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字体文句概括该篇意

  ✍在日常工作、学习、生活、行动等中遇到困难时,时常忆起1980年寒冷的冬天我的一夜,我班在龙港煤矿采煤,大夜班凌晨进行到黎明前的黑暗时,发生遇险塌方,命悬被埋的“惊魂夜”,我全班即进阴曹地府,阎王爷说我们太年轻了,让我们继续挑担不能弃,就放我们回归了阳道,幸活至今!

  🌟光荣履行了服兵义,于1980年1月1日经51052部队批准你退出现役!

退役回到家乡,我于1980年1月6日在距我村西2.5公里处白灰厂干活,在有毒、污染、烧皮肤、身体无保护的环境里,我参加了人工筛灰,厂里白灰飞扬,烧的外露皮肤及脸面,一个一个红疙瘩出现,临时工作了20天,薪金每天1.2元,也就是1980年1月26日,年关来到将要放假,当时全国工人每月平均工资25一30元,处在那个年代里的我领到了24元钱,忘记了在白灰厂带来的皮伤,还乐的屁颠屁颠的,欢天喜地迎接过大年!

  我同家乡的人们一道还欢兴在春喜盛庆的节日里,接到南方亲属湖北阳新的信讯,说有招工事宜,信中么说具体做啥工作?情况不详,只说年过初六赶到,当时无电话,写信问来不及。老家河北衡水到达湖北阳新1200公里,乘车(那时没高铁)还得汉口中转等时间,路上行程22个小时,那么就得年初四动身。好吧,穿上我的65式军装“国防绿”背上军被,拿上母亲烙的饼子,乘中午约12点的火车,心随绿车皮的颤颤波波,车轮滚滚了19个小时,第二天约7点到达汉口,上午转乘9点长途客班,汽车在这坎坷不平的道路上奔驰,遇山坡及转弯上下跳动及左右摇晃,像跳摇摆舞一样。从汉口下车就下雨一直下到约12点到了湖北阳新,这边雨水较多,身为北方下雨少的我,没想到带雨具,身上军衣及军被打湿了,表弟从阳新车站(现为口味堂)用自行车把我接到家中,我的姨父母关切的说“我的孩子唉,快点把衣服脱下来晾晾,好天再晒,还是冬冷呢,不要受凉了",听话温暖身感热。

那个年代里房子是分配制,房子紧张,住宿时,我在我阳新老西门合并的办公桌上进行临休。

  到达阳新后休息了二天,开车的司机涂六名在年后初八,上午上班的时间时,叫我随同县煤化局付局长许立昌(山东人)乘座的212吉普车,去龙港煤矿(县城到该地70公里)乘开工之际报到上班。

  到矿后先安排我在地面上班,我从北方到南方语言不通,当地人较多说当地话,工作,生活,相处或发生吵架时根本听不懂,当时的杂工班长退伍兵刘道来(当地人),会说普通话和我翻译解释,工作中要听懂方言,学说方言,克服方言障碍,心中闷得慌才能得到缓解。

我来到此矿举目无亲,思想单纯,无牵无挂,青春的身体充满着朝气,遇到兵兵容情好相处。杂工班除了吃饭时间外,无固定时间上班,来车上煤,来车下料,矿内各洞修补,房屋维修,整治周边部落村庄,维护矿内秩序等7788,这些烦繁琐的工作,都听班长刘道来的,不管白天黑夜,随叫随到,超过八个小时另外计班的工资比本班的还要高,我出满勤,假不休,顶班,加班习以为常,矿区在深山沟里,下了班也没有地方去玩,我记得第一个月,就干了45个工,一个班为一个工。在杂工班里,我的伻值最高:正常出满勤十不休假十加班十顶班十想不起来的7788项目,一个月我拿到了约600元的工资,按物价上涨指数推算,抵现在价值约8400元。当矿工年轻体壮,淬火锻造,多劳多得,不亏所做,


本编与曾是龙港煤矿,地面杂工班长 刘道来(右 学校安保) 老年叙旧合影

经过我在矿地面杂班做了两个月的工作,基本上有了熟悉的过程,为了未来生活更多点收入,我要去下井了。

  我在南门菜市场买我采煤班长吕国光(已退休)的菜,这是我俩曾在井下采煤遇险命悬,在此叙情同忆共合影。

采矿危险🗣

特指煤或矿物的开采及矿作业可能发生的各种危险。包括地面塌陷、冒顶、水淹、自然灾害,泄出瓦斯爆炸,人吸粉尘以及各种有毒气体等,危及人的身体甚至生命!

  这种运煤车,顺轨道而行,虽不是开火车,看似简单,但也要体魄与运作技巧。

体魄就是运煤车要用力气推,否则上不了坡,我所处的那年代,运煤车转弯与下坡时,没有转向设备及刹车闸,完全靠手转向,脚刹车轮,手、身、脚互相配合一致且要灵活,手扶运煤车,一只脚支撑身体站力与控制车轮子,轮子与轨道保持一致,另只一脚有节奏不停的燕子式撑点地,使其正常顺轨快跑而运行。否则脱轨费力,用木桩撬动运煤车上轨道,浪费了工作时间,运煤车跑慢了,就会影响全班的采煤进度与经济收入。这个玩儿意伴着我似"铁哥兄弟"相处,你得会玩它并使其高兴,它就给你多跑煤的产量,矿友们才有更多的收入!


  我们的井下工作是三班制,白班,中班,夜班。上班前都需先吃饭,吃了饭才能有劲干八个小时的活,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上班前换下井衣服后,到充电室领矿灯,戴矿帽,戴防毒防尘罩,到了井下冬暖夏凉,穿的是单衣,灵活多做事。

每班十二个人,轮流休假外,必须保持十一个人在班,工作中又分前后顺序,前边是打眼放炮有两个人,炸开煤场,排进风放出毒气、待飞灰落地,二个人架棚,再后七个人有挖煤的,产煤的,挑(担)煤的,装煤的,推煤车运煤的,以班产量掘进的石头或煤要分装煤车,人力推行分运出到石场与煤场,以掘进每立方米,加上早中晚下井补贴,计曰工资。到月底还有超产奖,出勤奖,守矿规奖,安全奖还有7788等项目 ,我记得我当时拿到约1000元工资,根据物价指数推算所得,能抵现在约14000元,都是大约数字哈。

我的工资一般高于别人,我的另外特点就是听喝实干,不但出满勤,还顶班,加班,特别是节假日,当地的矿友争着要回去,矿上的生产不能停,需要人顶班,愿意做顶班的,比本班工资高,这种机会一般落到我的头上。这种时候要舍得吃大块肥肉(每碗四元),下井干活必须得有好身体,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身上都是汗水淋淋,时间长了也容易得风湿病,下班后矿工们大多以喝白酒去湿压寒,班前铁律:坚决不能喝酒,防止昏头蒙悠出事故!

当时国家正是改革开始,矿山也不例外,我待的龙港煤矿,比别的矿工人工资稍高一些,有得人反映到省市地区,上面派人下来查实,我矿付矿长宴章品是矿专家,工作有魄力,有能力,坚决顶住小心眼嫉妒心肠的人,矿支部一班人,支持维护并倾斜一线下井矿工的利益,让“煤黑子”变“煤亮子”多挣钱、有尊严、有干劲,多出煤,出好煤,让煤富矿,服务人间亮光畅。

我以兵的精神爱岗敬业,苦干实干,默默奉献完成了本职工作,还另外挑担,安全守纪,根据此班评队报,支部通过,年底被评为矿生产“劳动模范”。

  有哪些预兆,导致在煤矿掘进工作面发生冒顶事故:

1.发出异常响声

2.顶上掉渣子

3.力帮加重

4.顶板出现裂缝

5.平板出现离层

6.漏顶

7.瓦斯涌出量增加

8.顶板淋水量明显增加

  这天我班井下遇到采煤发生塌方“命悬被埋”的“冒顶”事故,我和我班矿友们终生难忘。

我记得我们采煤班在1980年12月份特冷的一天,上的是大夜班,凌晨始到早上7点,这个时段是人们舒适熟睡的最佳时间,而我们这些“煤黑子”战斗在井下黑夜里,青春奔放,不知疲劳的干。

在井下工作面,每前进二米就得架木躺板,防塌方及各事故发生。矿友们有产煤的,挖煤的,担(挑)煤的,装煤的,全班七手八脚,为了多出煤,出好煤,运好煤,忙的不亦乐乎而热火朝天,干到凌晨约6点时,疲倦的身体,脑昏头蒙,想要困睡同时缠身,就在这种黎明前交织时刻,井下的塌方危险正向我们偷偷袭来,开始洞顶掉渣子习以为常,还有卡卡响的声音作怪,以为煤压架的树木,然后有风声呜呜还似带水声哗哗同作响,人在疲劳中干着采煤,采煤班长吕国光及有经验的老矿工,让全班停下工来侧耳细听,这时采煤班长吕国光果断大喝二声:不好了,不好了,冒顶要塌方了,大家顾命向外快跑啊!越快越好啊!

全班听到喝声,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顾一切拼命跑,最后的一个人跑开工作面4米时,就听到工作面啪啪啪,碰碰碰,哗,整个工作面就塌下来了,运煤车及班用所有采煤工具被埋在了井下。全班矿工跑出洞口回望,拍拍胸口:还好,还好,人没有伤亡就好,财产损失不算啥,怦怦心跳的一场惊魂,命悬一瞬间,差一点被砸死走向另一世界,欲成山中井下鬼,全班矿工不由自主,共同祈福,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矿工井下生产的危害无处不在,所以说不能麻皮大意,处处防范灾害的发生,矿工就是靠流出血汉拿出命来换钱。前些时间我矿二位矿友,在井下掘进、打眼、放炮、炸开煤后,进行工作面架棚,井下煤质面复杂,突遭大石头压垮树木棚,郭扑心不幸当场被砸死,没有被抢救的机会。谈仁宽被矿救护车拉入医院进行抢救,腿被砸成残废幸活到至今。

虽然二年后我调到县公司工作,但这段刻苦铭记的亲遇经历装在我心中,思忆笔写成篇章。

我班矿工青春奔放,遇到了坚苦岁月的命悬惊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现在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所以就要好好活着,开心快乐健康行,才不亏为人生世上走!

邓字体结束篇章谢欣赏


篇配曲:我对你怀念特别多

篇文章:亲历原创

篇配图:现拍十网似图


现在的湖北省阳新县龙港煤矿的地址,在素有"青铜故里","钢铁摇篮""水泥故乡"和"服装城"的龙港镇东兴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