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有间茶室”

喜欢喝茶,已经忘记是从何时开始的,仔细想来应是爷爷在时陪爷爷喝茶中养成的。记得小时候,爷爷一直喝的都是一种我们称作“老干烘”或者“大把抓”的大叶茶。爷爷晨起第一件事就是烧水泡茶,抓一把茶梗多于茶叶子的老干烘,丢进现在已经变成“古董”的“文革瓷大茶壶”里,滚开的热水冲入壶内,看茶叶茶梗在水中翻滚,不一会儿,一壶浓艷香醇伴随着奶奶烧火的柴火味道升腾,这就是最初的也是最美的生活的味道吧。

这时的我,总会围在爷爷周围,趁爷爷不注意偷爷爷的茶水吃。及至后来长大,参加工作之后,茶叶的种类也逐渐多了起来,于是总喜欢买一些茶叶送回老家,泡上一壶陪爷爷喝整整一个下午的茶,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从那个时候慢慢知道了老干烘是黄茶,还有红茶、绿茶、白茶、黑茶;有金骏眉、正山小种、武夷岩茶、凤凰单枞、大红袍、普洱等等,种类繁复,不一而足,于是爱上了这普通而又神奇的树叶子。

后来,心心念念的就是想拥有一间自己的茶室,无论大小、无论孬好、有间就好。可以在这里喝喝茶、发发呆、看看书、会会友……成为一个茶人的家园、一个读书的小沙龙、一个聚会的好去处、一方安放心灵的净土。

终于在2019年的春天我梦寐以求的一间茶室诞生了,不足三十平米的一间屋子花了我不少的银子,但是我的愿望实现了。依然是怀着这种朴素的想法:“我的茶室无论大小,无论孬好,有间就好”,那就叫“有间茶室”吧。在征得士新老师老师对茶室名字的认可后,士新老师亲笔写下俊逸的四个大字“有间茶室”,并附送一幅字,我认为这两句话就是对有间茶室最好的诠释和定位:“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看花”。

一杯水,几点茶

观茶叶杯中浮沉

一炷香,几本书

品人生百味是清福

茶人福,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内心静,是观清风徐来梦中

有间茶室

有清茶解口渴

得良师解心惑

有益友相惜相伴

得书读大川山河

有间茶室

能放下平静就好了

有间茶室

能装下快乐就够了

我心如简,余一壶双杯耳,

心之所向,唯世界从此清明。

有间茶室

能放下平静就好了

有间茶室

能装下快乐就够了

有间茶室

有此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