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风是轻的,云是轻的,脚步是轻的,心情也是轻的,卸下所有负累,走进这安静的初秋里……

步入九月


立秋刚过。我们不说夏日繁花

你看,那些漫天飘着的云朵

都变得那么轻盈与柔软

田野里,稻子湾下了沉甸甸的腰身

阳光收敛起炙热的光芒

就连身上那道不和布局的伤口

开始变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携带着一些密码,行走远方

异乡的街头,梧桐叶随风飘扬

雨一场接一场的下

雨滴似断了线的眼泪,剪不断,理还乱

所幸,身边一直有他陪伴

只闻花香,不谈悲喜


归来,绝口不提疾苦,不提疼痛

更不提那些辽阔的苍凉

只想徐徐举步,步入九月

在每一个醒来的清晨

对所爱的身边人道一声

秋安

落雨的黄昏


站在窗前

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说什么并不重要

重要的,一场大雨

即将在黄昏时分落下


雨落下时

远处的街灯一盏盏亮起

橘红色,有许些暖意

天黑了,房间里更加寂静

除了听雨,我们什么也没说

晚安


那么多的美,从暮色中升起

天空隐去明亮,尘埃落定

晚风轻拂过窗棂,有细微的暖

缓缓越过,每一个角落


此刻,安静地坐下来

听一些细小的时光

在身边轻轻滑过

仿佛他温柔的目光

始终坚定不移不离不弃


窗外,夜色微凉

一切都是最美的存在

收起游离的心绪

道一声,晚安

坚信,会有更美的明天

等着我,以及我们


良药


一场大雨

把窗前的桂花打落

仿佛,大把大把脱落的头发

了无生趣地贴在地上

此时,什么都可以放下了

将洋桔梗,玫瑰,香水百合

揉碎。兑二两雨水喝下

止九月里所有的疼

影子


夜晚的走廊,静悄悄的

只有我和夜风在不停地走动

影子,像灵魂摆渡

不离不弃


初秋赋


小院绿得有些假

阳光透过树梢撒下来

树叶随风飘扬

鸟鸣声更加清脆

给天空增添许多高远


打开窗户,微风不燥

人间的美好就这样徐徐打开

生活的琐碎,也就随之打开了

收拾房间,打扫尘埃

煮水洗茶,温杯啜饮


在安静的时光中

品读各种滋味

偶然抬头,窗外

远山清晰可见

秋天,渐渐有了眉目

一些美好之外


男人一个耳光过去

女人白皙的脸上

立刻泛起五道红晕

她并没有哭

伸手拿起柜台上的花瓶

同样狠狠地扔到街上

此刻,天空突变,狂风大作

雨滴和梧桐叶哗哗落下

雨中,几支盛放的玫瑰花

在花瓶的碎片里

愈发娇艳

白露


凌晨三点,翻身

背对着黑色的窗户

尽量把呼吸压到最低

许多个不眠的夜晚,只有今夜

适合把自己交给夜色

这样,似乎才会心平气和地接受

所有即将被掩埋的疼痛与疾苦

这样就好


大病初愈,午后的阳光下

我们一起,泡一壶陈年普洱

听古风歌曲。听窗外清脆的鸟鸣

偶尔看书。偶尔发呆。偶尔

聊聊生活。聊聊四季花开花落

更多时候,只是各自喝茶,各自沉默

在时间的流逝中,绝口不提

这些年来,我们各自隐忍的孤独与寂寞

秋天的落叶


一阵风吹过

树叶纷纷落地。阳光下

闪着金色的光芒

仿佛,一场落满人间的爱


父亲走过树下

蹒跚的脚步,刚好

与一束阳光撞了个正着

多么清脆的响声啊

如同他不常出现的欢笑


风继续吹着

树叶依旧不断落下

阳光越来越热烈地照在父亲身上

他安静得像枚秋天的落叶

被我们深深地爱着



娄继会,女,60后。医务工作者。云南元江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热爱生活,善暖于心。喜欢用文字记录一些或美好或忧伤的东西。作品散见于报刊书籍及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