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8号清晨,我们从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野生动物具乐部⛺️帐篷酒店再次出发!

前往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马拉河现场,观看和拍摄举世闻名的马拉河之渡也称“天国之渡”。

本次东非大草原追逐野生动物之旅,路况极差,尘土飞扬,每天六小时以上奔波摇晃抛跌,我坐过的两辆吉普各爆胎一次,其艰辛劳一程度可想而知。来次非洲游虽不易,但只要能看到壮观的动物大迁徙,也绝对超值!🙏✌✊👍✍

当阳光洒满大地,我们进入了一派生机勃勃,和谐共处的马赛马拉大草原。

马赛马拉草原,骄阳似火,神秘,原始,狂野。有山丘,有灌木、有河流、有辽阔的大平原,色彩和层次都比较丰富。

进入草原,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必须乘坐敞篷越野车。

百万年故事的稀树草原、散乱的金合欢树,孤独而坚定的屹立在草原上,将东非草原挥洒自如的狂野和生动气息俯美绝伦,极致渲染。

阳光下一望无尽的棕色草原上,闪现出亮眼的黑白条纹,那是一路撒欢狂奔的斑马🦓。偶尔可以看到不经意间,露个脑袋的羚羊戓角马。金合欢树和奔跑的各种野生动物,唯有在东非辽阔草原可亲眼所见这壮阔的画面!

👀,斑马三兄弟身体条纹,看式相同,其实每只斑马的黑白条纹都有细微的差别,在若大的草原上根夲找不出相同条纹的斑马🦓。在草原上,🦓斑马靠黑白相间的条纹来迷惑捕食者。

肥美的草原生活造就了斑马,羚羊肌肉健硕的体型,也成为狮子,猎豹捕食的对象。因此“四面埋伏”,“撕杀掠夺”也时常在草原上演!

凸着👁的蹬羚羊,性格机警,行动敏捷,视觉敏锐。

吃着草都不忘抬头警视周边是否有潜伏的猎豹来攻击

草原上野牛虽是食草动物,但脾气暴躁、攻击性强,以勇猛著称,当地人称野牛为战斗力强悍。

长颈鹿悠闲自在的在览食。

高贵典雅长颈脖鹿,是陆地上最高的生物,在动物世界中可谓独一无二。优雅的长腿,健美的身型,修长的颈脖,安然的神态,似乎没有天敌。长劲鹿每天只睡30多分钟,并时刻都警惕关注着周围动静,在危机四伏的非洲草原上繁衍至今,有其独到的生存之道。


狮妈妈在草原上四处游走,为狮宝宝们觅食。

拍下这母爱的画面:狮妈妈守候着在绿草如茵的草坪上熟睡的🦁宝宝们。

黑人司机手持对讲机驾驶着敞篷车奔驰在非洲的大草原上,带着我们一路寻觅野生动物的踪影。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角马世界,看着它们都亮眼。

每年水草丰盛季,数以百万头的角马,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动物保护区,进入水草肥美的马赛马拉草原。

角马学名牛羚(属牛科),它们是马赛马拉草原数量最多的食草动物,寿命为25到20年。体重约230一270多公斤,喜好群居,虽然相貌十分凶猛、但胆子小,不会主动伤人。

蓝天下,各种姿态的树叉上都是鸟儿的天堂

天堂之鸟

疏落的金合欢树上挂满着鸟巢

全神贯注才能拍到最美的动感画面🙀😾😿

据介绍:马赛马拉大草原是非洲肯尼亚最大的草原。占地面积达1800平方公里。位于肯尼亚西南部与坦桑尼亚交界地区,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动物保护区相联。始建于1961年。区内动物繁多,数量庞大,约有95种哺乳动物和450种鸟类,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是动物大迁徒记录片最主要拍摄地,更是“天国之渡”的最佳观赏地。

好期待在马拉河能围观到“天国之渡”的震撼场面!



在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除了看到非洲五霸(大象、豹子、狮子、犀牛,野牛)外,还有羚羊、斑马、长颈鹿、狒狒、河马以及多种乌类。它们远离人类文明,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片自然环境保持最好,动物品种最多,丰富肥美的马赛马拉大草原上。

上午,我们在这片草原上寻找🦒🐘🦌🦏🦓🦁🐗的足迹。

下午2点左右黒人司机驾全开放式四驱越野车、带着我们跟着动物群落一起前往马拉河迁徙现场!


对非洲的最初印象,来自于中央电视台巜动物世界》栏目的场景: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追逐围猎的狮、豹群,浩浩荡荡迁徙的角马,马拉河中潜伏的🐊鳄鱼、河马等等…。

而今我们能坐着敞篷狩猎车,在马拉河亲眼目睹央视《动物世界》栏目的场景,心情激动,无语表达。

我们跟随这批浩浩荡荡角马队伍来到了马拉河度口。角马渡过马拉河,是迁徙中的重要关口。

马拉河是野生动物的生命河。流经非洲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全长395公里,流域面积13,504平方公里,其中60%位于肯尼亚境内,40%位于坦桑尼亚境内。河流发源于肯尼亚多雨的山区,即使在旱季时也从不断流。3-6月的雨季,河水会陡然上涨,最后水量可以达到平时的两倍以上。在世界壮观野生动物大迁徙中占有重要地位。

每年7月一8月、野生动物横渡马拉河,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和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之间来回迁徙。马赛马拉既是终点,也是新迁徙的起点。而马拉河暴涨的激流和鳄鱼的狙击是最艰难而壮观的一幕,被称为马拉河之渡或天国之渡。

中午1点左右抵达马赛马拉河渡口,河面最有利的位置己被其它车辆占据。我们的黑人司机很会观察地形,将敞篷车左扭右拐插进了渡口有利的观察位置,离渡口非常近。

很有幸哦,原始的气息,😱近距离观察动物们的生命密码,让我们用手机、像机拍下了马拉河之渡、或“天国之渡”这组壮观震撼的场景!

马赛马拉河对面是坦桑尼亚塞伦盖蒂草原。我们惊呀的看到对面灌木林中有一小群斑🦓、角🐴在灌木林转来转去寻找下河口。我想可能是它们家人还没渡过去原因,又想返回到马赛马拉河口。(手机录拍视频)

正逢迁徙季的马赛马拉河渡口,早已聚集了百万头角马队伍安静的等待头领下达渡河的命令。

与角马队伍同行的斑马,是一只由数十万只斑马组成的集结队伍。

我们跟随的这批声势浩浩荡荡的百万角马,斑马迁徙大军,正有序的站在渡口等待头领发出冲锋吼叫声。

听说:在动物天堂里、角马与斑马是草原上最好的结伴,是大迁徙最好的搭当。在草原上,斑马最喜欢吃高层的新草,角马则喜欢吃中层的嫩草,它们吃剩的短草正是瞪羚羊的美味。所以它们相安无事,配合默契。在迁徒过程中,通常是斑马打头阵,是开路先锋,角马是中锋和绝对主力。

一阵狂跑的马蹄声,动物混合的呜叫声,将我们的视线拉到了通往马拉河道路上。看见又一支更加壮阔的角🐴斑🦓队伍,在头领的帅领下直奔马拉河渡口。

精彩的“天国之渡”即将拉开序幕啦!

马拉河对面是坦桑尼亚塞伦盖蒂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大草原,也是动物们必需横渡马拉河到达迁徙的终点。

河岸边尘土飞扬,角马、斑马跃跃欲试,动物大军己做好渡河准备。

海天己调整好相机模式,时刻准备着拍下野生动物迁徙过河的壮观画面。

同车的好友、霞姐也用相机苗准河面,期待动物大军开拔过来!

地陪告诉我们:角马是这片大草原上数量最多的种群,每年有几百万只角马在非洲大草原上迁徙,也为狮子,鬣狗,鳄鱼等猎食者带来源源不断的食物。在雨季来临之前,角马会离开马赛马拉,不远千里的返回原地孕育下一代。正因为肥美的水草不总是固定在一个区域生长,动物大迁徙其实就是一个跟着食物走,持续不断的活动。每年两次迁徙,大约有近三分之一的角马成位食肉动物的美食或死于急病。整个迁徙过程将大自然最原始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演绎得淋漓尽致。

突然听到车内对讲机通报:角马开始过河了!我们赶紧把视线转到河里,真的有五只角🐴开始试探着过河。现己有二只爬上了对岸斜坡。(我想,可能是头领派出先驱者探路)

再朝前看,第一只上岸的角马又返回来了。站在河床边低着头,似呼告之河里焦急等待回信的角马,可以放心过河啦!

三只角马用力游向岸边。身傍助威的大鸟和返回来的角马转身回渡口为它们去报平安信了。

渡口上的角马、斑马早己摆好了冲锋姿势!

听到前方通报平安无事,所有角马前扑后涌冲入了马拉河。

冲过了马拉河沙石滩

跨入靠坦桑尼亚塞伦盖蒂河岸边。

先登陆的斑马、角马,很有序的拉成了一条直线、登上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大草原,慢慢消失在草原尽头。

接着登陆的队伍急不可待,形成四面八方登陆状态,它们己迅速向对岸冲刺。渡河、登陆、终于成功啦!

胜利是属于勇敢强壮的角马!

第三批准备过河的角🐴和斑🦓,突然看到第二批过河时一只受伤的角马斜躺在河边。🐊鳄鱼正向角马靠近,这时河床上两只鸟不停的向角马叫唤。(我们开始为这只受伤的角马担心,是否会给鳄鱼吞吃)

岸边踢腿扬灰准备冲刺的角马,看到河里受伤的角马,马上成为鳄鱼🐊的大餐,开始收腿犹豫啦!迟迟迈不开前腿跃入马拉河!

角马、斑马在岸上来去排徊,犹豫了很久并不断探头观察河面动向。这些举动让我们感觉、角马们很难克服面对天敌的心理恐惧感,有可此撤退。

突然,河床上又出现一条🐊鳄鱼,正爬在河床上静静的恭后着过河的角马,随时寻找着饱吃一顿时机。

岸边急待过河的角马、斑马、更混乱成一团,队伍开始终盘桓不前。

我想,岸边乱成一团的迁徙大军会不会放异今天渡河呢?我紧紧的盯着岸边的角马群,观察它们的动向。

突然同车的小赵大喊一声,排在前面的角马头领转身啦,斑马、角马开始撤退了。

真的唉!角马,斑🦓队伍己转身,离开渡口,向马赛马拉草原开拔。

往马赛马拉草原方向开抜了

明天是否过河呢?不得知!

我们又继续在马拉河蹲守近一个时晨,看到动物大迁徙中有撤退的,也有不怕死往前冲的。


这时,河中又有一小群角马排成一队试着过河。

并勇敢的冲过了马拉河!

岸边继续等待渡河的角马头领,看到派出的小分队登陆成功,立即高叫一声,率领角马队伍跟随小分队路线,一鼓作气地冲过去。千军万马冲进河里,鳄鱼招架不住,只能给角马避让河道。

最后赶到马拉河渡口的角马队伍,也不甘势弱,争先恐后、勇敢的从岸边高处飞身跳入马拉河畔,哗啦一下、全部冲过马拉河奔向肥沃的坦桑尼亚草原!

此时的塞伦盖蒂草原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尽管征途漫长一路艰辛,尽管危机四伏隐藏凶险,迁徙大军依然我行我素,无所畏惧,在迁徙路上一路向前!

在大迁徙中,动物们还要穿过狮子山头。

越过豹子们的领地。

并提防猎狗、狮子、猎豹跟在前往马拉河车后,随时准备追杀猎捉迁徒路上落伍的角马、斑马等动物。

越过马拉河时,还会受到河中🐊鳄鱼、河马的攻击。遥遥千徒路,危机四伏。但却动摇不了为生存而举行大迁徙的步伐!在野生动物世界里,让我们看到了大自然残忍与优美并存,天堂与地狱同在!

目睹大迁徙过程,真的很有意思,整个过程太让人震惊!😱大队聚集丶观察丶犹豫丶小队侦察丶回来报信丶过去一点丶哗地都过去了,有过不去的,还有摔伤的,等等现状。它们面对四面埋伏,勇敢的踏过危险而去往水草丰盛的乐园,真是一场生灵迁徙,生命的博击。


在马赛马拉、广袤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每天都上演追捕、逃生的生死时速。在这里,弱肉必强食,强者才能生存。在这里,大自然的生存法则被诠释的如此深刻。

生死迁徙季,数百万头动物按强至弱的队型从肯尼亚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进行长途跋涉来到马拉河。那浩浩荡荡壮观威武的迁徙队伍,狂跑扬起的尘土千里云烟,数不清的角马你追我赶相继过河,勇敢飞身一跳激起的万丈水花让我们惊叹不已,血液都会随着它们的嘶鸣声沸腾起来。整个迁徙场面非常非常壮观震撼!场景让人非常感动难以忘怀!狂野东非,马拉河之渡不悔称世界最壮观的“天国之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