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8

摄影/配文/制作:朱江

  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雅士在荷花的身上倾注了太多太多的笔墨。有说它冰清玉洁:出污泥而不染的;有说它风姿绰约:映日荷花别样红的;也有说它情真意切:下有连根藕,上有并头莲的;不一而足。而我喜欢上荷,则是从年少时读着宋·周敦颐的《爱莲说》开始的。

不仅世人爱荷,就连蜓蝶鹭鸟也对荷爱不释手。荷塘边经常能见到它们悠哉悠哉的在微风摇曳的荷叶间穿梭,或立于荷头叶尖小憩,久久不愿离去。

真的是羡煞了我们这些观荷的人。本就香远益清、嫩蕊凝珠、如诗如画的荷塘,又迎来一群点“睛”般的精灵,难怪先贤们要化费那么多笔墨来赞美它了。

爱莲说(节选)

宋·周敦颐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