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6日是我们走进非洲之旅的第十天,早上,我们驱车四小时从红海来到埃及的卢克索。这是我们此次走进非洲三国(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亚)十六日探秘之旅的第五站。

午餐后,我们乘船畅游尼罗河,欣赏尼罗河两岸的风光。

  🎄尼罗河🎄

尼罗河是一条全长6670公里,流域面积约335万平方公里,占非洲大陆面积的九分之一,年平均流量每秒3100立方米,流经非州东北部的“国际河”,为世界最长的河流。

  尼罗河源自东非高原的布隆迪,由南向北流经埃及等多个国家,跨越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撒哈拉沙漠,最后注入地中海,是印安第人心中的“月亮眼泪”。

  静谧的尼罗河,在撒哈拉沙漠与阿拉伯沙漠间缓缓流淌,海水般深蓝的河水,广阔纯净,与浅色的沙岸构成了强烈对比。

  尼罗河从南到北流贯埃及全境,是埃及唯一的水源。埃及90%的国土是无法居住的沙漠,大部分人都居住在尼罗河三角洲和尼罗河两岸的绿洲带。尼罗河孕育了七千年的古埃及文明,也是现代埃及赖以生存的摇篮。

  风帆在尼罗河河面上轻快地滑行,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展开双翼飞翔的巨大水鸟,令人赏心悦目。

  在尼罗河上用小船售卖商品,是古老的交易方式。这种方式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

  尼罗河风光无限,随手一张就是大片!

  迷人的尼罗河是如此波澜不惊平静如镜,两岸景物的倒影清晰漂亮,清真寺高耸挺立,岸边林木茂盛,高大的椰枣树直指蓝天,远处沙丘金黄,浅滩上随处可见各种水鸟,岸边牛羊马儿悠闲自在地啃着青草,苇荡芦花在微风中摇曳,水面不时掠过各种鸟儿,小船静静泊在岸边,点点白帆在水面上飘荡……

尼罗河

宛如一条历史长河

承载着埃及的前世今生
一如既往地美丽着

  卢克索是埃及古都底比斯的遗址,是古文物比较集中的地方,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博物馆”。虽历经兵乱,好多文物已破坏湮没,保存较完好的仍不计其数,如著名的卡纳克神庙和尼罗河西岸的帝王谷都保存有珍贵的古埃及艺术。

底比斯兴建于第十一王朝时期,至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到十八王朝,底比斯进入鼎盛时期。在近700年的时间里,古埃及的政治和经济达到了辉煌的巅峰,领土南接苏丹、北达叙利亚。据说当时的底比斯人烟稠密,城门就有一百座,荷马史诗中把这里称为“百门之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如今的卢克索已成为一座现代旅游城市,每年都有几十万游客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埃及人常说:“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尼罗河穿城而过,将其一分为二。

由于古埃及人认为人的生命同太阳一样,自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因而在河的东岸是众多的神庙和充满活力的居民区,河的西岸则是法老、王后和贵族的陵墓。"生者之城"与"死者之城"隔河相望,形成两个世界永恒循环的圆圈。

  🎄帝王谷🎄  

在埃及的几天里,我深深感受着古埃及人对神的虔诚信仰以及根深蒂固的"来世观念"。
古埃及人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居留,而死后才是永久的享受"。
金字塔谜一般地存在了4千多年。人人都看过照片影像,毫不陌生,但唯有身处其中,才能真正体会那份只属于自己的生命感觉。
到了新王朝时期(公元前1570年—公元前1090年),为了防止盗墓者的侵害,法老们不再建造金字塔了,而是开始在一片荒无人烟的石灰岩峡谷中开凿秘密墓穴。于是,就有了帝王谷。
  位于中南部城市卢克索尼罗河西岸的帝王谷,已发掘出62座帝王的陵墓。墓穴入口往往开在半山腰,有细小通道通向墓穴深处,通道两壁的图案和象形文字至今仍十分清晰。
  法老们万万没有想到,现如今他们来世的宫殿已被用来参观和考古研究。看来,即使是埋在最隐蔽的地方,也无法到达永恒。所谓的来世、永恒,只不过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唯一被完整保存下来的图坦卡蒙陵墓,是因为墓的上方还有一个墓。按规矩陵墓是不可以重叠的,然而由于地震的缘故,图坦卡蒙陵墓被深藏盖住,才可能有后来居上的陵墓,且无意中当了保护伞。

  如今的帝王谷,只剩下一些空空如也的墓穴和无法搬走的壁画以及浮雕。墓穴中的陪葬品不是被盗墓者盗走就是已进了博物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冒着40多度的高温,到帝王谷去了一趟,匆匆忙忙参观了三个法老的陵寝,到此一游,算是满足了多年的一个夙愿。

摆渡车

乘坐摆渡车去参观陵墓

地下墓穴入口处

  帝王谷古称"宁静之谷",法老们的墓穴深深埋葬于石山深处,等待着来世,等待着复活。陵墓内壁画和雕刻十分精美,历经几千年的沧桑仍然色彩鲜艳。墓壁上那些精美的象形文字,记录着法老们的前世今生,内容大多是描述天上的神祗和法老王的丰功伟绩。

无论是帝王谷还是金字塔都表现了法老的死隆重过生。

雕刻精美的花岗岩石棺

  远看只是荒芜的石山,可一旦进入墓室内,就等着张大嘴巴感受古文明的震撼吧!墙壁和天花板上布满神话传说的彩色壁画,令人印象深刻。

  走在法老的墓道里,有一种和俺们天朝墓道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同的是看不懂的文字和壁画。而这里最具观赏价值的恰恰就是这些色彩鲜艳的、充满古埃及风情的浮雕壁画。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又称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庙)坐落在帝王谷东边,是古埃及唯一一座三层神庙。它镶嵌在一片群山峭壁间,这座极有气势又具有现代建筑风格的神庙建造者,竟然出自一位女子,她就是古埃及的第一位女王哈特谢普苏特。

  哈特谢普苏特神殿是古埃及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和她的父亲图特摩斯一世亲自建造的一座神殿。哈特谢普苏特将自己的陵庙建在峭壁上,以一种优雅的效果显示其统治的长治久安。陵庙分为三层,刻有许多富含深义的浮雕。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是除了我们比较熟悉的埃及艳后克莉奥佩特拉以外的另一位成为法老的女性。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庙是埃及的地标建筑之一,在卢克索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矗立了三千五百多年,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古代建筑中和自然景观充分结合的典范。女王庙背靠帝王谷,面朝尼罗河,符合风水福地的诸多条件。

神鹰在庙顶盘旋,似乎是在诉说着哈特谢普苏特——这个古埃及历史上最伟大最重要的女王的千秋功业。

  哈特谢普苏特是埃及版的武则天,但要比武则天早2000多年。她是第一个名垂千古的古埃及女性法老,也是古埃及法老时代唯一一个统治过埃及的女人。

哈特谢普苏特甚至穿男子服装,戴法老式的假胡须;她注重贸易,通过和现在的索马里地区的贸易往来,来获取香料。这些场面也反映在神殿的壁画上。

作为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有强硬的政治手腕,与其养子、后来的图特摩斯三世一直暗中争权。在她去世后,图特摩斯三世采取了报复行动,将陵庙中有她形象的地方都毁掉了。

  站在神殿的广场之前,你会产生强烈的穿越感……神庙中的每一个雕像、每一块石头、每一笔刻画都在尽情的诉说着一位女法老的不可一世和站在权利巅峰时的威严及落寞。

  这是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墓室的入口处。

  看到这座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不由联想起1997年我去陕西旅游时看到的乾陵。

乾陵,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县城北部6千米的梁山上,为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合葬墓,占地面积40平方千米。

它头枕梁山,脚踏渭河,气势雄伟壮观。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武则天为自己立的“无字碑”,功过任后人去评说,体现了一个女皇帝博大的胸怀!

🎄孟农神像🎄

孟农神像又称门农神像,是矗立在尼罗河西岸和帝王谷之间原野上的两座岩石巨像。
巨像高20米,风化严重,面部已不可辨识。孟农神像是由新王国时代鼎盛期的阿蒙荷太普三世建造的。坐像身后,原来是他的葬祭殿,但后来的法老拆了这座建筑作为自己的建筑物的石料。到了托勒密王朝时代,建筑物已经完全被破坏了。人们认为石像是希腊神话中的门农的雕像,就给石像取名为门农像。

  罗马统治时期的地震使雕像出现了裂缝。每当起风的时候,门农像就像在唱歌一样,十分神奇。后来经过修补之后的门农像,就再也没有发出声音。奇观不再,遗憾!

  🎄卡纳克神庙🎄

卢克索神庙中,卡纳克神庙最完整,规模最大。该建筑物修建于4000多年前,完成于新王朝的拉姆西斯二世和拉姆西斯三世。经过历代修缮扩建,占地达33公顷。

卡纳克神庙是太阳神阿蒙神的崇拜中心。由于中王国和新王国各朝都是从底比斯起家而统治全国的,底比斯的地方神阿蒙神被当做王权的保护神,成为埃及众神中最重要的一位。这一神庙也成为全国最大最富有的神庙。
  卡纳克神庙主体以东西向为主轴,南北向为支轴,共有10道门墙,而古埃及一般庙宇仅有1道门墙,可见其规模之大。

  神庙第一道门前有200米长的公羊大道 ,又称“斯芬克司道”,狮身羊面像多达90多座。埃及史书记载“狮为百兽之王,象征统御的力量;公羊接受阿蒙神之神力,威力无比”,两者合在一起,则标志着神明的最高权力,寓意法老的力量和生命力。

  这就是高达43米,宽113米的第一塔门。

  羊头代表太阳神阿蒙,狮身羊面像标志着神明的最高权力。羊头脖子下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雕像,一位强大的国王,意在祈求阿蒙神的护佑。

  沿公羊大道进入第一道门是第一庭院,前方由许多道门和柱廊连成一条直线的通路。往里走就逐渐收窄,门也越来越小。古埃及神庙信奉神秘内向,与世隔绝。
在第二塔门的入口处,有一根21米高左右的石柱,这里原本应该有这样的10根柱子组成的一座露天凉亭,是为阿蒙神和太阳神结合而举行仪式的地方。后毁于地震,仅存的一根石柱矗立在那里,显得格外抢眼。

  第二道门墙前有8米高的拉美西斯二世雕像,他胯下是大皇后妮菲塔丽的塑像。古埃及人喜欢利用人物塑像不同的比例来表现地位的高下。
  拉美西斯二世是古埃及新王国第19王朝法老。他力图恢复图特摩斯三世时期的帝国版图,发动了对西亚的大规模征服战争,公元前1299年与赫梯人在卡迭什决战,并签订了和平条约。
  拉美西斯二世大兴土木,在埃及和努比亚到处建筑或扩建庙宇宫殿,颂扬自己的战功。他统治埃及67年,是古埃及史上统治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法老,标志着埃及帝国的权力达到顶峰。
  在拉美西斯二世的感情世界里,如永恒史诗般忠爱着一个人---妮菲塔丽,拉美西斯二世在继承王位前娶了她,从此与之形影不离,无论是在宗教仪式中,还是在国事活动里都能见到她的身影,在壁画和其他文物上均有他们亲密依偎的画面。妮菲塔丽给拉美西斯二世生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根据记载她有许多称谓,其中包括“最受宠爱者”、“上下埃及的女主人”、“法老的正妻”等等。

  卡纳克神庙最大亮点就是大柱厅!大柱厅面积约5000平方米,有134根石柱,分成16排,柱头为开放的纸莎草花。中央两排的柱子最高,其直径达3.57米,高21米,上面承托着长9.21米,重达65吨的大梁。其他柱子的直径为2.74米,高12.8米。在柱顶的柱帽处,可以安稳地坐下近百人!

  大柱厅的中央12根巨型石柱,柱顶呈莲花状。气势宏伟,令人震撼!在这里,每一次抬头都是仰望!

  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凶手从石柱顶端往下推大石头妄图砸人的一场戏就发生在这里。

  柱身和墙壁上满是雕刻和象形文字铭文,著名的《图特摩斯三世年代记》、拉美西斯二世有关卡迭什战役的情况和铭文就刻在这些柱子和墙壁上,为历史研究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资料。

  据史料记载,3000多年前,每一位法老上任,都要到太阳神庙来朝拜。然后毕其一生在这里留下自己的拓展,如此代代相续,神庙修建延续了1300多年,汇聚了30位法老的业绩。奇怪的是修建过程如此之长,前期和晚期都没有明显的区别。只能说明埃及古文明的整体风貌一来就成熟,临走还如此!

  穿过第三道塔门,终于看到久闻大名的方尖碑了。
  金字塔、神庙和方尖碑是古埃及石头建筑的三大标志。
  方尖碑有三种目的:宗教性(奉献太阳神阿蒙)、纪念性(纪念法老在位若干年)和装饰性。方尖碑是古埃及帝国权力的强有力象征,从中王国时代起,法老们在大赦之年或炫耀胜利时竖立,通常成对竖立在神庙前两旁。方尖碑外形呈尖顶方柱状,由下而上逐渐缩小,顶端形似金字塔尖。塔尖常以金、铜或金银合金包裹,当旭日东升照到碑尖时,它像耀眼的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碑高度不等,一般修长比为9~10:1。方尖碑以整块的花岗岩雕成(廊柱是用石块堆砌而成),重达几百吨,表面磨光,四面均刻有象形文字。制成一个方尖碑将耗费一座山。从开山取石、雕琢、运输、竖立,古埃及人的智慧和能力真是匪夷所思!
  金字塔和神庙搬不走,掠夺者便盯上了方尖碑,全世界现存的方尖碑有29座,其中意大利12座,英国4座,法国1座,以色列1座,土耳其1座,美国1座,埃及本土仅有9座方尖碑,卡纳克神庙占了2座。

  在这儿可以看见两支高高的方尖碑。右边较近是图特摩斯一世的方尖碑,原来有一对,现只剩一座;左边较远的是图特摩斯一世的女儿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所立的方尖碑,高29米,重323吨,是当时最高的方尖碑,也是现在埃及境内最高的方尖碑,原来也有一对,另一座倒塌后放在神庙后的圣湖边。方尖碑的上部雕刻着阿蒙神和女王的图案。女王花了7个月的时间从阿斯旺采下石料,制成当时埃及最大最高的两座方尖碑,沿尼罗河长途运输150公里,立在这座全埃及最大最神圣的神庙里,献给太阳神阿蒙。真不明白古埃及人是怎么把它们高高竖立起来的。

图特摩斯一世方尖碑

  中庭院除了2座方尖碑外,大部分是残垣断壁,到处是残缺不全的神像、巨石柱、石柱底座、碑门、柱廊、柱厅和经过修复的墙体壁画铭文等等。
  这些神殿、神像、巨柱历经千年风霜,遭受天灾人祸而残破不堪。神像大部分只剩下半身,当初欧洲人发现卡纳克神庙的时候,对卡纳克神庙采取如对中国圆明园的政策,能拆的拆,能拿走的拿走...上半身不是在大英博物馆就是在卢浮宫,剩下的在开罗博物馆。当对诸神的敬畏和信仰在埃及衰落,这些石刻的圣物就成了“废物”,能搬走的,能拆散的,都以比建造它们更为快捷的速度消失了。直到人们发现原来卡纳克神庙是世界上最大、最雄伟的神殿,可以用它来研究古埃及历史,可以用它来赚外汇……修复工程才开始缓慢地进行,一直到现在。

  神庙里没有光板石头,石头上满是浮雕。

  高大的墙壁上也刻满了浮雕和铭文。

彩色的壁画

神庙旁边用于祭祀洗礼的圣湖

  圣湖边有一尊圣甲虫雕像。圣甲虫就是屎壳郎,古埃及人以太阳神为最尊,看见这种甲虫成天推着个球,就认为每天太阳的运行就是这种虫子推动的,因此加以崇拜,认为它是吉祥之物,具有神奇的能力,在古埃及它是幸福的标志。据说围绕它顺时针走7圈,心中默念你的愿望,便可梦想成真。
  圣湖西北角有一只花岗岩做的圣甲虫,是阿蒙诺菲斯三世献给阿蒙神的。
  这只圣甲虫原来是放在西岸的阿蒙诺菲斯三世神庙的,后神庙毁于地震,就搬到现在这个位置。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所立的另外一座方尖碑已经断裂,倒在圣湖边的角落里,无言地向人们诉说着那段充满爱恨情仇的历史。

  站在四千多年历史的卢克索神庙里,任何文字描述都是苍白的……

  世上有很多景点是用来观赏的,而卡纳克神庙是用来阅读的。卡纳克神庙像是一本书籍,慢慢地叙述着埃及古老的神话历史。
  只要你愿意翻开它的扉页,必定会被那宏大的气势、壮美的建筑、高超的艺术和无穷的魅力彻底地征服。
  有人把古埃及文明比作是一部浩瀚的典籍,而卡纳克神庙必定是其中最深奥、最绚烂、最激荡的章节。
  正如一本书中所言:"人类假如想要看到自己的渺小,并不需要仰视繁星密布的无限苍穹,只要看一看在我们之前几千年就存在过、繁荣过,而且已经消失了的古埃及文明就足够了。"

乘坐马车欣赏卢克索城市风光

  🎄卢克索神庙🎄  

距离卡纳克神庙不远就是卢克索神庙。卢克索神庙是由第十八王朝法老阿蒙诺菲斯三世(公元前1398-1361年在位)为祭奉太阳神阿蒙、他的妃子及儿子月亮神而修建的。到第十八王朝后期,又经拉美西斯二世扩建,形成现今留存下来的规模。

  这是从尼罗河上看到的卢克索神庙。它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前面一部分是拉美西斯二世庭院,后面是阿蒙诺菲斯三世庭院,中间是由四排纸莎草捆柱组成的柱廊连接,最后是太阳神祠堂和圣所。
  神庙全长262米,宽56米。1979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卢克索神庙我们只是外观,没有入内参观,所以就不一一详细介绍了。

  游走在这些古文明的残骸中,匆匆一瞥,心中充满了敬畏与伤感,只能尽力地让脚步的声音轻一点,再轻一点,唯恐惊扰了那些古老神灵数千年的宁静!

  在尼罗河东岸,一座座数千年前神庙的断壁残垣,传诵着天神拉、母亲神与鹰神荷拉斯的神话,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俯视这片土地的经世传说——在神庙绚丽的壁画上,在耸立的金字塔中,在以画记事的方尖碑上,在经年不朽的纸草画里……

  从小就耳熟能详的“四大文明古国",古巴比伦文明已经瓦解消失,古埃及文明和古印度文明已经因为多方入侵而中断,真正能一脉相承到如今的,只有我们的华夏文明了。
  但是,与古埃及文明相比,当我们的祖先在黄河岸边用龟甲刻文占卜时,古埃及的尼罗河边,已经竖起了29米高整块石刻方尖碑;我们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文字时,古埃及已经在莎草纸上记下1400年的文字。
  如今,领先我们近14个世纪的古埃及文明,只能到残存的废墟中来找寻触摸了……
  卢克索,你真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让翻书的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