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冷极根河到更冷极漠河
穿越大兴安岭

一路向北,343KM
走了8个多小时😭😭
实在是“天坑”之路
所幸的是
穿越大兴安岭森林
沐浴在天然氧吧
还有沿途的小动物——
小松鼠🐿、犴、小狐狸🦊 、大熊 🐻
在这个“寒冷”的夏天
最北漠河却给了炎热的感觉
真是惊喜连连😃😃

途中的驿站

根河的冷极标识

小花🌺🌸🌼和蝴蝶🦋🦋

怡然自得

沿途的森林

不是想像中的大棵大棵的树

以这类高且瘦的白桦树和獐子松为主

领队几次要我们下车采蓝莓

蓝莓没采到

沐浴了森林清新而温润的阳光

一条铁路穿林而过

途中还有很多电线杆

都需要砍伐一路林木立起来的

像是新生的头发被剃过的感觉

途中所见

犴(han)

——又称驼鹿

产于欧洲和亚洲的现存世上最大的一种鹿

鼻长如骆驼  雄的有角  角上部呈铲形

亦称"麋"  "犴达罕"   "堪达罕"

150KM到达满归

是内蒙与黑龙江的交界小镇

小镇常住人口不到8000人

大多是森工公司(林场)的工作人员

这个名字取得好

——满意而归

——满载而归

天空特别蓝

常年温度30度以下

据说许多人盛夏来此避暑


当地人采摘的野生蘑菇

地地道道的山珍

一路向北

一路颠簸

早上9点出发

下午5点到才到漠河

早起

到达北极村

北极村是我国大陆最北端的临江小镇

位于大兴安岭山脉北麓的七星山脚下

纬度高达53°33′30″

与俄罗斯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恩依诺村隔江相望

素有"北极村"、"不夜城"之称

黑龙江并不黑

呈现在我们眼前是的清澈透亮的河流

对面便是俄罗斯

夏天的北极村

不是旅游的旺季

三三两两的游客

这个街头

曾经也是人潮涌动吧

如今门可罗雀

许多店铺都在装修中

找北~~~

出发了

最北吊桥

找北广场

到处都是北字

石头上

树上

红色标注得很明显

边3岁多的沃沃也一路大喊

北——北——北

暴风雨之前

草垛车也在急匆匆地

赶回家


蓝天 白云

倒映在水面

天光云影共徘徊

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恍惚

终于找到北了

打卡

沿着形态各异的"北"字

终于走到了我国最北端的广场——北望垭口

东经122°20'43.48E

北纬53°29'51.28N的标志就立在这里

这个立体的地标

无论你从哪个方向看

都是北字

广场上标明了

中国最北与各大城市的直线距离

长沙  2910KM

曾母喑沙  5839KM

北京、西安、三亚

让每一位游客都有归宿感

雨后

幸运地遇到了双彩虹

二道半边彩虹挂天边

成就了真正的神州北极

打卡神州北极广场

身在最北方

心向党中央

黑龙江的水

清澈透亮

雨后天空

分外漂亮

饭店前花开正好


美食

在菜谱中

有”小笨鸡炖蘑菇“”炒笨鸡蛋“

好好发问:

为什么这里的鸡叫笨鸡呢

是因为它不会打鸣吗?

还是因为这里天气冷

冻傻了

不得而知

夕阳映在江面上

阳光从来不会偏袒任何地方

中国🇨🇳 俄罗斯🇷🇺

同在一片霞光里

入住的酒店床头

放着这本《北极村童话》

我翻开它

沉沉进入了梦乡

后来

我在中国最北邮局

买到了这本书

我要将北极村的童话

带到南方

满心欢喜

盖上最北邮局的邮戳


在这个有着极光的小村落
我曾幻想着自己守着满天星光

幸运地偶遇极光

等待日出

可等我一晚无梦地从香甜中醒来

阳光已非常亮

可此刻还不到6点半

龙江第一湾

黑龙江江面回流急转而形成的独特景观

江湾环抱的岛上

绿树成荫 花香草茂 

岛的边缘经江水的冲刷 

形成了一圈由鹅卵石与黄沙构成的沙带 

在阳光的映照下 

整个小岛就像镶上了金边

名"金环岛"。

近看

江天一色

拾级而上

800多级木栈梯

蜿蜒而陡峭

越向上

景越美

越想上

俯看金环岛

因之隶属俄罗斯

显得更加神秘而美丽

黑龙江拥抱着它

密不可分

回程
北红村的浅滩
水波涟漪
鱼翔浅底


北红村民宿

背靠浅滩

房前花开

静谧闲适

暮光中到达漠河站

最美的夕阳相送

盛夏的漠河

别样的美

待冬季

再来

见识最美的漠河

最美的北极村

(2019暑期,完美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