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说走就走了。
秋风已起,
一到这时候,
就会莫名地忧伤,
才一年。
又一年。
我有诗书,谁有酒?
且同醉。
你想到的彼岸,
水草丰美,
桃花怒放,
便是落雨,
也有一番风细柳斜的心事。
我起身离席,
一盏茶的欢喜,
终我一生。
一盏茶的温度,
由暖而凉。
冯唐说:
这样看你,
用所有眼睛和所有距离,
就像风住了,
风又起……
时间先安顿我们,
继而又迷惑我们。
我们以为自己很有担当,
其实我们十分懦弱。
在这个美好又遗憾的世界里,你我皆是自远方而来的独行者,不断行走,不顾一切,哭着,笑着,留恋人间,只为不虚此行。
挺过来的,人生就会豁然开朗;挺不过来的,时间也会教会你怎么与它们握手言和。
过得去的是经验,
过不去的是经历,
对你都有裨益。
一天工作结束了,约上三两知己晚餐,或者独自漫步街头,欣赏着那些商店大橱窗的陈列商品,或者就干脆直接回家。反正都由着自己。
这段晚霞映照下的时间是完全向自己敞开着胸怀的。
许多事儿,不是想明白之后才能无所谓,而是无所谓之后,才能想明白。
有时候,虽然能想明白,但心里就是接受不了。大道理人人都懂,小情绪却难以自控。
无论是谈情还是交友, 择善良者相处, 择品正者而交, 善良的人能让你舒服放松, 品正的人能让你踏实安心, 善良的人,处着处着就有了感情, 品正的人,聊着聊着就掏出真心。
这个世界,说你好和不好的可以来自同一批人。成年人,捡对自己有用的听就好了。
所有的努力,不是为了让别人觉得你了不起,而是为了能让自己打心眼里看得起自己。
事实是这样,假如你不懂我,那错的永远是我,不必惊讶,连解释都是多余。
日子不是用来将就的,你表现得越卑微,一些幸福的东西就会离你越远。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明白你的故事里有过多少快乐或伤悲,因为那终究只是你一个人的感觉。
一件事对你伤害的程度与事情本身没有太多关系,你受伤的程度取决于你对这件事的态度。重视就重伤,轻视就轻伤,无视就无伤。
当你觉得实在撑不下去了,那就努努力把这一天熬过去就好。也许一觉醒来,一切都有转机了。生活中绝大多数的难题都不是解决掉的、而是稀里糊涂忘掉的。活得太目光长远,容易累。只过好当天的日子,也不失为一种智慧。
除非你穿上他的鞋子,像他一样走来走去,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
韩寒说,如果你不了解,你就闭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经历过什么;如果你了解,那你就更应该闭嘴。
有些人在分享生活,在另一些人眼里就是晒恩爱,在一些人眼里是炫幸福,还有些人觉得别人在炫富。你缺乏什么,便害怕看见别人拥有什么。
罗曼罗兰说、真实的、永恒的、最高级的快乐,只能从三样东西中取得:工作、自我克制和爱。
终有一天,我们会接受人生所有的无常聚散,就像我们终于接受自己老去的事实。
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
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愿你所有的日子都不觉得孤单。

正如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季节的变换,总是在悄然无声间。忽地,秋天就这样来到了我们身边,秋风一过天地宽。8月9日,妞儿回荷兰的前一天,娘俩去画画。

我和妞儿都没学过画画。小时候我婶子画画我总是在旁边看。我奶奶也会画画,她自己画年画贴在墙上,记忆中最常画的是一个大胖小子抱着一条大鲤鱼!我个人认为我奶奶裁剪衣服设计衣服动手做衣服比画画厉害,绣花比做衣服厉害。

我画的这幅《秋天的白桦林》,是我平生画的第一幅油画。虽然笔法稚嫩,但是用色大胆,五彩缤纷的,秋之美在于色彩,所以值得收藏。我准备集合竞价,顺丰包邮!

台风,南航改签了航班,由上海转改为北京转。长春飞北京这段又延误。两个32公斤的托运箱,一个登机箱一个双肩背一个斜挎一个草帽一幅画一兜子好利来和清宫绿豆饼……即使是吃胖了走的,我也还是怕她拿不动。

妞儿说:“家 就是一个小时候想走却走不了,长大后想留却留不住的地方。”亲家母说:“老周,你这两天减肥,不好好吃饭,憔悴不堪。”“妞儿走了就好了,我吃糠咽菜。”妞儿拥抱了我们每个人,对每个人都说了不少感谢的话,一路平安!

午夜一点多才往AMS飞。当娘的是一定要等到她平安登机才能睡下的。见面吵,走之前还吵。善解人意的亲家母说:“走之前必须要吵架的,否则送时候你会流泪的。”好吧。静等圣诞节元旦两个孩子一起回来。

我闺女说:“这个年纪的社交也就停留在伯牙子期般不用开口便能懂的默契中了,再往前走一步都嫌消耗太多能量。 ​​​”好像这话更适合我这个年纪。唉,春天起头的毛衣看来秋天是穿不上了。凉风有信,早秋问安。

妞儿说:“这大概就是高山流水,人生几何吧。”向这群胸怀天下的旅欧博士博士后国际青年学者致敬!

妞儿也马上开学了,继续攻读阿姆斯特丹大学“传媒科学”的硕士学位。这个专业是该校“信息与传媒”专业的另一个分支,同样力压南加大,世界排名第一。祝福孩子们都有更好的未来,你的老母亲我也再奋斗几年坚持几年就光荣退休了,到时候你们给我生个孙女儿让我玩一下,玩儿玩儿可以,看孩子的这种事归勤劳勇敢善良可爱的亲家母!

妞儿说,三年青春换证书一张。背景校园是阿姆斯特丹大学的一个校区,妞儿接下来攻读硕士学位的地方。校园好不好无所谓,重要的是这个校园里有喵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