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流年,是谁陪伴我们度过十年寒窗?秋水之央,是谁引领我们在名言警句书山越?在无边无涯学海涉?是敬爱的老师们。9月10日,又一个教师节来临,我要为恩师们唱首心中的赞歌。

  曾几何时,一批批风华正茂的青年教师们,为了心中的理想,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耕砚耘墨,授业解惑,播下了爱的种子,架起了知识的桥梁。多少年来呵护着一颗颗幼苗,直至长成参天大树。看着他(她)们春暖繁花似锦,夏酷枝繁叶茂,秋凉硕果累累,冬寒傲雪斗霜。那些老师们啊,即使青丝染白霜也甘之如饴。

  六八年我随爸妈下放到丁家山吴家村,就读于丁山小学,读三年级时,从镇上又调来了一位年轻的女老师教我们班语文,那就是兰水珍老师。 她中等身材,白皙的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黑黑的头发,脸上总是带着微笑。那时的她已是好几个孩子的妈了,为了山村的教育事业,抛家不顾来支教。

记得有一次上作文课,她讲着讲着,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听到“啪啦”一声,人摔倒在讲台上,事后我们才知道她有严重的高血压病,经常发头晕。学校领导准备把她送镇上医院去治疗,她不同意,说学校的老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她走了这个班的课就没人上了,荒废了孩子的学业,那可不行。第二天,她又照常给我们上课了。

老师,您的行为像一缕春风,拂过每一个学生的心际。今天我要用笔代替掌声,响亮的音律化着永久的颂歌,为您而唱。

  王玲秀老师是我上中学时的第一任班主任,印象中的她教学管理这块可是一个严师啊。大家都知道我们那个时候,正值迁校,一周上两天课劳动三天是常事,所以有些同学就不愿上课出去玩,但她带的这个班只要是上课,她第一时间进教室点名,没到的一定会追问原由,直到找到人为止。

她的语文课也上得特好,她绘声绘色的演讲就像表演艺术家一样,让我们跟着她的表情,时而惊讶,时而紧张,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笑逐颜开……

课后的作业和背诵,她也从不懈怠。记得有次背诵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片断,我是小组长,我组四人三人在我这里背完了,剩下一人怎么也背不到。其他组也有几个背不到的,我们正担心去晚了食堂打不到饭呢,王老师端了一盒饭来到教室,说:“现在这些没背到书的同学归我管了,所有组长都去食堂吃饭,吃完后帮自己组没背到书的同学带盒饭过来。”从那以后,只要课本要求背诵的课文,同学们都会提前完成,再也没人拖拉了。这在那种读书无用论的气候中,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王老师不但在学习上关心我们,在其他方面也是无微不至的。

学校新迁到镇上的一个山头上,为了节省开支,平山建校的任务都落在学生们的身上,从初一到高二每天都有几个班参加平山劳动。有一次,轮到我们班劳动了,学校规定我们班每个同学那天要挑20担土,上午完不成下午接上做,而且每挑完一担都有人在倒土的那边发根竹签。谁也偷懒不到。我那天正好拉肚子,但是我还是咬着牙挑了十多担,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扔一下担子往厕所里面跑了,程春英同学看我脸色不好,也跟着去了。有个男同学以为我俩偷懒,跑到王老师那里去告了一状,当程春英同学扶我到王老师那里时,王老师看到我苍白的脸色就明白了一切,她递给了我一杯热开水,然后安慰我说:“好好休息吧!你不要再挑了。”我捧着那杯热开水,眼泪吧唧吧唧的流下来了。事后,老师还在班上表扬我带病坚持劳动呢。

亲爱的老师,您像一轮火红的太阳,在蓝天白云里,散发光热,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力量;您像一轮皎洁的月亮,在宁静深邃的天宇中,洒下清辉,助我们成长,助我们丰盈。

  曾谢祖老师从初二就开始任我们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直至高中毕业。他高高的个子,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时常放射出犀利的光芒,好像一下就能洞察每个学生心灵深处的想法,令人敬畏。他没有大学文凭,但爱岗敬业,刻苦钻研,每一堂课都能做到旁征博引,引领着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我特别喜欢上他的作文评讲课,他抑扬顿挫,有声有色,一堂课下来,犹如赴了一场美的听觉和视觉盛宴,让人回味无穷。

曾老师还把同学们的好作文收集起来,亲自抄录,装订成册。在他家的书柜里摆满了装订的作文薄。周末,义务帮助同学们辅导作文。

记得有个周末,我和几个同学去他家写作文,他跟我们分别讲解了后就坐在桌子边批改作业,也许是太累了,改着改着就睡着了,看着他那疲惫的样子,我的鼻子都酸酸的。

这就是我们的老师,他一生为花的盛开,果的成熟忙碌着。

  初中阶段,我们班的化学特差,上高中了,钟书文老师接班教化学,他是从共大刚毕业出来的学生,比我们大不多少,举手投足颇具男神风范,气场十足。一双大而深邃的眼眸,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上第一堂课前,他花了大量的精力,对全班的学生作了一个摸底调查,然后找部分同学谈话,针对性的激发他们学习化学的积极性。

他上课一点也不含糊,原子,离子,混合物,溶解,苯酚,化学方程式等等等等,一步一步都讲得清清楚楚,没弄懂的,重新讲,直到弄懂为止。要求背诵的化学元素表啊,化学方程式啊,他都会找出它们的规律,引导我们理解性记忆。他还带着大家做化学实验,看着那些东西,在试管里,在烧杯里慢慢的变化,由一种东西变成另一种东西,大家觉得好神奇啊!于是就对化学这门功课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从那以后,每个学期期末考试,我们班化学平均成绩要超过平行班十几分。这真是一个质的飞跃啊。

平时钟老师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没有一点老师的架子,俨然一个大哥哥。

日月星辰漫步走,飘飄烛火沐纤埃。钟老师,真的感恩您的无私奉献。

  熊石琪老师是一位从书海里走出来且具儒士风度的老师。他博学多闻见识超人,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就连平时的戏言也常常透露着他深厚的文学功底。他诙谐幽默的上课风格更是令人啧啧称赞。只要上过他的课和听过他的课的人都会久久难以忘怀。文革期间虽历经劫难,但他不改初心,在教学一线长期摸爬滚打。后来调县教育局工作,分管教学教研及老师培训。

八一年我赴县师训班学习,有幸成为了熊老师的学生。深深地体会到那传奇不是浮云。他在讲课时,告诫我们对学生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多教给他们学习方法,让学生们积极参与到语文活动中来。要求我们把难题用生活中的事例或者一些历史故事来分析给学生们听,让学生一边听故事一边学知识。

除了教学这块,熊老师的人格魅力也堪称典范。他在培训老师时特别强调教师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就在我们上师训班的那年,他的老伴谭老师得了重病,在南昌一所医院动手术,熊老师只请了几天假,手术一结束他就赶回来给我们上课了。在那物欲橫流的年代,有些追名逐利之辈,已迷失自我初心的存在,整天挖空心思造假,民师转编造假,文凭造假,学校评优造假……熊老师因为没有大学文凭,职称评不上去,有“好心人”劝他去弄张假文凭,他一口拒绝,说弄虚作假的事他不会做。直到退休他的高级职称一直沒评上。

现在,他已是耄耋老人,但仙风道骨,心境开阔,凡事种种已淡然于心。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亲爱的老师们,你们的无私和执着,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得以传承;你们的呵护和引领,孩子们在人生的道路上才不会迷失自我。今天,他们像天上的繁星,散落在华夏的各行各业,成了建设祖国那一簇新生火焰。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 ”优美动听的歌声又飘入我的耳际,我也为自己曾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而自豪,回首过往,我看到了那五彩斑斓的梦,已爬上了昨日的轩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