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以来,很深的一场雨终于来了。大地在无数次的渴望中,盼来了它想要的雨露。然而,是因为期盼过于久了吧,青草已经泛黄,树叶已经凋落。就像一颗等待的心,过于久远,便会生出无望。最早生出的枯黄,这些植物是凉了心后的收藏。


“雨还有深浅?”“当然啦,细雨是清浅的,大雨是深厚的。”


能在年华流逝的过程中,一直保持一份童真是多么难得。那些纯真的情怀,成了环绕你的光,让你未必光芒万丈,却始终温暖真诚。喜欢一个季节,正如喜欢一个人,成熟和幼稚,纯真和世俗,都喜欢。


这场大雨降落,我穿上了长袖衬衣。一场秋雨一层凉,走在秋天的雨中,真的感觉到了深深的凉意,由下而上。是的,由下而上,最先感受到的是脚下的土地。湖面的平静被雨水搅动,一层层的波浪,画出几何图案。


我站在离水面不远的岸边,静默着。真正静下来,能听见更多的声音。雨声,是清晰可闻的。还有一些隐约的声音,藏在我们不太注意的地方。比如松树在秋雨中,被摇落一地松针,松针落下时,带着声响,不知道是叹息还是欢喜。


雨,越下越大,不再是雨丝和雨线了,而是成了雨帘,密集而没有停歇。倘若这是在江南的雨巷,雨应该是温柔多情的,会有诗意的姑娘撑一把油纸伞出现。而在华北地带的泉城,我只能撑一把大伞来遮挡风雨,因为雨势实在来得激烈。


秋天的雨,再大也没有夏日的暴雨那么猛烈,秋雨有着自己的个性,温和却让人不可抗拒。雨持续而专注地下着,我站在雨伞下,看千佛山被升起的朦胧雾气掩盖,忽隐忽现,轮廓还是清晰的。


鞋子湿了,衣服湿了,心情也潮湿了。念起纳兰的句子,也有了一腔愁意。“相逢不语,一朵芙蓉着秋雨。”有几人能住在心间,无言也欢喜,极少。能够无需寒暄和解释的一场相遇,便是一生的相许。


“为什么喜欢我呀。”“头圆。”“直接说我脸大就好了。”“不,是投缘。”忘了在哪里看见过的这段对白,在秋雨的湖面上浮起。这一定不会是诗人纳兰的话语,他只会说:“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西照深秋雨。”古人的情感多是细腻委婉,现代的爱情多是直白和生动。


雨任性地下着。雨伞四周的水珠,串起一道水帘,轻轻转动伞柄,一道美丽的圆就在伞下形成。索性脱了鞋,光脚走在湖边。被雨水冲刷过的路面,干净而清幽,路边石凳年代久远,生出的暗绿,在雨水中闪出诱人的光辉。


久违的感觉,从脚底升起。有多久我们没有肆意地活在自己的感受中了,太多的时候是穿着整齐,言语得体。能够赤脚在天空下行走,原本就是一种原始的欢愉。天地知道,自己知道。


苗圃里面的青草,有一半泛出了黄色。枯黄的青草气息,和春天的不一样,带着一股老气横秋。春天青草散发出的清香,是让人向往的。秋天的枯草弥漫出的意境,是让人沉静下来。

听秋,一场生动的相遇。我在秋天的雨中,遇见了万物的情趣。水泥路面在雨中,泛出亮光,恰好几片落叶飘零,一切都在静静地发生。秋雨来时,树叶落地,万物有声。


这时,搬了凳子,坐在有雨的屋檐下,拿起一本书来,就着一杯清茶,听一段秋的故事,不管是过去的沧桑,还是现在的奢华,都在其中。用心聆听,远古的智慧顺着雨丝,来到了心灵深处。


有人说:“我可以接受外表的平庸,却不能接受一个没有深度的灵魂。”说这话的人,是有阅历的。我们用圣贤的智慧,开启今天的生活。无论如何,你都要有所热爱。


秋天,就这样带着一串串的风铃声,在人间响起。是雨,叩响了季节中风铃的门窗。我们放缓生命的节奏,停下脚步,听听这秋天的旋律。雨诗在吟诵,树叶在弹奏着钢琴曲。


你听,秋正缓缓地路过我们、路过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