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镇位于弋阳县西南42公里处,地处弋阳、贵溪交界处,东连叠山镇,北与箭竹相邻,西南与贵溪市流口镇和金屯镇相接,是弋阳县南乡一个古镇,明朝正德年间建村,是宋代宰相陈康伯的故里。虽早有所闻,却从未深入了解,今日随三清媚踏上这片土地,得以知晓一二,这里就说说弋阳港口古镇之行的所见所闻:

一、大源岭营林林场

走进林场,眼前还依稀有70年代林场的模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边翠绿的竹林,还留有当年林场职工的营房。有些年代的房子屋顶上爬满了绿色植物,甚是好看。正走着一辆三轮车开来,车上站着三个工人,不知是否正好从林中归来?没走几步,听得路边竹林里有砍竹声,寻声走了进去,并没见人影,兴许是竹林太茂密,还是在竹林深处?因时间不允许没再进去探究竟,继续前行,却意外遇见了养蜂人余师傅。

  一栋旧房前摆着十几个蜂箱 ,他正在专注地喂蜂,我很好奇地观看着,问这蜂都在哪采蜜,他说这山边就有无数小花朵,蜜蜂都会采,他有一百多个蜂箱,每年可收蜂蜜一千多斤,由在上海的儿子包销售,一家人分三地,老婆在县城居住,自己则长年呆在林场养蜂,看来,养蜂还要耐得住寂寞,辛勤的付出才有甜蜜的收获,这才是真正的劳动者啊!

  辛勤的劳作者都是值得敬佩的,是这块土地上最普通最可爱的人!试想没有林场工人的劳作,也没有现在这茂密的竹林和树木,真可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啊!

二、天主教堂和紫薇花树

初见教堂还是被它的风格震撼,和江南小镇比,它的西式风格有些突兀, 建于1935年,教堂的四面墙是大青石与砖砌筑,有些建材由欧洲运来。 教堂内的天花板线条感极强,形成精美图案,显得富丽堂皇!最具戏剧性的是大门上五角星图案,还写有“港口粮管所 二库房”,一看就知道是历史的产物,事过境迁,现已归还于教会,经历八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因改为粮库,窗户已被改造,很多部位已经风化,面临着修缮。

与此教堂鲜明对比的是不远处一株百年紫薇花树却开得一树繁花,生机勃勃,她是历史的见证者,目睹了教堂的风风雨雨!

三、方团水库

  吃完午饭,我们接着去方团水库,初到方团水库并一眼看去未不觉得很大,只是水在青山之间,碧绿碧绿的,映着青山。水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波光粼粼,我们坐上机船开往水库深处,上船时一股清凉风吹来,刹那间感觉凉爽不少,越走进去越感觉开阔,空气清新,水质清澈,水面绿得像一块无瑕的翡翠,恨不得采一块戴在胸前。四周树木茂盛,是一个天然养吧。

  弋阳政府正在投入资金建饮水工程,为弋阳城乡居民提供日常用水,不久弋阳人民就能喝上干净安全放心的自来水了。同行的吴摄影师用无人机拍了水库全貌,从空中往下看,可以和千岛湖相媲美!我们绕水库转了一圈,返回时,看见两位垂钓者坐在岸边悠然自得的样子,还真是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四、窑上民间古窑

  根据《大明一统志》、《兴安县志》等有关文献的记载,弋阳县古代曾烧造瓷器。 磁窑据说比景德镇古窑历史还早,多达九十九座。

  来到窑上古窑遗址,只见古窑地处丘陵,山势起伏,坡地绵亘,在杂草丛生中星罗棋布地排列着。前行中,见一处处的斜坡上,瓦罐、碗碟的瓷片零落地嵌在泥土里,滓渣等更是俯拾皆是,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山坡挖了起来,发现有冰裂纹青瓷碎片,亦有基本完整的杯盏。我们每个人都寻得一个满意的“宝贝”,留着纪念!古窑里是否有更多的宝藏待探秘。

  一日的采风前行,看到的远不止这些,弋阳港口人的勤劳淳朴,热情招待客人的 “打茶”风俗,  还有镇里领导为扶贫做出的努力,从村里那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里,从菜园里成熟的瓜果里,从安置房里老百姓的笑脸里,我读懂了一切!

宰相陈康伯  《阮郎归 寻竹路破林扉》里 写道:间来溪上有云飞。溪光接翠微。江南三月落花时。春波去棹迟。寻竹路,破林扉。苍台旧钓矶。欲归回首未成归。黄尘满素衣。 “寻竹路,破林扉”是词人一生的追求, 也是词人一生宏大事业的写照。 今日,宰相的故里的人们,也正在披荆斩棘去克服一切困难开辟一条全新的适合港口发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