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 奴 娇

        幸观塔吉克族婚礼暨叼羊比赛有得

        沙石瘠地,瞥短草独树,杳见鸢鹜。远看昆仑横亘耸,近咫慕峰夺目。采风南疆,胜景无限,钦塔族宿愫。婚礼嘉庆,冀福叼羊赛祝。

        烈日炙烤如炉,悍勇骁骏,脱箭无睱顾。狮吼豹胆猿臀手,衔鞭鹰扑羊缚。呐喊穿空,昏天喑地,争锋尘烟处。撼魄观睹,民族魂髄永驻。

注:塔族:指塔吉克民族。

        慕峰:指慕士塔格峰。

文章作于二O一九年七日三日返城途中

      

        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下的叼羊比赛,  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人的传统活动。

       二0一九年六月下旬,我们来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有幸临境观看了塔吉克族男人们进行的叼羊赛事。

        中午,当我们来到叼羊比赛场地,眼前出现了几十位塔吉克族青壮骑手,他们几乎脸庞晒的黢黑或呈高原红,坐骑高大骏马,面透刚毅威武。

        角逐开始,勇猛与骑技,智慧与力量,剽悍与野性,淋漓尽致的展示着。尽显:激烈、刺激、勇猛、野性;初生之犊无惧,猛虎下山冠雄;马嘶尘烟滚,呐喊撼魄魂。综上形容语词在这里皆不为过,只有目睹方能诠释一切。

        我不知他们的比赛规则,亦不晓胜负谁家,但比赛激烈之壮景已铭印脑际,难以释怀,并永远定格在我的镜头里,今天呈现出来尽与朋友们分享。

        祈福塔吉克族兄弟姐妹:幸福快乐、岁月吉祥!