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年里,许多美好的文字及诗歌,像星星一样闪耀,散发着光芒,拯救我枯燥的灵魂,拯救我混沌而无聊的时光。有时我想海子的诗歌,就像一首首凄美的乐曲,而我恰恰能被它打动。就像我喜欢海子的诗歌《九月》《询问》《答复》….以及“姐姐,今晚我在德令哈”。

从青海到敦煌途径德令哈,如同遥远路途中一个久远的梦,让我急不可待的想走近它。去时天色已晚,但德令哈的天空仍旧清爽明亮,我一人走在德令哈的街头,只有一个目标, 去看看美丽的巴音河及巴音河畔的海子博物馆。——海子今晚我不关心人类,我只看你。

我一人走在异乡的街头。不知东南西北,只知道沿着一条街就能到巴音河。其他人去小吃街了,晚上时间有限,为了心中所念,总得舍弃一样。

德令哈的道路非常宽敞,车辆行人却很少,仍会感觉周围散发时尚现代异乡的气息,像这儿广袤璀璨的星空,辽阔深沉的戈壁滩一样,令人着迷。

沿着酒店门前的道路往前走,不远处有一处喷泉广场,正在举办一场夏秋季晚会。

在路边看到有卖刚脱皮的新鲜核桃,就买了两斤,卖核桃的老人用秤砣挨个把核桃炸开,第一次看到这样周到的卖核桃。

到达巴音河,夜幕仍未降临,夕阳下的巴音河美丽异常,宽阔的河床,清澈的河水自由流淌,当灯光亮起时,桥上仿佛有许多五彩斑驳瀑布喷薄而出,伴随轻柔的音乐,如梦如幻。顺着布满鲜花异草绿树成荫的河岸行走,不远处就抵达海子博物馆。

海子博物馆规模比想象中大多了,我进去时里面有两个工作人员,只有我一个参观的人。博物馆里陈列了海子生平介绍,作品,照片等等。海子十五岁时就考取北大,学的政法,但极其喜欢诗歌,短短一生的时间,写了200多万字的诗歌,博物馆外边,河边矗立着许多海子诗歌的碑文,还有两块粉色的雕有海子头像的巨大的玉石,玉石上刻着海子当年路过德令哈写下的诗文《姐姐,今晚我在德令哈》海西州人民为了这名才华横溢的诗人海子的这篇诗文,而做出的这一切,很令人敬佩。这座城市也因为海子这篇诗歌而变得灵动和富有想想力。

我站在河岸,隔着岁月,在遥远的西部小城德哈令,更近更真切的触摸海子诗句里的孤独和伤痛,体会着他说的::“姐姐,在这里我只有戈壁,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伤时握不住一滴眼泪。。。”他的许多诗歌里,多次提到草原、戈壁、麦田、青稞、石头、野花、远方。。。

在这里,从青海来时,行驶的车里,我看到这里的田野辽阔贫乏,长不出青稞的田野,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白色的石头:有石头举起的天空;有石头散落的苍凉;有石头忧郁的沉默;有石头投掷的迷茫。

在这里,德令哈,流水潺潺的河边,我走近他的诗歌意境,却走不进他的内心,我试着解读他的诗歌,但却不能安慰他已故的灵魂。我走在他经过的城市,却走不进他的前世,我站在自己的今生,只有以这种方式表达怀念。轻描淡写,仅此!

一年又一年,有多少往事穿城而过,又有多少怀念消散在荒野。当你一人独自走在德令哈的街头,德令哈已经是一座,干净、清爽,处处鲜花点缀绿树成荫的美丽小城,它已在岁月中渐渐接近诗人的样子,安静、诗意、孤独、神秘。

海子像这城市的另一张名片:他,在笑,灿烂的笑,叹息的笑,悲伤的笑,孤独的笑。他已深深的长在长在这片土地上,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

诗人,安息吧,夜虽然很长!德令哈,再见,戈壁中生长的神奇的城市!


附上海子在德哈令写的诗歌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海子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2019年8月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