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卡出发,走109国道,翻过橡皮山,沿环湖西路,一路往西,大概有150多公里的路程,就到了青海湖梦兰圣境。梦兰圣境是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青海湖西北岸的一个旅游度假村。

一路上,越接近山区,藏民放牧的牛羊越多。到了山里,更是漫山遍野的牛羊。而从山下到青海湖畔,山清水秀,辽阔起伏的草原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色绒毯,数不尽的牛羊马如珍珠般撒满草原,湖畔大片整齐如画农田麦浪翻滚、菜花金黄,而那碧波荡漾、水天一色的青海湖,则好似一面宝镜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这与去茶卡盐湖的路上很少见人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青海湖是青藏高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如果到青海不去青海湖,就等于没有到过青海。就像到北京不去故宫和八达岭长城,到西安不去大雁塔和秦始皇兵马俑一样,缺少重点,不那么完美。因为青海湖是青海的象征,青海省是籍此而得名的。

青海湖古称“西海”,藏语叫“措温布”,意思是“青色的湖”;蒙古语叫“库库诺尔”,即“蓝色的海洋”。从北魏起才更名为“青海”。近代青海建省时为了区别,才称为“青海湖”。

青海湖是中国最大的,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内陆咸水湖。它的面积比著名的太湖大一倍还要多,比四个香港还要大,环湖一周约360公里。

青海民间有这样的话:“身背炒面绕大湖,跑垮好马累死鹿”。由此就知道湖泊有多么的浩瀚辽阔,就是当地人,在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过去,环湖一周是多么的不容易。

青海湖形成于200万年前,初期属于外流湖,与黄河水系相通。后来由于地壳运动,周围山地强烈隆起,尤其是东部日月山的强烈隆起,致使原来由西向东流的倒淌河被堵塞,倒流入青海湖,随着湖水的不断上升,又逐渐形成了尕海、洱海、海晏湖等子湖。

  自古以来, 美轮美奂的青海湖就是青藏人民心中的圣湖。关于它的许多传说,都是那么美丽动人。

传说一:古时候,老龙王有四个儿子,为了让儿子们学好治海的本领,他把海分封给儿子们管理。大儿子分到东海,二儿子分到南海,三儿子分到北海。轮到小儿子了,没的分了。老龙王就对他说:“我的海都分完了,你要是勇敢的龙的子孙,就自己去造一个海吧。”

听了父亲的话,小儿子架起云头,到处寻找造海的地方。他先沿着东海飞,看见那里已经有了大湖:洪泽湖和太湖。他又往内地飞,又看见两个大湖:鄱阳湖和洞庭湖。他飞来飞去找不到造海的地方,但他也不甘心就这样半途而废,于是他飞呀飞,最后飞到了大西北,发现了这块广阔的土地。他就大显神通,汇集了108条河流,造出了一个浩瀚的海来。因为这个海是和东、南、北各海相抗衡的,所以面积非常大,就叫“西海”,而他就成了西海龙王。

  传说二:1300多年前,唐朝文成公主与吐蕃王松赞干布和亲,文成公主千里迢迢远嫁吐蕃国(今西藏)。一路上顶酷暑冒严寒,风尘仆仆,整整走了三年。途中,公主很是思念家乡,便拿出临行前皇帝赐给她的能够照出家乡景象的日月宝镜,果然看见了久违的繁华家乡长安,再看看荒凉的青藏高原,她不禁美目酸楚、泪如泉涌。然而,公主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便依然决然的将日月宝镜扔出手去,头也不回的朝吐蕃国继续前行。没想到她扔出的宝镜落地时闪出一道金光,就变成了日月山,而她流下的泪水,便汇成了这片青蓝色的湖泊。

  传说三:很早以前,这里各民族部落环湖而居,一些部落头人为争夺地盘,不断挑起战争,常常搞得阴风怒号,血染草原。后来,蒙古族出了一位明智的英雄,他叫库库诺尔。他主张邻族和睦相处,反对头人们挑起不义之战。

邻族人受到狼、豹的袭击,他带领本族人帮助邻族驱逐狼豹;邻族人受到天灾,牛羊成群死亡,他说服本族人相助周济。渐渐地,这里的蒙古族和相邻的各族牧民,解仇隙、消战祸,亲如家人、团结共处。

后来,库库诺尔为了民族团结积劳成疾。他死后,这里的人民哀思和痛哭,震惊了天上的玉帝,玉帝就封库库诺尔为“团结之神”,负责管理湖周边牧民的福祸。于是蒙古人就把青海湖也叫库库诺尔,青海湖也成了团结友爱的象征。

  传说四:远古时期,草原遭受水灾,在青海海底有一口巨大的泉眼,每天涌出不计其数的水,淹没了庄稼,淹没了牛羊,淹没了母亲和孩子。有一个勇敢的年轻人为了拯救同胞,进入大海深处,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大山堵住了泉眼。大水褪去了,牛羊得救了,人们又恢复了安乐祥和的生活。年轻人的恋人知道爱人再也回不来了,也纵身跳进大海,变成了美丽的海岛。自此,无数的鸟儿终日在岛上飞翔歌唱,那个小岛叫做鸟岛。

为了纪念年轻的勇士和美丽的姑娘,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对着青海湖的海心山,顶礼膜拜。

美丽动人的传说为青海湖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我不禁思忖,那些富有神秘色彩的美丽传说都蕴涵着什么?其实蕴涵着中华儿女的精神与追求——不怕苦、不怕累,勇于创业打天下的精神;为了国家,敢挑重担、不负使命的精神;为救民于水火,不怕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爱好和平、和睦共处,团结一致谋发展的精神境界。这与西方国家的价值理念有许多不同,他们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第一想到的是祈求上帝帮助,而我们中华民族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用什么办法解决,怎么去克服困难 。这就是中华民族为什么上下五千年能一直延续的原因所在。

青海省是个多民族的聚集地,全省共有54个民族成分。这里的民族和睦相处,互助友爱,是民族大团结的典范。因为自古以来,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所以他们倍加珍惜和平福祉和民族团结的来之不易。

青海湖畔,土地肥沃,草原茂盛,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在汉代以前,羌人就在这里游牧。西汉末年王莽在湖东边设西海郡,筑城戍守。南北朝后期至唐初,这里又是吐谷浑王国活动的中心。唐代,吐蕃与唐朝大将薛仁贵、李敬玄、哥舒翰等先后在湖区鏖战,伤亡无数。诗人杜甫就有描写当时战争惨烈的诗句:“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在明代,蒙古诸部为争夺湖区而又大肆杀伐。清朝时,在湖边筑察汉城,每年会集蒙古诸王祭海会盟,以宣示主权和增强各民族的国家认同感。

而今,每年8月的祭海,已形成为一种传统的民俗活动,一种祈福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民族团结友爱的文化现象。2008年,青海湖祭海还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只可惜,我们今年来青海有点早,这里盛大的祭海活动还看不到,有点美中不足。

  按照原计划,我们当天吃罢晚饭后,要在梦兰圣境度假村参加一场青海民族习俗的篝火晚会。但刚到开始吃饭,天就下起雨来,并且越下越大,篝火晚会由此也取消了。

我们4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与饭店老板聊着天,将近夜里11点了,雨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只有冒雨回到住处了。高原的雨交着风,冷嗖嗖的,雨滴打在脸上生疼。真没想到,在这里我们会被雨水浇个透心凉。

回到住的帐篷里,我们把浑身上下湿透的衣服搭在床头上,赶紧钻进了被窝里。这一夜,风雨交夹,帐篷呼嗒呼嗒作响,只想被大风刮破。外面的雨水漫进帐篷,只想把床前的鞋飘起,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却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晨,天空放晴。我的同事告诉我,他和他妻子一夜都没睡好。一是怕风把帐篷掀了,二是怕电线磨漏电出现人身安全问题。因为帐篷的骨架,还有里面的床和床头柜都是铁质的,帐篷里的电线胡乱扯着,又没有用套管穿,在大风雨的夜里,一旦漏电真是不敢想象。

我的同事是煤矿的机电副矿长,漏电事故他也见得多了,职业习惯让他在风雨交加的此地,担惊受怕了一夜。不过,还得祝福我们好运,在这充满着极大隐患的帐篷里,我们一夜平安。

事后我就想,那一夜看预报没雨的,怎么突然像小孩的脸,说下雨就下雨,还下的那么大,缠缠绵绵的。或许是文成公主在高原上等了1000多年,终于看到家乡的亲人来了,高兴得大哭了一场;或许是1000多年前,在这里战死的内地士兵们,看到家乡的人们来到这里,激动得如泣如诉吧。我们的一夜平安,一定是他们在保佑着的。

  早餐后,我们来到湿漉漉的青海湖畔看日出。这时,东方的阴云还没散去,阳光刚透出个缝,但不大功夫,太阳就跳了出来。驻足湖畔,极目远望,波光潋滟,湖水连天,疑是天上宫阙,近在眼前。

美丽的青海湖,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这份遗产我们要保护好,再留给子孙后代。因为几十年来,气候变暖,加上人为因素,青海湖水位下降,环湖地区土地沙化,草场退化,区域内物种减少,生态出现了危机。我们不能让子孙后代将来在这里看到的是第二个“罗布泊”。

早在十几年前,有位青海作家就写了一本书《环湖崩溃》,描写了青海湖生态恶化后的惨状。当时,许多人认为这近似寓言。但曾有资料显示,青海湖80余年来水位下降了13米,更有专家断言,如果当地的生态和环境得不到治理,青海湖将在200年后消失。在这之后,青海湖的生态引起了上上下下的高度重视。

可喜的是,面对环湖生态恶化的局面,青海省环湖州县政府和保护区管理部门开展了防治沙化、草场恢复、减蓄育草、退耕还林还草及河流治理等工程,近年来取得了成效。

据青海省相关部门数据,2018年,青海湖水体面积达到了4516.23平方公里,已连续14年上涨,水位恢复至上世纪70年代初的水平。鸟类、普氏原羚、裸鲤都有大幅增加。青海湖整体生态功能持续增强,持续向好的生态平衡系统初步形成。但青海湖的生态保护与治理仍然任重而道远。

我们祝愿,美丽的青海湖,能够尽早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到那时,一定会更加迷人。

摄影与文字:田园牧歌

时间:2019年7月于青海刚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