑洞国的53军和孙立人的新一军——已与民主联军担任打援的部队接上了火,林彪担心拿不下四平,使全军陷于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于是主动撤围而去。
事后看来,林彪在四平攻坚战中,显得过分小心谨慎了。
郑洞国和孙立人两人各怀鬼胎,此刻最担心的,不是解不了四平之围,而是担心林彪最擅长的围城打援战术,所以53军和新一军的行动非常谨慎,非常缓慢,几乎是走一步看三步,民主联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和兵力给四平守军以最后一击的。
无论怎么说,终于坚持到了最后5分钟的,毕竟是陈明仁,而不是林彪。此役,陈明仁部下伤亡约17000人,林彪手下亦损失13000余人。后来,林彪手下的骁将如李天佑等,皆评价陈明仁“是员悍将,是头狮子”。
为糟糠之妻拒娶廖仲恺女儿
陈明仁1903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普通农家。13岁那年,他便在父母的安排下,与邻村女子谢芳如成婚。谢芳如大他一岁,没文化,但通情达理,两人感情日渐深厚,并育有两个儿子。
陈明仁21岁那年,决心投报黄埔军校,希望有志报国。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祖母的坚决反对,老太太一气之下用竹筒子把他痛打了一顿,并严格控制了他的经济来源。深明大义的谢芳如见状便偷偷将娘家的猪卖了,将卖得的20块大洋塞到了陈明仁的手中,陈明仁感动得热泪盈眶。
进入黄埔军校后,陈明仁不忘妻子的嘱托,苦读兵书。1925年1月,惠州战役打响,陈明仁成为此战的功臣,其官职随后不断晋升。
一天,宋美龄登门造访,有意将大家闺秀、廖仲恺先生的女儿介绍给陈明仁,陈明仁不为所动,以家有妻儿为由委婉拒绝。不久,蒋介石又专程派人前来说媒,并暗示这桩婚姻对其事业的重要性。陈明仁这次正色拒绝道:“我不做陈世美,中国早有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妻不能忘的古训!”后来蒋介石因此事觉出陈明仁志虑忠纯,才堪大用,从此把陈明仁视为自己的嫡系将领。陈明仁一路平步青云。
1933年,陈明仁升任为国民党陆军第八十师师长,肩扛中将军衔,思妻心切的他连夜把妻子接到身边,随同左右。
妻子鼓励陈明仁反蒋投共
在战场上堪称铁虎猛将的陈明仁,对妻子却始终充满柔情。
闲暇时,陈明仁便手把手地教谢芳如写字、翻译电报,使原来不识几个字的谢芳如担任了粗通文墨的译电员。而谢芳如也用心当起了陈明仁的贤内助。每当陈明仁出征前,谢芳如便陪同丈夫一起招待部属,为丈夫代杯饮酒,鼓舞士气。战后,她常带领部属们的家眷,驱车数十里去远迎凯旋的官兵。谢芳如也因此被官兵们戏称为“半个军长”。
两人的恩爱在陈明仁日后的自传中得到了印证:“我秉灯夜读,她依依相伴;我展纸挥毫,她悄悄磨墨;夫唱妇随,妇帮夫强……”
1949年初,在程潜和中共湖南地下党的启迪下,陈明仁有意反蒋起义、弃暗投明。当他把这个打算告诉妻子时,谢芳如很快明白,这是丈夫在人生中的重要抉择。她为丈夫打气道:“想好了就去做,你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妻子的话令陈明仁更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走的决心。
1949年8月4日,陈明仁与程潜一道通电宣告和平起义,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陈明仁做出了终生无悔的选择。
痛哭三天悼念病逝妻子
可就在此时,谢芳如的身体日渐虚弱,她被查出身患癌症。陈明仁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震惊与悲痛。
谢芳如当时住院治疗的地方就在湖南湘雅医院,主治医生正是湘雅医院第四任院长萧元定的千金萧毅。心急如焚的陈明仁特意登门拜访了她,言词尤为恳切:“萧大夫如能妙手回春,吾定将图报!”见陈明仁将军为了妻子亲自造访嘱托,萧毅顿生敬佩之情,曾多次感慨:“对爱人这么好的丈夫,我还只见过陈将军一人。”
1950年4月,谢芳如最终未能敌过病魔,不幸辞世。在妻子的追悼会上,这位战功赫赫的将军双膝跪地,声泪俱下地读着亲写的挽词:“千里归来,竟艰一诀,从此音容长杳,除非梦里相逢。卅年恩爱,永矢同心,若论伉俪深情,敢谓世间少有。”据陈明仁的孙子回忆,从不流泪的陈明仁,在谢芳如去世后哭了整整3天。
安葬好妻子后,陈明仁在旁边特地为自己预留了墓地。临终时,他几次要求后辈们将其与妻子谢芳如合葬在一起。35年后,他终于从八宝山移墓岳麓山,实现了与妻子永远相伴的心愿。
伉俪情深令主治医生心生爱慕
陈明仁对妻子的一片深情,早已令全程治疗谢如芳的萧毅感动不已。这位自幼立志继承父业、终身不嫁的留美医学博士,因亲眼目睹陈明仁的铁血柔情,开始对他起了仰慕之心。其父萧元定把她的心意,如实告诉了他的老朋友——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的李维汉同志。
1952年4月,陈萧二人在李维汉的撮合下喜结连理。那年,陈明仁49岁,肖毅女士33岁。英雄美人,成为军中颇受仰慕的“伴侣”。婚后萧毅未育有子女,但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每当萧毅去上夜班,陈明仁就为她准备宵夜。
1955年,陈明仁被授予上将军衔,后又连任第二、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1974年5月21日,陈明仁因患癌症在北京病逝,离开了与他共同生活了22年的第二任妻子萧毅。陈明仁辞世后,萧毅没有再婚,而是与保姆相依为命,全身心地扑在妇幼保健工作上,曾担任湖南省妇幼保健医院的首任院长。
严明家训留下“剃头匠”理论
陈明仁对妻子予以深情厚爱,对子孙则予以严明家教。他按照我军的光荣传统,将家训定为: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并曾决定以此作为曾孙们的名字。但这在后来的实际操作中却遇到了麻烦:第一个孩子叫“团团”,很好;第2个孩子叫“结结”,取其谐音,改叫“洁洁”也挺好;但第三个、第四个叫“紧紧”、“张张”就有些别扭了。所以,陈明仁这个“光荣传统”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除了严格的家训外,陈明仁在生活中处处以身示范,为后辈树立榜样。
1971年大年三十那天,陈明仁接到通知,说要拉闸限电。结果晚上却没有停电,陈明仁就打电话到电力局去问:“是不是给我特殊照顾了?”电力局的人解释,因为过年,市里临时决定全城都不停电了,陈明仁这才放下心来,他告诉子孙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因为他的身份受任何优待。
陈明仁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到了后辈。他的8个孙子孙女,有7个考上了大学,这在当时相当不容易。尤其是孙女陈镇生还考上了清华大学。
孙辈们进入大学后,陈明仁便教导他们:剃头匠是最好的工作,无论什么世道都有一口饭吃,以此劝诫孙辈们一定要掌握一门生存技能。现在,陈明仁的孙辈们依旧在用这个剃头匠理论来教育他们的后辈,他们认为这是他们陈家最宝贵的财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